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7)
        云潇觉得自己很有做老妈子的潜质,但是被沈墨知道肯定会打死她。

         她都能想象他一边倚在榻上啃葡萄,一边拿嘲讽的眼神看她然后说:“本大爷让你来干嘛的?是让你来惩恶扬善、维护正义、拯救天下苍生的!你给我去带孩子?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诸如此侮辱性的词汇。

         不要怀疑,这事他是做的出的。

         云潇边走边想着,回去怎么跟沈墨讨饶,路过御花园的石阵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异香。

         这是一种迷香,能使人昏厥,但云潇的《一瞬万年》已经练到了第四重,寻常迷药根本奈何不了她。

         她运功将药气逼到小指上瞧瞧释放了出去,却在看见假山后一抹衣角之后改变了注意,倒地昏厥了过去。

         因为那抹衣角不是别人,正是五渣男之一的独孤归林。

         云潇方一倒地,就有两个人上来拿麻袋把她装了,扛着走了。

         她拿指头在麻袋上戳了个洞,就见两个人扛着她跟着独孤归林通过假山之后的一个密道,出了皇宫,然后坐上一架马车带着她来到一个郊区的庄子里。

         将云潇扛进屋子里,独孤归林将左右屏退,然后扯下云潇头上的麻袋,将一杯水泼在了云潇的脸上。

         云潇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睁开眼睛,看见独孤归林很给面子的尖叫了一声:“啊!王爷?你怎么会在这?我怎么会在这?你要对我干什么?”

         独孤归林看着云潇,脸上浮起一抹冷笑。

         云潇这半年被沈墨养的很好,除了身体健壮的跟只小牛犊子一样之外,还白胖了不少,但是王蜜桃的底子摆在那里,再怎么养也就那副路人脸,加上那些小雀斑,就算想违心说她一句好看都不行。

         他弯下腰,手指捏住云潇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看她,厌恶的道:“本王有时候真的很好奇,就凭你这种姿色,是怎么将本王的两个侄子迷的神魂颠倒的?”

         云潇惊恐的摇了摇头:“我、我没有……”

         独孤归林却笑了,捏住她下巴的手倏然收紧,云潇瞬间感到一阵剧痛,只听他凑近了她的嘴边道:“还是说,在你这幅平常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个耐人寻味的身体……”

         他说话的时候凑的很近,嘴里呼出的热气喷薄在云潇的脸上,让她有种想直接将他打爆的冲动。果然是个无厘头奇葩文的男主,这种神奇的联系他是怎么想出来的?

         可是云潇不能,她还要接着演,于是她瑟缩着想把头转过去,闭着眼睛一副不敢看的样纸。

         她这样弱小的表现大大的取悦了独孤归林,他大笑着将她的脸搬过来,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满脸鄙夷的说道:“你以为本王会碰你?别做梦了!像你这种心机深沉的女人,本王根本不屑一顾!”

         云潇暗里翻了个白眼,哦,是吗?然后呢?

         独孤归林继续说道:“我要把你丢到山里,在你的身上划满伤痕,然后让那些野兽把你撕碎!他们会掏出你的内脏,咬断你的脖子,把你一点一点吞噬,连渣的不剩!”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眼中精光乍现,满脸兴奋和快意,似乎已经看到了那场景。

         云潇实在忍不住了:“喂,这位大叔,你怎么会有这么中二、这么******,完全不符合你人设的想法?我说到底没有哪里得罪了你吧?”

         独孤归林一愣,完全没有听懂云潇的话,但下意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于是脸上的寒冰又厚了一层:“你什么意思?”

         云潇回以更嘲讽的笑,抬手将他的手指从自己脸上拿下去:“我勾搭的是你的两个侄子,和你有什么关系?”

         独孤归林觉察到她的意图,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子,将她的上半身都提了起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有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好好好……你就这么缺男人是吗?本王现在就成全你!”

         说着低头就朝云潇的脖子啃了过来。

         说实话云潇的脑子是懵逼的,说好的不想碰她呢?说好的不屑厌恶呢?好在她的身体还很清醒,手指快如闪电的就点了独孤归林的穴道,独孤归林维持着那个低头的姿势定在了原地。

         察觉到自己动不了,独孤归林大怒:“你这个贱人,竟然会武功?你究竟是谁?接近皇上和毓儿有什么目的?识相的快点放开本王,否则别怪本王……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鼻子上就挨了一拳头,一缕血液快速的从他的鼻孔里流淌了下来。

         “你!你竟敢打本王!!”

         云潇想也不想的在他眼睛上又补了两拳:“没错,是你姑奶奶我打的,怎么样?”

         独孤归林被她的话气得不行,运气想冲破穴道,但是云潇的点穴手法十分的奇异,任他怎么努力都冲不破,甚至因为真气乱窜而导致自己得了内伤,口中溢出一缕鲜血。

         云潇怕他再弄出什么动静,把外面的手下引进来,干脆卸了他的下巴,让他有口也难开。

         独孤归林贵为皇叔,就连沈墨看见他都要礼让三分,且武功高强,鲜遇敌手,没想到一时大意竟然被云潇给拿住了,一时气的满眼血色。

         云潇看着他那副很不服的样子,转身将抓她来的那个麻袋拿起来套在了他的头上,然后运起轻功提起独孤从后门离开了。

         一瞬万年第四重境界相当于寻常人苦练二十年的境界了,此时她内力充沛一下就飞出几十里,来到了庄子后面的深谷里。

         将独孤归林丢在地上,她先是拳打脚踢的将他痛扁了一顿,然后才将他从麻袋里倒了出来。

         此时独孤归林已经冲开了穴道,一掌朝云潇劈过来,云潇身子往后一仰躲过他的掌风,然后一个瞬步直接闪到了独孤归林的身后,凌空跃起一脚踹在了独孤归林的后背上。

         她这一脚深得沈墨的精髓,使了十成十的力,直接将独孤归林踹的爬在了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云潇向来是个很直接的人,趁他病要他命,紧接着就是一脚踏在了他的脊柱上,用力一碾,只听咔吧一声,独孤归林的脊柱被她踏断了。

         “啊——”

         独孤归林的惨叫声瞬间响彻了山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