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三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13)
        云潇运功放了许多血,身体里的药效瞬间淡去不少,些许的残留也已经无法影响她的神智了。

         乍一听沈墨的怒吼,她觉得莫名其妙:“你不是应该很愤怒的指责我为什么要拿你当解药,玷污了你的清白什么的吗?这种怨妇的表情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竟然是很期待被我压的吗?”

         沈墨闻言脸色一下沉了下来,他这样任君采撷包君满意的姿态躺在她身下,不介意她对他做任何羞羞的事情,难道还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意愿吗?

         “哦豁!”云潇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你这个内心充满****的男人!竟然连自己的女下属都想染指!真是毫无羞耻之心啊!”

         沈墨感到一阵脑仁疼,羞耻之心是什么?他现在需要的是灭火啊!

         云潇不能淡定了“沈墨你这禽兽!我特么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想上我!”

         沈墨:“……”

         云潇“这个世界太可怕了,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在哪里?”

         沈墨:“你能不能闭嘴?”

         云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沈墨,你变了,你从前不这样的……唔!唔唔!”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实在受不了云潇叽叽喳喳的沈墨一把将人扯下来,翻身压了上去,用嘴唇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话。

         接下来的一整个晚上,云潇的嘴里都没有说出超过两个字符的话,基本上都是由:啊,哦,呃,不要,轻点,混蛋……这类无伤大雅的话。

         化身为禽兽的沈墨挥汗如雨,尽心尽力,一点一点将眼前的女人拆骨入腹。

         终于他拥抱着已经累的睡死过去的云潇,很满意点了点头,所以说……云潇这种女人,就是不适合说超过两个字的话啊!

         一夜无梦。

         云潇从睡梦中醒来已经是快到下午了,小河边的微风吹着她的头发,让她感觉有一丝丝的凉,她挣扎着伸了个懒腰,有些失神的眨了眨眼睛.

         昨天晚上……好像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但是是什么事情呢?

         似乎想不太起来。

         她看了看自己光洁的胳膊,饱满的山峰,平坦的小腹,还有那纤细笔直的玉腿,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是哪里不对劲呢?

         大概是那只真覆在她胸脯上的那只爪子吧。

         云潇顺着那只爪子向上看去,起先是白皙紧致的小臂,而后是肌肉隆起的大臂,紧接着是一张轮廓分明俊美无俦的脸庞。

         似乎是察觉到了云潇的目光,覆在她胸口上的爪子下意识的捏了捏,饱满滑腻的手感让他不由的勾起了唇角,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水光潋滟的眸子微微开启一条缝,朝着真发呆的云潇轻声道:“乖,再睡会儿……”

         云潇只觉脑子一懵,如同有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直劈脑门。

         许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一巴掌拍掉沈墨的爪子,捂住胸口大声的尖叫了起来:“啊!啊——————”

         沈墨被这一声接一声的高分贝魔音穿耳,一下清醒了不少,坐起来揉着眼睛,表情完全无辜:“你干嘛?”

         云潇“啪”的就给了他一巴掌,眼底迅速浮现一抹泪珠:“你这个混蛋!你趁人之危!明知道我中了药,竟然对我做出这种事情!”

         沈墨的脸上瞬间浮起五个指印。

         沈墨看着云潇翻脸无情、气恼无比的样子,破天荒的没有生气,抬手蹭了蹭自己红肿的脸颊,扯了嘴角笑:“我看起来很像是好人吗?”

         云潇:“这……”

         沈墨继续道:“我看起来很像柳下惠,还是身体有问题的?”

         云潇汗颜:“没有……”

         沈墨冷笑了一声:“昨天晚上是谁先动的手!?”

         云潇脑子里迅速闪过自己扑倒沈墨的情形,不觉脸上一红压低了声线:“是我……”

         沈墨一下将光溜溜的云潇扯到了怀里,抬手抚上她滚烫的脸颊,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呢喃:“那么是我哪里配不上你,还是说昨天晚上……没让你满意呢?”

         他灼热的呼吸喷在云潇的耳朵上,有一种麻酥酥的痒,身子被他禁锢在怀里,肌肤相亲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僵硬着不敢动弹,昨夜的记忆电影回放般在她脑海里重演。

         他的手紧拥她的身体,他的唇吻遍她每一寸肌肤,她宛若海上漂泊的一叶孤舟,随着他掀起的风浪摇晃摇晃……

         云潇实在不敢直视他的眼眸,一下闭上了眼睛慌乱道:“没有……”

         便只听他低低的笑了起来:“那你有什么可生气的……”

         云潇整个人被按在他的怀里,微微震动的胸膛让云潇只觉如坠云端,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

         所以说,在这件事情上,她不止没有吃亏,反而赚到了吗?

         沈默这样对自己,也没有什么错,完全是她先招惹的他?

         既然大家都做的不对,此事应该就此揭过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云潇想不明白,只能任由沈默笑着将她的衣裳一件一件的穿上,然后傻呵呵的被抱着回了皇宫。

         她吃了饭,洗了澡,甚至在沈默的龙床上睡了一下午,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她想起床去解手,脚下酸软一下摔在地上的时候,才如梦初醒,直气的牙根痒痒.

         她跟沈默什么时候是那种关系了!

         这种事情不是相爱的两个人,两情相悦才能做的吗!

         为什么明明脑子比她清醒,功力比她深厚的沈墨也会控制不住身体对她那样呢?

         还有……她终于想明白他之前为什么要抱着她回来了,因为由于他的不加节制,她已经腿软的连路都走不了了啊!

         云潇觉得自己要疯了,此事完全颠覆了她的原来的思维惯例。

         女孩子的第一次是这么珍贵,竟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跟了沈墨,她继没有了节Cao之后,又没有了贞Cao。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啊!

         思及此云潇狠狠的捂住了脸:“蠢啊……蠢啊……沈墨那种万年老油条的话,竟然也信……”

         沈墨在桌案后看着云潇跌坐在地上风云变化的脸色,很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膀,在群臣奏请选后的折子上写了“同意”两个字。

         ————————————————————————

         似乎变成沈老司机开车日常了?所以说裤子都脱了总归是要做点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