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替嫁王妃不好惹(13)
        沈墨点了点头:“可以,那你想怎么虐呢?”

         云潇扯过一条板凳,十分兴奋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首先,要折磨她的肉体!”

         “嗯?肉体?”沈墨低低的应了一声。

         云潇踌躇满志的道:“对!没错,就是肉体!我们塞住她的嘴巴,捆住她的手,用绳子牵着她,让她跟着马车跑,一路跑到京城。然后晚上让她睡外面被蚊子咬,一天只给她一个馒头吃!啊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可怕?”

         沈墨脸上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觉得自己对于云潇的嫌弃似乎到达了一个顶点,他扯了扯嘴角,额头流下一滴汗水,嘴上却是很捧场的敷衍着:“啊,实在是太可怕了,你真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云潇毫不在意那语气中的讽刺:“岂敢岂敢。”

         转身去吩咐了齐放,并嘱咐他把那颗小金印给拿过来。

         燕舒容尖叫着被人捆住了手腕,塞住了嘴巴,挂在了马车后面。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卑躬屈膝,百般讨好,得到的竟然是这种待遇。

         那个被她踩了一辈子的燕云潇竟然转眼就踩到了她的头上。

         她不服!凭什么她的父王宠爱她比她多,深爱的人只喜欢她不喜欢自己,就连一起遭遇洗劫,她转头就被公子恒护在怀里,而她却如同草芥般被他们踩在脚下?

         那些东西本该都是属于她的,为什么上天对她这么不公平,她诅咒燕云潇,诅咒她不得好死,可是她的嘴被塞住了,有口难言。

         云潇看着燕舒容几欲喷火的双眼,低笑了一声:“你可别这样看着我,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说完伸出两根手指在她眼前虚晃了一下,吓得燕舒容立即闭上了眼睛。

         就算再怎么不服,燕舒容还是被捆了起来,形势比人强,她再怎么反抗也无济于事。

         车队再次启程,燕舒容如同一只牲口般被栓在马车后面,被动的跟着马车前行。有的时候稍微慢了一些,碧痕就会有人拿着鞭子抽打在她的身上。

         自那日起,她便专职看管燕舒容,日子过的有点小惬意。

         燕舒容娇生惯养,从小到大基本不怎么走路,走了没一个时辰,脚上就全是血泡,血泡和鞋底来回的磨,每走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痛不欲生。那些血泡破了之后,又生新的血泡,来回反复渐渐形成了一层老茧,才没那么痛。

         只是那头五黑亮丽的长发,因为风餐露宿之中鸟窝般纠结在一起,原本娇嫩的肌肤被烈日晒的发红脱皮,留下一块块黑红交织的斑块。

         最痛苦的是,一天只给一个馒头吃,那种抓心挠肺的饥饿感像是梦魇一般无时无刻不缠绕着她。

         而且,从那天见过公子恒之后,再也没有人跟她说过哪怕一句话,半个多月下来,燕舒容已经变得有些精神错乱,甚至有点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了。

         沈墨看着眼神呆滞,步履蹒跚,并且不时自言自语的燕舒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云潇那个智障人士看起来蠢的不行,想的办法也没什么新意,可是没想到这么的简单粗暴,没花什么心思就成功的折磨了燕舒容的身心。

         果然傻子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啊!

         嗯,他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快点把云潇这只危险生物销毁掉。

         车队走走停停,过了半个多月才到京城,将云潇一干人等安置在了王子府之后,沈墨就进宫去面圣了。

         云潇碧痕被安置在公子恒先前的院落里,关起门来专心折磨燕舒容。

         在燕云潇原先的故事里,燕舒容几经波折来到了京城,被人贩子卖给了青楼。鸨母逼着她拍卖初夜,恰好遇上当今楚王微服出巡,她看出对方身份不凡,伺机从台上跳下来,献上可以证明身份的金印,求对方解救自己。

         楚王没想到自己尚未过门就惨死的妻子竟然会在青楼之中,并且如此有勇有谋,心中对她甚是喜爱,为她赎了身,安置在京中一处别院,时常过去与她聊天下棋谈心。

         燕舒容从小缺父爱,楚王器宇轩昂,成熟稳重,很快就获得了她的芳心。楚王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也早就对燕舒容情根深种,只是担心燕舒容不是真心嫁给自己,才有所隐瞒。

         得知燕舒容对他一片真心之后,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向燕舒容求婚,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楚王举办了盛大的婚礼,恢复了燕舒容的身份,娶她为王后。

         他们成婚之后琴瑟和谐,三年抱俩,楚王百年之后,王位传给了他们的长子,至于公子恒之类的庶子……一个都没捞着!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虽说大叔配萝莉深得人心,但女主角要是燕舒容就另当别论了。毕竟要是燕舒容真的顺利嫁给了楚王,那王位什么的就没公子恒什么事了。

         本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的准则,云潇一早早的爬了起来,在碧痕的帮衬下,作威作福起来。

         她今天穿的是一身绛紫色的锦袍,头上插着一只赤金打造的步摇,雪白的皓腕上带着一只碧绿的翡翠镯,端着一盏茶坐在院子里,杯盖有一下没一下的磕着。碧痕此时正站在她身后,恭恭敬敬的给她揉着肩,力求塑造出一副小人得志的可恶嘴脸。

         燕舒容跪在她身前的青石地面上,嘴里叼着一个肉包子,头上顶着一碗水,正摇摇欲坠。

         云潇搁了茶盏急急忙忙的道:“哎哎哎,小心着点,千万别掉下来,也不许用手,若是用了手,这肉包子可就不给你了。”

         燕舒容一脸紧张,尽力的稳住自己的身子,不让头顶的碗掉下来,嘴里正一鼓一鼓的嚼着肉包子。只是云潇不让她用手,她顾的了头顶便顾不了嘴里的包子,急的额头直冒汗。

         突然,外面有人喊了一声:“殿下回府了。”

         惊的燕舒容头顶的水碗咣啷一下砸在了地下,碎成了七八瓣,云潇气的捡起边上的细竹条要去打她。她也顾不上,一把将那啃了一小半的肉包子塞进嘴里,三两下嚼了咽下去,死死的抱住头,大有要吃不要命的架势。

         云潇看的直笑:“你倒是胃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