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一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11)
        穆宇春与程千鹤已经被云潇整的没什么脾气了,心想她的惩罚无非也就是打他们,折腾他们罢了。

         可云潇却并没有再抽打他们,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子,而后狞笑着靠近了他们。

         这是云潇去来的时候顺手在药店里买的好东西,名字叫什么桃花十里笑春风,据说是效用奇佳的媚药,此时盖子一经打开,便飘出一缕甜丝丝的幽香。

         穆宇春和程千鹤猝不及防猛吸了一口,只觉得胸口有一团灼热的火直冲头顶,连被云潇烧伤的脚底也没有这么疼了。

         程千鹤一连吸了好几口,才觉出不对来,此时他的脸已经涨成了血红色,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你这妖女!给我们闻了什么?!”

         穆宇春却已经是神智不清,头埋在他的脖子间蹭了起来,嘴里发出黏腻的哼哼声,让程千鹤觉得浑身的火都快要烧起来了。他想狠狠的将穆宇春推来,可是他们的身体被云潇以极为坦诚的方式捆绑在一起,完全没有丝毫逃脱的余地。

         他怒道:“姓穆的!你发什么疯,发情也要看清楚对象啊!”

         穆宇春却是意乱情迷的在他的脸上啃了起来:“唔……千鹤,我好难受,好难受啊……”

         成功惹的程千鹤浑身战栗起来,他额头伸出细密的汗珠,一口咬在了穆宇春的耳朵上,试图让他冷静下来,穆宇春却身子一阵紧绷,居然是蹭着他的那里射了出来。

         程千鹤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特么把他当兄弟,他竟然想上他!!

         可是,看着耳朵和脸颊都变成粉色的穆宇春,为什么会突然觉得好可爱,唔……那嘴唇红艳艳,湿润润的让人好想一口咬下去。但很快理智又把他心中的欲念给压了下去,他狠狠的摇着自己的头:啊!他在想什么?他竟然想咬一个男人!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这时,只见云潇不知何时已经将他们从半空放了下来,一下松开了他们身上的绳索,只听她凑近了他的耳边,用极温和的语气道:“你可以的……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

         程千鹤抱着穆宇春软趴趴的身子一下跪到了地上,怒道:“压抑你个头啊!你这变态!给我们用了什么!”

         云潇被他吼的耳朵嗡嗡想,有些不好意思的后退了一步:“也没有什么辣,只不过是一点桃花十里笑春风而已,据说闻过的人会在短时间爱上自己面前的人、事、物,然后变得很冲动噢……你现在有没有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很可爱呢?想不想将他压在身下狠狠的欺负他呢?你千万不要有心理压力,这些都是药效,和你本身的性取向一点关系都没有哟……”

         程千鹤闻言心头一阵恼怒,想找云潇算账,却觉得浑身使不上力气,穆宇春趁机攀上了他的脖子,一下堵住了他的嘴唇大力的吮吸了起来,直吻的他气喘吁吁,头晕眼花。

         “千鹤,给我……”一直意乱情迷的穆宇春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将程千鹤推到了地上,身子覆了上去,却找不到可以进入的地方,急的满头大汗。

         程千鹤脑子一直比穆宇春清醒,这会被他一阵挑动,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此时他已经全然忘记了身旁围观的云潇,转而用力搂住了穆宇春的劲腰,猛的一个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不管不顾的一下闯了进去,然后不顾穆宇春痛苦的呼喊,攻城略地了起来。

         云潇捂住羞的通红的脸,迅速的闪到了外面,顺势把门关上,只听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吟哦,让她心跳不止。

         “啊!不要——好痛,嘶——你这混蛋,出去出去!”

         “不出去……宇春,你里面好……舒服……”

         “啊啊啊!混蛋!你下去!老子要在上面!疼死了……呜呜……”

         “……好好好,你在上面……”

         “滚——老子说的不是这种上面啊!唔!”

         “宇春乖,下次还让你在上面……”

         ……

         云潇扶着墙根笑的肚子痛,所以说,喜欢压人的人,总有一天会被压回来,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啊!他们不是喜欢强迫人家吗?现在尝到被人强迫的滋味了吧?

         不过……为什么里面两个人听起来好像很爽的样纸?为什么会突然觉得叫着要在上面的穆宇春好激萌?她果然是那种乱七八糟的话本子看多了吗?

         那么,就看一眼应该也没什么的吧?思及此,她缓缓的朝木门上的空洞上凑了过去,刚要仔细的往里面瞧,就被一双手掌捂住了眼睛,她惊呼一声,身子就被扯着飞出去好远。

         飞到一处小河边,沈墨才将云潇丢在地上。

         云潇不明所以,恼怒的道:“你又发什么神经啊!”

         只见沈墨脸上表情鄙夷到不行,指了指那清亮亮的河水道:“洗眼睛!”

         云潇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你很无聊诶,身为一国之君,你不回去批奏折,大半夜跑到这来不会管太宽了吗?”

         沈墨却冷哼一声,捏住了云潇的包子脸:“朕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跟朕讨价还价!”而后拧了云潇的脖子就往水里按。

         云潇力气没他大,一下被按在了水里头脸就都湿透了,沈墨按着她的头晃了晃,不过两三秒的时间又将她放了,转而抓住她的手往水里去:“洗爪子!”

         云潇怒了,云潇真的怒了,他这是嫌她脏吗?当即一把扯了沈墨的衣领子往水里倒去,沈墨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猝不及防和她一起跌进了水里。

         只听云潇在他耳朵大声的咆哮道:“我还扛了他们呢!我是不是全身都要洗洗?你还抓了我呢!你也脏,你也洗洗吧!”说着就要把沈墨的脑袋往水里按。

         沈墨赶紧抓她的爪子,给她倒扣到身后,云潇却蹦跶起来去顶他的脑门:“你是不是觉得姑奶奶特别好欺负啊,本姑奶奶忍你很久了,忍不了了!”

         沈墨被她顶的脑门疼,无奈的只能将她整个人圈禁在怀里,忽然觉得云潇就是个女疯子,失了惧魄和悲魄之后简直是无法无天了,他眼睛盯着她她都敢如此的放肆,要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呢?岂不是要上天?

         -------------------------------

         要是这张之后我再也没有更新,那我应该被抓去关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