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5)
        独孤归林原本想着,他自己惹不起独孤毓那个小祖宗,皇上却容不得任何人算计他,知道云潇蛊惑着独孤毓带她回来,指不定怎么收拾她。

         没想到不知道独孤毓使了什么法子,不但让云潇毫发无损,竟然还当了他宫里当宫女。

         这时候正是晌午,独孤毓一大早被带着去校场修炼马术去了,云潇正穿着一身藕粉色的宫女装扮,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在秋千上荡的荡。

         她初来时邋邋遢遢不堪入目,洗洗刷刷之后勉强能入眼,关键是独孤毓惯着她,所以即使是大白天这么明目张胆的摸鱼,也没人来说半个不字。

         她有些忧郁的靠在秋千绳子上,委屈的叼着袖子直抹眼泪。

         自从她抱上了独孤这条大腿之后,日子变的极其的好过。日里锦衣玉食吃着,夜里高床软枕睡着,最最重要的是,独孤毓那个小帅哥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开启了强宠模式。

         吃饭,喂。

         起床,抱。

         走路,牵。

         就连睡觉,都有独孤毓小帅哥拍背讲故事哄睡。

         简直就是强行诱人堕落,弄的她已经三天没有练功了!!!

         而且,她今天不想练功,明天不想练功,后天还不想练功!

         她快要疯掉了,有独孤毓这种人宠着,她为什么要苦哈哈的练功?为什么不好好的享受森活,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她特么再也不想练功辣!

         “呵呵呵呵呵呵呵……”她痛并快乐的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快要堕落死在这个副本里,然后完不成任务而被沈墨无情的绞杀掉了啊!

         果然,她的笑声一落地,就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怎么?这几天好吃好喝把自己的任务都忘记了是吧?”

         云潇闻言身子瞬间僵住,有些心虚的咽了咽口水,拧过头往身后一看,只见一袭明黄色龙袍,头戴金冠丰神毓秀、风度翩翩的沈墨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瞧那样子大有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的架势。

         人比人果真气死人,沈墨一来就占据了一国之君的至高位置,而她却在青楼后面的厨房里劈柴。

         “咦?”云潇卖了个萌:“沈家大墨墨,你肿么来了?”

         “哼!”沈墨冷哼一声,上前揪了云潇的脸蛋就是一拧:“我来了你就这样消极怠工,我不来还得了吗?”

         云潇被拧的龇牙咧嘴,讨好的笑着去扒他的手指:“这事不赖我,这事真不赖我……”

         沈墨是个脾气很差的男人,一言不合先动手,她皮厚挨的多了反倒就不怕了。毕竟比起剧情那些勾心斗角的男人们,沈墨的心机简直单纯的如同一瓶纯净水啊。

         她习惯性的推卸责任,却见沈墨深感认同的看着她,这一点让她觉得自己十分的机智,就忍不住把心里的困惑说了出来:“那个独孤毓好奇怪啊,他好像认识我……是认识我而不是我现在身体的这个人。我……我好像遇到他整个人都废材辣,只想被他养着,吃好喝好,啥事也不想做……嘤嘤嘤!”

         沈墨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拿巴掌盖在了她的脸上:“行行行了,少发花痴,即使不是独孤毓,任何哪个帅哥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都会废材掉了吧?你是不是不一天不撩汉就不舒服?”

         云潇觉得自己好冤枉:“我其实,不撩妹也很不舒服。”

         沈墨:“……”

         最终沈墨还是没有打死云潇,她没有节操没有底线没有原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因为这个,她早就被打死千八百遍了。

         云潇见沈墨好像没有找她算账的打算,屁股挪过去,将秋千给他腾了一半的位置:“你好端端的跑来干嘛?不可能真的是看我任务没进展来逮我吧?”

         沈墨瞥了她一眼,笑笑,一下挤进半边秋千架子里,足尖一点,带着两人就荡了起来:“我当然是来逮你的,顺便……追查你上次说的那个,司徒傲风身体里突然觉醒里的独立体。”

         云潇被这突如其来的名次给整糊涂了,扭头问道:“什么是独立体?”

         她转过来,鼻尖就蹭了沈墨的鼻尖,沈墨很淡然的把她脸转开去,道:“你知道这些世界其实我以书房里那些藏书为蓝本构建的世界,当时构建时手边有合用的东西就一同用了进来,所以这些世界里的生灵并非全是虚构,有一部分是我从外界吸纳进来的……这些东西起先没有任何记忆,如工人般各司其职,逐渐的有一些因为机缘巧合生出了独立的意识。如你遇到的碧痕就是无意识体,而那个司徒傲风便是独立体。”

         云潇简直被沈墨的话惊呆了,忍不住揪住沈墨的肩膀摇啊摇:“你这个混蛋!竟然这么冠冕堂皇的把你抓人魂魄来构建世界的事情一笔带过!稍微要点脸啊!”

         沈墨回了云潇一脸表情包:王之蔑视!冷哼道:“你是不是想搞事情?!”

         云潇被他那王霸气场镇的缩了缩脖子,强行扯开了话题:“所以说,司徒傲风跟着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沈墨点了点头:“没错,我感应到他的魂魄追随着你来到了这个世界,但是不知道变成了谁。你们应该还没有见面,否则他早就应该觉醒了……”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瞪了云潇一眼:“都是你!好好做个任务也能搞出个独立体来,你就不能让本大爷省点心吗!我没有你这样的下属!”

         云潇觉得自己冤枉死了:“噫——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变成独立体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难不成……是我之前虐过的渣男,一路跟过来要报复我?怨气这么重的话,我搞不过他的啊!额……等一下……你这样一说,我倒觉得,那个独立体该不会是独孤毓吧?”

         这云潇很就不高兴了,才找到的饭卡这么快就报销,会很悲伤。

         沈墨却摇了摇头:“他虽然很可疑,不排除也是独立体的可能,但却不是司徒傲风,他身上那股戾气独孤毓身上没有……”

         突然,云潇察觉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转头直接独孤毓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俩:“皇兄!你们在干什么呀?!”

         虽然独孤毓语气平静,笑容烂漫,可是这种背后发凉如同被捉奸在床的感觉是这么回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