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纸中之冠
        “没事,”冯沅把车停稳在车位上,亲昵的捏捏许慕的脸颊,让发呆的某人回神,“就算真跑了,我也帮你把它抓回来。”

         你当我还三岁啊,真变成妖怪跑了,三界那么大,去哪儿抓!

         许慕耷拉着嘴角表示完全不信,比起找回来,说不定想办法再找张类似的还可行点。“对了,哥,你知道那纸为什么叫酷蜡笺么?”

         一张古董纸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名字?

         “据说,魏晋南北朝时期,就出现了一种叫做粉笺的加工纸。工匠们通过在纸面上涂布矿物□□,填补空隙,以减低纸的透光度和渗水性,增加纸的白度。举例来说,”冯沅伸手从副驾的杂物箱里拿出白天签的买房合同,抽出里面印着房型图dm单,“这种铜版纸,其实就是纸面涂了白色涂料的涂布纸,基本就是粉笺的工艺。”

         “光听名字我还以为是粉色的纸。”许慕拎起装衣服的手提纸袋,跟着冯沅下了车,两人边聊边往家的方向走。今天他们回来的比较晚,绕了一圈才在小区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个可怜巴巴的停车位。

         “唐代的时候,为了提高纸的光滑度和保存时间,又出现了以蜡涂布纸面的加工纸,这种纸被称为蜡笺。”月黑星淡,小区的路灯就像消极怠工似的,发出的亮光连三米都照不清楚。冯沅只得把手机调成电筒模式,顺手将买房合同塞进许慕的手提袋里,“好,现在考考你,粉蜡笺是什么?”

         “应该是……既涂矿粉又涂蜡的纸?”

         冯沅带着孺子可教的淡笑点点头,“差不多。粉蜡笺有很多名字,比如粉蜡宣,描金云龙粉蜡笺之类的。它是以上等宣纸为原料,在粉笺的基础上涂以蜡质,经过十来道复杂程序加工而成的名贵纸张。粉蜡笺出现在唐代,到乾隆时期,经过数代的发展,工艺已经达到鼎盛。其中,又以乾隆内府库的制作工艺最为精湛,用料最为金贵,所以这个时期内府库制作的粉蜡笺,又被称为“库蜡笺”。宣纸号称“纸中之王”,而库蜡笺,说它是王中之王恐怕也不过分。”

         原来此“库”非彼“酷”,许慕扁扁嘴角,“难怪订金就要了一万块。”

         “最遗憾的是,制作技法已经失传了。”冯沅揉揉许慕的脑袋,真找不回来的话,这些钱估计得让小守财奴抓心挠肝的疼半年。

         “失传?”

         冯沅点点头,若无其事的瞥瞥玉兰花树下的两道影子,“对,很多过去登峰造极的工艺,比如唐刀,比如粉蜡笺,都失传了。”

         “要是能穿/越回去就好了,可以抢救不少国宝回来。”还能换不少钱。许慕异想天开的道。

         “哪用得着那么麻烦,我帮你去地府找几个以前做工匠的老鬼,一准儿问出来。”花树边踱出个人影,优哉游哉的走到许慕面前,那人穿着套双排扣的白西装,浑身上下纤尘不染,英俊的嘴角噙着丝似有似无的痞笑,正是白无常。

         黑无常落在他身后两步左右的位置,面无表情的拍打着西装上沾的叶沫,见到许慕和冯沅,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真的可以找到那些失传的工艺?”许慕怀疑的看看白无常,有这么好的事情?

         “真的,只要你肯出钱嘛!“有钱能使鬼推磨”你没听说过么?”白无常得意的扬起眼角,伸出胳膊勾住快递小哥的肩膀。“大人,好久不见。”他转头跟冯沅打了个招呼。

         钱?

         许慕脑中登时警铃大作,转头看向黑无常求证,比起巧舌如簧的白无常,还是黑无常比较靠谱。

         “喂,老子这么英俊潇洒,你还舍得移开眼睛去看他?”白无常扶住许慕的脸颊,硬是让他转向自己这边,语气分外不满。

         许慕:………………

         自恋是病,得治!

         快递小哥求饶的拽开白无常冷得冒寒气的手指,“你们到底来干嘛?”

         “还能干嘛,勾魂呗,你白大爷手气不好,抽签抽中个后半夜咽气的家伙。”白无常一脸的崩溃,他左胸前的口袋里塞着条黑色的手帕,料子薄得如雾似烟,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走。上面用金线绣着两排笔锋凌厉的蝇头小字,“厉鬼勾魂,无常索命”。

         许慕看着那八个字,后脊窜起阵凉风,莫名的打了个哆嗦。

         “这鬼时间,连一个开门的奶茶店都没有。”白无常继续抱怨。

         许慕往冯沅的手腕上瞄了瞄,现在都快凌晨两点了,奶茶店会开着才是见鬼呢!对,开着一定会见“鬼”。

         “最近这边很奇怪,几个新鬼都出现魂魄缺失的状况,君上就让我们两个抽空过来看看。”黑无常向冯沅补充。

         “魂魄缺失?”冯沅眉心微动。

         “对,三魂七魄,少的皆是胎光。”

         “小二黑,这是我们地府的高度机密,你怎么能随便泄密呢?”白无常义正言辞的说,随即又转头看向冯沅,“拿杯奶茶来,白大爷就不揭发你。”

         冯沅眉峰微动,“奶茶?”

         白无常颐指气使的扬起下巴,“对,不要便利店那种,要现做的。热~~~的~”

         许慕:………………

         敢情您就是来拦路打劫的吧?

         冯沅异常好说话的点点头,“好。”

         “真的有?”白无常怀疑的看着冯沅。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么?”冯沅答得一脸坦荡。

         走到冯沅家楼下,黑无常默默伸手按住白无常的肩膀,白无常看看门槛,猛的停住脚步。

         “怎么不进来?”许慕不解的看看站在外面的黑白无常。

         “我们身上阴气太重,如果进门恐怕会对你们的福祉有影响。”黑无常郑重其事的解释。厉鬼勾魂,无常索命,黑白无常从不无故踏入生门。

         许慕:………………

         就是鬼不去活人家里做客的意思?

         冯沅垂眸思索片刻,抬手指指自家阳台,“不然,两位去阳台边等等?”

         “甚好,也省得吓到别人。”黑无常点点头,与白无常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许慕无语的抬起头,看看瞬间移动到自家阳台上的那两道身影,三更半夜的,两个男人飘荡在窗户外边,这还叫不吓人?

         所谓的奶茶,其实就是用红茶加牛奶冲泡而成。泡壶锡兰红茶,加上淡奶和炼乳,便是口感上等柔滑的奶茶。

         一进门,冯沅便去厨房烧水。许慕把东西放在鞋柜上,边脱鞋边担心的扫了眼客厅,夫诸盘成个白色的句号,趴在羊毛毯上睡得正熟,赵延则拿着平板电脑,神色戒备的看着窗口。电视机、沙发和各样值钱的物件都幸存着,甭管打扫的怎么样,至少没有出现打架斗殴事件。快递小哥悬了半天的心总算稳稳当当的落回原处。

         “小道士,你们家很热闹嘛!”白无常飘飘悠悠的坐在阳台边上,打量着屋里的刀灵和夫诸。

         可不,摆张桌子都能打麻将了。许慕无奈的耸耸肩膀。

         见窗外的那位跟许慕旁若无人的聊天,赵延才放下心来,低头继续网剧之旅。

         “难得啊……”白无常研究似的打量赵延,转头招呼黑无常,“小二黑,你看这个器灵。”

         黑无常面色肃然,“生魂入器,万中无一。”

         白无常兴致勃勃的伸手招呼许慕,“小道士,他叫什么名字?”

         “赵延,字好像是平之。”许慕从茶几底下拿出四只茶杯,准备待会倒奶茶用。

         白无常从怀里掏出录死簿,四指搭住封面,绯红色的页面风琴样哗啦啦的涌动起来,片刻后,便定在了某页上。他用指背轻轻一秒,数行金光闪闪泥鳅背样的字迹便凭空出现在半空。白无常盯着空中的金字看了半晌,边看边啧啧称奇。“我就说嘛,这样的人绝对不是寻常之辈。”

         许慕好奇的问,“你能看到他的前世?”

         “当然。有生必有死,世间所有魂魄成形之物,录死簿中都有记载。他自然也不例外。”白无常伸手一抹,空中的金字便轻烟般的散去。

         “那我要是想找一个人,不对,一个神仙或者妖怪的投胎转世的今生,你也能查么?”许慕的眸子烛火般的亮了起来,这么说,白无常的录死簿里,应该会记载着夫诸主人的消息吧?

         “你想查谁?”

         “河伯的冯夷的儿子,不过我不知道他叫什么。”许慕懊恼的挠挠头发,夫诸这个不靠谱的,连自家主人叫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找他?”白无常与黑无常对视一眼,脸上的表情尽是一言难尽。

         “他在哪儿?”许慕期待的看着他。

         白无常“啪”的合上录死簿,眼珠微动,嘴角露出丝算计的痞笑,“天机不可泄露,除非……”

         “花钱的事情免谈。”许慕立场坚定的捂紧自己的钱包。

         白无常无语凝噎,头一次看见比我还爱钱的!

         这功夫,冯沅已经端着壶做好的奶茶走出厨房,房间里香气四溢。冯沅先给阳台上那两位倒了两杯。

         白无常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立刻长舒口气,“比玉带湖公园门口那家的还好喝。”

         冯沅淡笑,“满意么?”

         白无常惬意的点点头,“满意极了。”

         “承惠,一杯奶茶抵一次引路钱。”冯沅指指白无常和黑无常手上的杯子。

         “什么?”白无常霎时变色,“不是说好是保密费么?”

         “我不需要保密,所以这两杯奶茶另外收费。”冯沅淡定的给许慕也倒了一杯。三更半夜让他做奶茶,不敲点竹杠怎么行!

         白无常端着杯子静默三秒,哀怨的望向黑无常,“我就说,人类是三界中最奸诈的。”

         “就两次,况且也不算做白工。”黑无常面色如常的端着杯子喝了一口,至少冯沅泡的,比白无常之前买的那些都好喝。

         白无常看看自己的杯子,又看看黑无常,犹豫片刻后,期期艾艾的开口,“那我能再喝一杯么?”

         黑无常:………………

         送走深更半夜来喝茶的两位,再洗漱好,已经接近凌晨三点。

         疲累至极许慕躺在床上,才想起冯沅好像对黑白无常的身份了如指掌而且接受度良好。不过,以冯沅的聪明程度,石鱼砸人那次,估计猜也猜到了吧。昏昏欲睡的快递小哥自己给自己找到了答案。

         冯沅则在睡觉前给周野发了条信息,【明天一早去临湖查查“荣华斋纸业”和“林华春”,估计有纸灵出现。另外,关注下噬魂的妖怪,黑无常说,最近几个新鬼都不约而同的丢了天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