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替嫁王妃不好惹(9)
        陆岑看她那个样子倒像是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顿时觉得呼吸一窒,朝沈墨深深一拜道:“殿下息怒,是臣教导无方,才使殿下玉体受损,臣这就打杀了这个不懂规矩的贱人,给殿下赔罪!”说完朝外面高声道:“来啊!将燕云潇这个贱人拖下去,乱棍打死!”

         云潇惊呆了,陆岑这个过河就拆桥的,当初是他让她来勾引公子恒的,怎么出了事情就全赖在她一个人的头上呢?男人心真是海底针!她表示她不服。

         碧痕见状立即离云潇远了一些:“那个……潇潇啊……我还有事儿,我就先走一步……”

         说着脚就往门外面探,看的陆岑眉头一跳,还真是姐妹情深啊。

         门外候着的侍卫立即跑了进来,七手八脚的把云潇按到了地下,嘴里还念叨着:“老实点!老实点听见没!”

         这时沉默了很久的沈墨开了口:“慢着……”

         陆岑一愣:“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沈墨捂着眼角,扶着桌子缓缓站了起来,露出的那只眼睛里酝酿着山雨欲来的风暴,让陆岑这样见惯风浪的人看的也是心下一惊。

         只听他幽幽的道:“世子既然将她送给了孤,那就是孤的私产,怎么,世子还想做孤的主不成?”

         陆岑一听立时就跪了下去:“臣惶恐!是臣自作主张,请殿下息怒!”

         沈墨抬脚就踹翻了一张椅子,冷声道:“滚出去!”

         碧痕和陆岑两人对视一眼,怎么这个公子恒是脑子秀逗了吗?被人打了还护着人,该不会是被打傻了吧?

         沈墨将二人的眼神看在眼里,怒目一横,还未待发作,很有眼里的两人拔腿就跑,不过三五息便跑的影子都没了。

         这种时刻那些侍卫就觉得很尴尬了。

         俗话说的好,狗仗人势,这狗还没叫呢,人就跑了,狗表示很心塞,脚底抹油,也溜了个干净。

         云潇愣愣的看着空荡荡的饭厅,抹了一把辛酸的眼泪,这世上无论男人和女人,都没有一个是靠的住的。

         沈墨摸了张椅子坐下,低着头一言不发。

         他并不是喜欢装深沉的人,却发现自己越来越深沉。

         他歪着头想了很久,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跟云潇肉搏了起来,而且从明面上看,自己还打输了。

         情何以堪?

         要知道,虽然他用不了术法,可是,公子恒是会武功的啊!!他为什么不用内力把她拍飞、震碎!

         果真是个有毒的女人!硬生生将他的智商都拉低了。

         他咬了咬牙,这事不能再拖了,必须要尽快完成任务,然后将云潇带回去销毁,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云潇不知道自己就快要被销毁了,看着沈墨不说话的样子,心内有点过意不去,毕竟打人不打脸,她弄的那些伤,没有半个月是消不下去的。

         她慢慢的靠过去,试探着戳了戳他的胳膊:“喂……你没事吧?”

         沈墨转头不理:“哼!”

         云潇继续戳:“你还生气吗……”

         沈墨咆哮:“滚!”

         她很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有些惧怕的退开,犹豫着开口道:“我其实就想跟你说,你这种男人连女人都打,被打死都是很活该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恼羞成怒的沈墨在身上点了两下,嘴里立时哑火了,她啊啊啊了两声一个字也说不出。

         卧槽卧槽!这个没品的男人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她说不出话了?

         她惊恐的抓住沈墨的袖子:“啊啊啊啊???”

         沈墨却理也不理她,将她扯着自己的手拽下来,起身朝着寝殿去,一张被子蒙了脸,死死的睡了过去。

         他已经决定了,在这个任务完成之前都不让云潇说话!

         偌大的寝殿里,云潇摸爬滚打,抓耳挠腮,上蹿下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是除了啊啊啊,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天啦噜,这个附体的男人肯定是对她施了什么妖术,啊真是太可怕了,少主大人你在哪里?快点来烧死这个异端啊!

         可是云潇从早转悠到晚上,绞尽脑汁都没能解开那所谓的妖术,反而把自己折腾的不人不鬼,满面沧桑。

         日薄西山,倦鸟归林,休整了一整天的沈墨终于是肯醒来了,他好端端从床上坐起来,抬眼就被吓了个魂飞魄散。

         只见一只乱糟糟的脑袋正爬在床头上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眼睛红红的,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沈墨抬手就砸了个枕头过去:“卧槽!你想吓死小爷我啊!”

         云潇有口难言:“唔唔唔!”

         他这才反应过来:“哦?你说不了话?你想说话?”

         云潇点头如啄米“唔唔唔!”

         沈墨若有所思,目光游移的在云潇脸上扫来扫去,最终还是叹息道“你还是歇会吧,反正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少说两句对你没什么坏处的。”

         气的云潇一阵乱嚎:“嗷嗷嗷嗷!”

         沈墨“身受重伤”,不宜出门,晚饭是送到房里来吃的。

         两个人相对无言,沈墨吃九菜一汤,荤素搭配好不丰富云潇蹲在墙脚吃白饭,好不凄惨。

         陆岑早就吩咐下去封锁消息,所以中山候府的人只知道公子恒对新得的舞姬十分的喜爱,整日关起门来在房里恩爱,连门都不出。

         中山候听了下人的回报,对于沈墨的行为十分赞赏,勒令陆岑多挑几个美貌的姬妾,等沈墨回去的时候让他打包带走。

         陆岑心中忐忑,却不好意思将事情说出来,如果让中山侯这个老匹夫知道他送的舞姬把公子恒给打了,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本来他是想直接弃了云潇这颗棋子,再换上听话乖巧的,奈何公子恒跟吃错药一样护着那个丫头,被打成这样还敢跟她在一个屋子里关着。

         陆岑想了很久,才想到一个字来形容沈墨这种行为:贱!

         沈墨发火时候说的话还历历在目,他就算再怎么好奇也不敢贸然前去,思来想去,他决定让碧痕去一探虚实。

         说道这个碧痕,陆岑又是一脸无奈,本来是挑出来要献给中山侯的,奈何老侯爷直接没瞧上她,所以只能养着吃干饭。

         他一想到碧痕那个贪生怕死的样子就觉得很尴尬,自己最近看人的眼光是不行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不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