<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无字天书
        门口走进来两位母女样的客人,似乎想要买金钗,首饰店老板微笑着迎上去,将她们带到左手边那排柜子前,逐一介绍,让她们细细挑选。

         老头握手为拳,捂在嘴边咳嗽了两声,苍老的手背如同干枯的树皮,【天命既成,岂能擅改?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还是算了。”许慕吓得连忙摆手,他才不要花这种冤枉钱。

         【双凤无凰,大逆之道啊!】老头垂下眼皮又朝许慕的脚踝处细细看了两秒钟,摇头叹道。

         大逆之道?

         许慕疑惑的望着他,这句话怎么听都不会是太好的意思。

         老头踱到门口,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掏出本巴掌大的红皮册子,里面的纸张看起来比旧报纸还黄。

         他眯起眼睛,对着月光,将那本册子往远离自己的方向举了举,册子诡异的在他手上展开,无风自动,哗啦啦的快速翻动着,然后突然停在了某个页面。

         老头专注的盯着册子,半晌不语。

         “这是什么?”

         站在旁边的快递小哥往那本册子上瞄了瞄,发现上面空白一片,半个字都没有。

         许慕:………………

         啥都没有还看得这么认真?

         【姻缘簿。】老头捋捋胡子,仍旧盯着册子。

         “姻缘簿?”许慕瞪眼看看那本无字天书,横看竖看,那上面都没有东西。

         【天地万物,相衍相生,它记载着世间所有命定的姻缘,却只有老夫可以查阅。】

         敢情还是加密过的文件!

         快递小哥无趣的挠挠耳朵,有点不相信,“也能看到我的?”

         老头将昏花的老眼又眯紧了些,用指头点指着页面,【当然可以。你命中注定三十而婚,嫁的也是人中龙凤,三界翘楚。】

         许慕:………………

         “大爷,您看清楚,我是男的。”快递小哥哭笑不得的指指自己,额上滚出上百条黑线。好吧,至少我还是个响应国家号召的晚婚人士!

         【没错,你命定之人叫做冯沅,也是男人。】

         许慕:………………

         你说啥?

         仿佛被万道天雷当场劈中,快递小哥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硕大的两个字不断刷屏,

         “卧槽!!!!!”

         谁?

         冯沅?

         老子会跟男神结婚???

         这怎么可能?

         快递小哥带着“我想静静”的表情,开启了死机模式。

         【你这一世,不但是双凤之姻,而且,你脚上的姻缘线一共打了七个结,】老头笑眯眯的看着满面震惊的某人,【所以老夫才说你的姻缘线不太对劲,也许需要帮忙。】

         跑去招呼生意的首饰店老板眼带同情的看看僵立在柜台旁的快递小哥,摇摇头,又站得离他们更远了些,那个老顽童,恐怕又要耍人了。

         “等等,那你能看看王乐天的命定姻缘么?”许慕僵立半晌,实在不敢相信刚才的消息,想来想去,决定多问几个人试试。

         【王乐天?现世叫这个名字的有三万五千零二十四个,你问的是哪一个?】老头悠哉的翻翻册子,抬眼看着许慕。

         许慕:………………

         刚才那个冯沅不会也是同名同姓的人吧!

         “宋知命,我想查查生在尚海的狐妖宋知命的命定姻缘。”许慕灵机一动,突然想到那只狐妖,叫王乐天的人很多,叫宋知命的狐妖应该天上地下是独一份吧!

         册子“哗啦啦”在老头掌中快速翻动了十几秒,而后重新停在了一张空白的页面,老头眯眼看了看,【青丘后人宋知命,五尾之数,二十二年前已与王乐天结为命契,共享寿元。】

         “什么叫命契?还有五尾是什么意思?”不是在查姻缘么?许慕被老头读出来的内容搞糊涂了。

         【命契对妖怪来说是最高等级的婚娶之诺,因为结契的那一刻起,它便分予对方一半的寿元,同生共死。即便是下定决定从一而终的妖怪,也未必愿意这么做。至于五尾嘛,青丘一脉乃是九尾妖狐,传说他们百多年才能修成一尾,千年始成九尾,宋知命,应该至少修炼了五百年有余了。】

         五百多年的公狐狸精?难道宋家都是狐狸精?

         快递小哥一脑子问号。

         不过,这只公狐狸精既然肯将寿元分给王乐天,那就根本不可能害他吧?

         原先多少还有点担心,现在至少能确定王乐天绝不会哪天被吸尽阳精死于非命什么的了。他们两人,是同生共死之契,宋知命肯定会用尽全力保护王乐天的。

         这么说,那只公狐狸精,对乐天哥用情还挺深的???

         二十二年前,王乐天和宋知命才两岁吧?

         这是童养媳的节奏么?

         许慕囧囧有神的回想着上次宋知命的话,他那句未婚夫,原来一点都没开玩笑。

         老头乐呵呵的看着许慕,眼角眯成道细缝,慢吞吞的伸出三根手指,【三个问题,三瓶酒。】

         什么???

         许慕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戒备的问,“什么三瓶酒?”

         老头满面笑意的捋捋胡子,【老夫回答了你三个问题,你自然要帮老夫买三瓶酒。】

         什么时候说的,问个问题还要买酒?

         这简直就是圈套,陷阱,欺诈!!!

         许慕忿忿的瞪着老头,三瓶酒,至少也得一百多块钱吧!可以买五六十个包子,坐七八十回公交车,需要送一天半的包裹!快递小哥脑子里”啪啪啪”的换算出一排等价公式,肉疼得要命。

         况且,红口白牙,天晓得眼前的“老头”说的是不是真的。

         老头摸摸拐杖上那枚繁复无比的红色中国结,意有所指的道,【老夫平常最喜欢整理姻缘绳了,最近正理到尚海的部分……】

         许慕:………………

         “你就不怕我去人界治安委员会告你?”许慕气鼓鼓的说,这种欺负人类的强盗行径,肯定违反人界守则吧?

         他此话一出,老头还没什么反应,门口几个路过的人闻言却都浑身一哆嗦,纷纷惊惧的看看许慕,脚底抹油似的快速消失在夜色垂拢的街巷里。

         许慕:………………

         【老夫既不是妖,又没迫人性命,何惧之有?】老头笑眯眯的道,奸诈得像个千年狐狸似的,拄着龙头拐杖踱出门槛,朗笑而去,门外隐隐传来余声,【八月初五前,记得把三瓶稻香村的黄酒交给这家店的掌柜。】

         许慕捂住自己装钱的背包,望着门口瞬间清空出来的小半条街道磨磨牙,妖、魔、鬼、怪、精、灵、仙、道,不管你是哪个,肯定不是人!

         好歹也是个三界公务员,你这么堂而皇之的敲诈勒索真的好么?

         快递小哥走后没有多久,银发老头又施施然的拄着拐杖步进店铺,早就布好酒菜的中年店主望着去而复返的老头,半分吃惊的神色都没有,抬手给他倒了杯酒,“就知道你没喝到酒肯定不会走。”

         “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老头端起青瓷浮雕的小盏放在鼻端闻了闻,一饮而尽,满面享受,“酒这东西,老夫怎么舍得随便错过。”

         店主拿起细颈的青瓷执壶又帮他斟满,“姻缘册乃是天定,你吓唬刚才的小伙子做什么?”

         “能听懂妖言,味道又那么类似,肯定是许家那个臭小子的后人,既然他当初没少折腾老夫,现在耍耍他的后人还不应该?再说了,我告诉那个小道士的事情可半句假话都没掺,他得窥天机,孝敬我几壶酒也是当小辈的分内之事。”老头得意的端起酒杯,振振有词,“胖头鱼,我警告你,这事你不许给我泄底。”

         中年人摇摇头,自己也端起酒盅呷了口,“快喝吧,再过几个时辰,我就要打烊休息了。”

         许慕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完全不晓得自己被别人当做陈年旧怨的出气筒。

         手机的评分系统里,默默刷出几条消息。

         【用户名:言东言西分数五分pm22:11

         评价内容:言东:东西没有划损,快递的态度也很好,下次还会继续用你们家。

         言西:快递的态度很好,东西也没有划损,下次还会继续用你们家。】

         【用户名:爱游泳分数五分pm22:12

         评价内容:祖债孙偿,节哀顺变!】

         【用户名:卡普奇摩分数五分pm22:13

         评价内容:不好意思差点忘了来评分,快递小哥辛苦了,天黑还在送货。】

         【用户名:丽丽丽丽分数五分pm22:14

         评价内容:快递小哥态度超级好,长得又帅,可惜不能打十分。】

         ………………

         许慕到家已经十点半,晚饭变成了夜宵。

         面对冯沅的时候,许慕莫名有点心虚,不敢看对方的脸,十二年后,自己真的会跟男神在一起?

         注意力跑偏的快递小哥,已经完全忽视了自己被嫁这件“小”事。

         冯沅挑挑眉毛,看看明显心神不定的许慕,“你又弄坏家里的东西了?”

         许慕:………………

         我刚刚进家门还不到两分钟,怎么可能!

         “那是王乐天跟你提拍卖会的事情了?”冯沅伸手盛了碗汤,放在许慕面前,“先喝点汤,去燥的。”

         许慕闷头喝了两大口,依旧不敢抬眼看冯沅的眼睛,含糊的问他,“拍卖会?什么拍卖会?”

         “就是早晨吃饭的时候,宋知命提起的那件事。他爷爷过段日子七十大寿,要大宴宾朋,王乐天作为王家的小辈,自然要表示一下。宋家的老爷子最喜欢古董,所以宋知命就准备带着王乐天去参加下周三晚上在游轮上举行的一场地下古董拍卖会,投其所好的买点大开门的好东西。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王乐天拒绝不了,但又不想跟宋知命单独相处,就准备拖着我们两个一起过去。你想去看看么?”

         “有机会长长见识挺好的。”反正晚上去,又不耽误白天送快递。许慕眨巴眨巴眼睛,又灌了口汤。

         如果那老头说的都是真的,命契都结了,童养媳王乐天同学,你这辈子不论怎么挣扎,估计都逃不出那只公狐狸的手掌心了。许慕在心里偷偷的为王乐天点蜡。

         吃过东西,冯沅开始整理这两天收集回来的酒店资料,许慕则翻出上次沈良交给他的那两本手抄本研究,老是遇到妖怪什么的,不学点道术,完全保护不了自己。

         等小爷学好道术,一定让你们都离我的钱包远远的!!!

         准备发愤图强的快递小哥盯着土黄色的手抄本封面,默默发誓。

         接下来的两天,快递小哥过得还算风平浪静,白天勤勤恳恳的送货,晚上勤勤恳恳的研读手抄本的吐纳方法,冯沅似乎这几天很忙,每天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书房加班,买菜、做饭、洗碗都是许慕一力承当。

         去参加拍卖会那天,许慕刚赶回快递点,便看见冯沅的车打着双闪灯停在路边等他。

         许慕飞快的跟老板娘结好当天的工钱,奔到冯沅的车上,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拍卖会不是晚上么?现在才三点多钟。”

         冯沅把两张纸巾拍给他擦汗,瞄瞄许慕这些天下来明显晒黑的手臂和脸颊,“拍卖开始前还有冷餐会和预展,基本六点半左右就会开场了。我们先去剪个头发,挑套衣服,再吃点东西垫底,赶过去刚刚好。”

         许慕毫无异议的点点头,这种事情他反正不懂,听冯沅的安排准没错。

         许慕没想到的是,连剪头发这种事情,王大少爷都喜欢拉帮结伙的组团进行。他和冯沅刚坐在发型店的椅子上洗头,王乐天的车便追来了。

         他身后自然还跟着个非自然生长的尾巴,宋知命。

         许慕、冯沅、王乐天他们三个人让发型师捯饬头发,宋知命便安之若素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报表,后面的司机秘书助理站了一排,总裁范十足。店主自动关门清了场子,旁边一溜发型店的小弟也诚惶诚恐的避得远远的,生怕打扰他们几位。

         二十四小时紧迫盯人什么的,恐怕只会让王大少愈发恼火而已。许慕现在再看到宋知命,心里反而多了丝同情,虽然不清楚具体的状况,但看王乐天的样子,肯定不知道命契的事情,光是让一个花花大少接受男人,就已经是场旷世苦恋,何况对方还是只狐妖。这就是传说中的我本一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么?

         全透明的玻璃屏风外面,王乐天大爷样的坐在椅子上,逼着发型师一根根的对着自己的头发精修,纯粹的消磨时间不想起身。宋知命坐在临近的椅子上,专心致志的盯着电脑屏幕。

         “其实宋哥看起来对乐天哥挺好的。”许慕借着洗完头发的功夫,跟同样刚洗好头发的冯沅咬耳朵。

         冯沅勾勾嘴角,“你看得还挺仔细。”

         “真的,我觉得宋哥对乐天哥挺好的。”许慕努力的帮宋知命说了句好话,冯沅和王乐天的交情这么好,他肯帮宋知命说句话,状况应该会好很多吧?

         “小孩子。以王乐天那种骄傲得跟公孔雀似的个性,你以为他能随便忍受别人的管束么?他真想甩别人会甩不掉?”冯沅亲昵揉揉他潮乎乎的脑袋,“每对朋友的相处习惯都不同,不要只看表面。”

         冯沅手指的热度顺着头皮渗进许慕的身体,烘得他脑袋热乎乎的,许慕脑袋顶上炸起一排呆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半个小时后,许慕穿上了这辈子的第一件正装。冯沅帮他挑了套黑底的白波点西装,带着些少年的活泼感,配上浅蓝色的领结,干净利落的发型,以及微微上扬的嘴角,整个人俊帅得像个小王子似的。帮许慕拿衣服的店员看到他走出试衣间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冯沅、王乐天、宋知命他们三个,则都是标准的西装领带,冯沅选了套蓝色的,王乐天穿了套白的,宋知命换的是银灰色。三人站在一起,简直就像排瓦数十足的追光灯,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作为脑残粉,许慕从左看到右,最后得出的结论依旧是,他家男神大人最帅!

         举行地下拍卖的游艇是全长一百三十五米的超级游艇,四层的艇身配备了直升机停机坪、电影院、迷你ktv、桌球房、雪茄厅等各种区域,甲板清一色柚木铺就,家具全部定做自意大利的顶级手工品牌,精美考究,细节处也极尽奢华。

         除去游艇上的工作人员,整个地下拍卖会只邀请了三十位客人。许慕他们,正是其中之四。

         拍卖会的邀请函就是一张名片大小的纯金金箔,上面凸压着朵荆棘之花的图纹和日期,底下用芝麻粒大小的碎钻石贴成阿拉伯数字的邀请卡编号和每位宾客的姓名首字母缩写,奢侈的作风让人叹为观止。

         “这是真钻么?”走过安检门,许慕定定的看着手里闪闪发光的邀请卡,小声问身边的冯沅。要是真的,这张卡光是成本就得多少钱?

         “肯定是真的。”冯沅点点头,这点东西对于拍卖会的利润简直九牛一毛,“别着急,你要是喜欢,一会儿下了船,我这张也给你。”

         “真的?”小财迷愈发小心翼翼的捧着自己那张卡,笑得眉眼弯弯,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降横财吗?

         冯沅无奈的用自己的卡敲敲许慕的脑袋,“真的。”

         这世上,最能让许慕开心的东西,恐怕就是钱了。

         为了保护各位宾客的*,每位宾客不但错开时间在两侧的舷梯登船,登船的同时也会领到个跟邀请卡编号相同的面具。方便不想以真面目示人的客人在预展时出入展厅。

         许慕见冯沅和王乐天、宋知命他们都没有想带的意思,自然也就没带。

         预展厅大约有三百平米左右,金碧辉煌,铺着厚厚的波斯地毯,鞋子踏上去,没有半点声音。

         大厅正中摆放着两排玻璃柜,用上等的水晶玻璃罩着二十二件待拍标的。待拍的古董一共分为三大类,瓷器,字画,玉器,能出现在这里的,自然是地下拍卖场层层筛选出的精品。

         许慕不是来买东西的,自然不急着往人气焦点的展柜边上凑,冯沅陪着他先去旁边的冷餐桌拿了几块蛋糕和鸭胸肉填肚子,吃得半饱,才踱到展柜那边去看古董。

         正对着许慕的是件捺底的天青色圆形茶壶,壶把的位置犹如彩带状,高高朝上扬起,造型十分别致。它通体釉色温润,剔着暗花,精美非凡。

         许慕挠挠脑袋,总觉得这把茶壶有点眼熟。

         【小道士,你也来参加拍卖会?】一个声音熟络的跟他打招呼。

         许慕:………………

         卧槽,这不是前两天晚上要跟他做交易的那只茶壶怪吗?为什么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