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古董纸
        何强把空盒放到旁边,不死心的拿出包里的衣服一件件的倒腾出来,抖落翻查,连包里的夹袋也没放过。

         不见了?

         冯沅眉心暗自皱起。

         许慕盯着空盒,半天都没合拢上嘴。

         将包里所有的东西都翻找过一遍之后,何强终于绝望的对着许慕和冯沅摇了摇头,“没有。”

         “会不会是刚才被偷了?”许慕着急的转身,想下车回那家热气羊肉店看看,右胳膊肘“砰”的撞在车窗边缘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冯沅一把拽过他的手腕,看看撞得泛红的肘尖,“不用去了,应该不是在羊肉店被偷的。我们坐在墙角那桌,这个包一直放在最里面的凳子上,没离开过我们三个人的视线。”

         就算有人在店里听到他们聊天的内容,也不可能从他眼皮子底下这么轻易的偷走东西。冯沅敢确定,东西绝对不是在他们碰面之后没的。

         “对,我们连洗手间都没去过。”何强也笃定不是在店里丢的。

         快递小哥揉着自己的胳膊肘,眉眼之间都是焦燥,“不是被偷的,难道还是盒子里的东西自己跑了?”

         许慕的话让冯沅眸色微动,他探手到后座拿起那个空盒,果然发现丝淡淡的妖气。

         “何叔,这个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冯沅挑眉看向何强,“字画么?”

         何强叹口气,懊恼的揪着头发,“是种很名贵的纸,叫什么库蜡笺。”

         “酷蜡笺?”那是什么鬼?纸还分酷炫狂霸拽的么?许慕满脸迷茫的望向冯沅。

         “蜡笺纸?”冯沅示意许慕噤声,稍安勿躁,继续追问何强,“那纸就是您刚才说的古董?长什么样子?”

         “是古董。我老板说,这纸是乾隆时候皇宫里边留下来的,以前写圣旨,用的就是这种纸。我老板的岳父喜欢写两笔字,没事弄副对联什么的。下个月是老爷子八十大寿,所以,他就托人寻了张,想送给老爷子贺寿。可是怕东西不真,就先付了一万块订金,让我拿到尚海来找他一位懂行的朋友看看真假。”

         写圣旨的纸?

         订金就一万块,那这张纸得多少钱?

         许慕被这个数字惊得登时呈现“目瞪口呆.jpg”的状况。

         “那张纸我也看过,底子是浅红色的,边上有圈金色的龙纹,看起来很漂亮。”何强努力的回忆了下,“对了,我手机里有照片。”

         何强摸出手机在相册里翻找,庆幸刚才吃饭时他用冯沅的充电宝充了会儿电。

         “就是这个。”何强把手机举到前座的冯沅和许慕面前,“你们往后划,后面那几张应该都是。”

         照片上的纸跟何强描述的基本差不多,纸色浅红,四边位置用金粉样的东西描绘出一圈不到两指宽的云龙纹,仔细看的花,纸面隐隐还有冰梅纹的暗花,看起来就显得极其精美华贵。这种东西,能安然无恙的保存两百多年,确实不容易。

         翻看两张后,冯沅把手机递给许慕,“何叔,您再仔细回想下,从你拿到它开始,到见到我们之前,有人碰过这个盒子么?”

         “应该是没有。”何强摇摇头,“这个包一直在我铺上,我连去洗手间都带着。”

         “现在怎么办?不然我们先去报/警吧?”许慕提议。

         冯沅轻叹口气,“报是可以,不过东西很可能不是在尚海丢的,希望不大。”

         “都到这步了,多个希望也是好的。”何强长出口气,把刚才翻出来的衣服胡乱塞回包里。一张淡黄色的名片自衣服堆里掉落出来,落在地上。

         “舅,东西掉了。”许慕伸手把那张名片捡起来,最上一行是“荣华斋纸业”五个字,其中“荣华斋“三个字用的都是繁体,中间那行印着“林华春”,地址在临湖,正好在尚海前一站。“卖纸的?”

         “不单是卖,还做纸,来的时候,这个人住我对铺。”

         “这人做纸?”冯沅眉心微折,从许慕手里拿过名片看了看,转手递给何强。名片上没有留下任何妖气。

         “对啊。”何强接过名片,大大咧咧的塞回自己的包里。“说来也挺巧的,我来的路上,火车挺空的,六个铺,就我和对面的下铺有人住,那个小伙子拎着不少纸筒。据他说,他们家祖上几十代都是做纸的,可惜现在有些手艺失传了。他还打开纸筒给我看了不少,说是他自己研究的仿古手艺,比较遗憾的是效果还不行。但我觉得其实还挺好的,就跟他要了张名片,想回去给我老板,以后给老爷子买宣纸,也可以考虑下,照顾照顾小伙子的生意。”

         “那人既然就是做纸的,有没有没对您包里的那张蜡笺纸感兴趣?”冯沅直觉这个人可能跟蜡笺纸丢失有很大的关系。

         何强耿直的摆摆手,“小冯,我能猜到你在想什么,但我觉得不太可能。第一,从头到尾我都没跟他提过我包里有库蜡笺的事,更别提给他看了。第二,一个人是否喜欢一件事情,从他说到这件事的眼神就能看出来。如果你见过他就会知道,那孩子绝对是个纯粹的手艺人,三句话离不开做纸的事情。什么“冬天的微生物好,所以冬季出的纸质量都比夏季好。”什么“这个时候天太热,晒纸的火墙还要维持在七八十度,简直要烤死人”之类的。这样的人,我不相信他会处心积虑的偷东西。”

         “舅,那他是在临湖下的车么?他下车的时候东西还在么?”许慕不死心追问,最起码这人还是目前看起来整个旅途中最接近何强的人,东西丢了,盒子还在,如果说有人有机会,也只能是他啊。

         “是在临湖下的车,他下车后我摸过包,盒子还在,我就没打开包看。”何强的又叹了口气。早知道,他当时应该打开看看的,最起码能更确切的知道,东西是什么时候没的。

         冯沅挑眉,“这样吧,我们现在先去报个案。然后明天再分两步考虑,一是何叔的东西到底丢在哪儿?想办法去找。二是按照照片去市面上按真品估估价,看看有没有差不多的蜡笺纸,实在不行,只能买张同等价值的,不然何叔回去就不好交代了。”

         “哎,只能这样了。”何强愁眉不展的点点头,丢东西的阴影就像座山,沉甸甸的压在他眉头上。要自掏腰包赔这件东西,他手里的积蓄还不知道够不够。

         到了派出所,值班民警问清他们的来意,便带着何强进去做笔录。进去那么多人也没用,冯沅便要许慕去便利店买几罐咖啡,他陪何强进去。

         许慕拎着咖啡走回派出所,一个警察正皱眉站在门口抽烟,表情深沉的看着手里的几张纸。

         走进几步,许慕发觉这个人有点眼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上次秦勉出事的时候,来小区调查的那位李亮警官。

         “李警官。”许慕停下脚步,跟他打了个招呼。

         李亮有些愣怔,想了一会儿才猛吸口烟,掐掉烟头,“是你,这么晚来派出所干嘛?”

         “我舅舅丢了东西,我们来报案。”许慕指指录笔录的房间。

         “哦。”李亮点点头,正想迈步往里走,又顿住脚,把手里的两张纸往许慕面前一亮,“我记得你是在附近做快递员对吧,这个人见过么?”

         纸上打印着两张照片,是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不同角度的照片,像素不太高,看样子是监控之类的地方截下来的。

         许慕愣了愣,这个人,他好像还真见过。

         李亮敏锐的捕捉到许慕的表情,“你真的见过?”

         “我不确定是不是一个人,但帽子和身材都挺像的。”许慕挠挠头发。

         “没事,仔细说说你见到他那时候的具体状况。”李亮示意许慕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大概是一个星期前,我去绿庭小区送货。在门口的时候,这个人拦住我问路……”许慕把当天的情形认真跟李亮描述了一遍,“我送完快递出来,至少有四五十分钟了,他还在路边跟另一个人说话。所以当时也觉得他有点奇怪。”

         “他这是在钓鱼,但是你没上勾。”

         “钓鱼?”

         李亮拿出根烟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包里的都是假古董,他在找贪便宜想捡漏的人,只要对方一询价,机会就大了。结果你没接招。”

         许慕眨眨眼睛,想让他花钱买东西,的确……不太容易。

         “这个人骗了别人的钱?”

         “可不,现在知道的,骗了三个,其中一个受骗的老太太花八万买了个假的宣德炉。因为这八万块钱,老太太和老伴起了争执,一气之下跳楼了。”李亮点点纸上的照片,“结果,昨天早上,我们在人工湖里发现了这个男人的尸体。”

         他也死了!

         许慕震惊的看着李亮。

         大半夜的就不该来警局,前面画风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两条命案。

         “小子,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么?”李亮拿着那根没点燃的香烟,一本正经的看着许慕。

         许慕:………………

         我说我见过你信么?

         “你家监护人出来了。”没等许慕出声回答,李亮便挑挑眉毛示意他往里面看,冯沅和何强已经走出录笔录的房间。

         “小朋友,要是想起什么消息,记得通知我。”李亮站起身,极其敷衍的跟许慕挥挥手,大步朝派出所里面走去。

         “你们两个大半夜的坐门口聊天?”冯沅奇怪的看看李亮的背影。

         “别提了,就两分钟,听到两起命案。”许慕摆出张苦瓜脸,冯沅一说大半夜,他更觉得背后发冷,“我们赶紧回去吧。”

         冯沅给何强在小区门口的宾馆开了个房间,考虑到家里有两只妖怪和睡沙发实在委屈舅舅之后,许慕只得同意了。

         两人回家的路上,许慕忍不住问冯沅,“你说,到底是怎么没的?”

         “东西不会凭空消失,要么就是被拿走的,要么……”冯沅挑挑眉毛看着许慕。

         “总不见得它成精自己跑……”许慕说到一半猛然顿住,要是那玩意真成精了,想悄无声息的消失其实并不难。就像上次茶壶怪和椒图玩的把戏,简直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