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6)
        云潇有些羞涩的朝独孤毓笑了笑:“王、王爷,您回来了啊?”

         “嗯!”独孤毓应了一声,然后跑了过来:“皇兄,你怎么和姐姐一起荡秋千?怎么不等毓儿一起荡秋千?”

         云潇看着天真烂漫的毓儿和玉树临风的沈墨,脑子里忽然冒出许多粉红泡泡。乖巧天真受X宠溺腹黑攻,不要太有爱哟~

         沈墨从秋千上站了起来,瞥了满脸痴呆的云潇一眼,然后冷了声线道:“和你有关系吗?”

         独孤毓的脸色秒变,泪水瞬间积蓄了他整个眼眶,豆大的泪珠含在里面,他吸着气用力忍住,仿佛一个呼吸就会滚下来。

         云潇被沈墨这简单粗暴的回答给惊到了,说好的极其宠爱呢!?说好的兄弟情深呢?!

         都~没有!

         没爱了,没有一点点爱。

         她揪住沈墨的袖子,不悦的拧了他一下:“喂!人家还是个孩纸啊,而且是你弟弟,你这么凶不好的吧?”

         沈墨瞧也不瞧独孤毓,冷哼了一声:“朕身为一国之君,还要迁就一个孩纸吗?”

         云潇忍不住擦汗:“行行行,您老大,您傲娇……”而后转头朝独孤毓道:“王爷您回来了,饿了吧?奴婢带您去用午膳。”

         独孤毓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眼泪跟决堤的洪水似的,止也止不住。

         云潇想伸手去拉他,却被他甩开,然后哭着跑开了。

         云潇一下就怒了,转头瞪了沈墨一眼:“现在好啦,独孤毓被你气哭跑走啦,开心了吧?”

         沈墨还真是露出一脸开心的样子,切了一声:“跑了就跑了,反正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对你任务都没什么帮助。”

         云潇被他气的直跺脚:“这可是我的长期饭票啊!他对我很好的!”

         沈墨却一手扯了她往院子外面去:“走走走,本大爷管你饭,搬我屋里睡怎么样?脚踏板还归你……”

         云潇被沈墨这不要脸的言词给整的没脾气了。

         谁特么要睡脚踏板了!!

         谁、特、么的要睡脚踏板!!!!

         一想起脚踏板她就想起燕云潇那个任务,从头到尾被沈墨欺负到死,简直不堪入目!

         她挣扎起来想甩脱沈墨的手,却因为身高悬殊,被扯风筝似的一直扯到了沈墨的寝宫——龙翔殿。

         景文帝独孤毅看上御亲王跟前一名貌丑宫女,直接带回寝殿的事情不胫而走,朝野上下一片哗然。

         一时间舆论将事件推向两个极端,一部分人道景文帝继位数年,后宫只有寥寥数人、子嗣凋零,为了延绵子嗣开始饥不择食。另外一部分人则认为那宫女其丑无比,却能得圣上宠爱,想必定是真爱无疑。

         可只有云潇自己知道,并没有什么真爱,有的只有一块脚踏板。

         自从被沈墨带了回去之后,云潇就从人人称羡的米虫变成了一个苦逼。

         沈墨是个面冷心冷手也黑的人,将云潇带回去之后,将门关起来,天天的乐趣就是督促云潇练功。

         每天的章程就是:

         食补食补食补。

         对招式对招式对招式。

         泡药浴泡药浴泡药浴。

         练内功练内功练内功。

         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就让云潇的《一瞬万年》从一重巅峰冲破四重,从一个废物点心一跃成为江湖上一等高手。

         云潇披散着头发从寝殿里出来,朝边上的宫女道:“给我大桶水,我要洗澡谢谢。”

         昨天晚上又被沈墨督促着操劳了一夜,云潇觉得自己浑身都臭烘烘的,不洗澡的话肯定会被自己熏晕过去。

         那当值的女官一愣,随即双颊绯红应了一声跑了出去。

         云潇当然知道那宫女脸红什么,她这半年动辄闭关动辄闭关,没事和沈墨在屋里打来打去,被揍的嗷嗷直叫,刚开始的时候她不肯泡药浴,都是被沈墨强按着泡,搞的那些宫女太监现在看她的眼神都是那样那样的。

         思及此,云潇忍不住撇了撇嘴巴。

         “吱,吱吱……”

         耳朵里突然传来一阵老鼠叫的声音,云潇现在耳聪目明,方圆百米之内的东西都难逃她的法眼,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人假装的。她从耳朵上摘下一颗耳坠,弹了出去,就听得一声惨叫,而后一个东西从假山上掉了下来。

         她抬眼去看,不由微微一愣,那人不是别人,真是许久未见的饭票君独孤毓。

         独孤毓见到趴在地上,摔了个结结实实,看见云潇瞬间红了眼眶:“呜——姐姐,毓儿手疼~”

         云潇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一软,赶紧跑过去把他拉起来,抓起他摔破皮了小嫩手,关切的道:“王爷,你怎么在这啊?没人跟着你?摔坏了怎么办啊?疼吗?”

         独孤毓傻乎乎的笑,脸上泪痕未干,笑容却是比冬日的暖阳还灿烂:“姐姐呼呼就不疼了!”

         云潇看着他那个呆呆的样子,忍不住揪了一把他的脸蛋,任何低头给他的手心吹了吹起:“呼呼,王爷就不太啦!”

         乐的独孤毓直点头。

         云潇用手绢给独孤毓包了手,拉着他跑到隐蔽的假山后面,两个人缩在一起,老鼠般窃窃私语起来。

         “姐姐,皇兄为什么把你关起来,为什么不让你和毓儿玩?”独孤毓抱了云潇的袖子,说着说着眼泪又要掉下来。

         云潇赶紧拍了拍他的脑袋,哄道:“乖乖,不哭不哭,你皇兄肯定是觉得你年纪不小了,不能天天顾着玩,才不让你跟我一起的。”

         独孤毓却哼了一声:“不对不对,人家都和我说了,皇兄根本不是为了好。是他自己想和你玩,才把我赶走的!!皇兄坏!毓儿、毓儿不喜欢他了!呜——”

         说完好像有说不尽的委屈似的,嚎啕大哭起来。

         云潇又是给抹眼泪又是一阵好哄,手忙脚乱。

         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这样哄过孩子,不得不说这娃嚎起来杀伤力好大,她千哄万哄,才让独孤毓止住眼泪。

         这时候沈墨一般是在御书房批奏折的,云潇深知他的狗脾气,要是看见独孤毓不知道得怎么招惹他,于是换了身衣服也顾不得洗澡,领着独孤毓回了他的寝宫。

         可是独孤毓怎么都不让她走,缠着她又是要给她讲故事又是要给她喂饭,直到天黑了,他困劲上来了,才肯让云潇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