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替嫁王妃不好惹(12)
        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自称本宫,也没有下跪行礼的意思,本来按身份她是公子恒的继母,可眼下她尚且一无所有,这样嚣张实在让沈小爷很不爽。

         沈墨斜着眼看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孤凭什么帮你?就凭这方小小的印信?谁知道你是不是冒名顶替的刺客,意图混入王宫,伺机刺杀我父王。”

         燕舒容闻言微微一愣,细思一下才真的感到一丝慌张,她只想到对方可以帮她,却并未想过对方愿不愿帮她。就在沈墨话音落下的片刻,她感到那些侍卫看她的眼神都冷了几分,只有沈墨一声令下,便会扑上来将她砍成十段八段。

         好在她也不是太蠢,几次出生入死让她的骄傲也变得不那么珍贵了,她想也不想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脸上换上了完全不同之前的卑微表情:“殿下息怒,是舒容不知轻重,说错话了,请殿下看在两国是姻亲的份上原谅舒容……”

         云潇和碧痕扒拉在帘子后面早就看了个一清二楚,这会云潇正死死的拧着碧痕的胳膊恨的牙根直痒。

         “啊啊啊!像燕舒容这样自私恶毒阴暗狭隘的坏女人,怎么配有好下场呢?她这种人哪怕是过一点点的好日子,都是对被她害死的无辜的人的极大的不尊重啊!”

         碧痕不明所以:“她原来是这种坏人吗?”

         云潇狠狠的点了点头,抬眼竟然看见沈墨对燕舒容笑的十分温柔,她深知沈墨那种贪慕虚荣的男人,只要别人对他恭顺那么一点点,他就能尾巴翘到天上去。

         万一他脑子一抽答应帮燕舒容怎么办?

         思及此,她立马从马车里钻了出来,一把勾住了沈墨的肩膀,整个人都倚了上去,用甜的发腻的声音道:“殿下,怎么这么久还不进来?妾身等的可着急了呢……咦?这不是容王姐吗?怎么这幅样子?啧啧……真是可怜啊!”

         燕舒容闻言抬眼望去,只见一名清丽绝伦的女子正巧笑嫣兮的看着她,小鸟依人的依附着高大英俊的公子恒,一副天作之合的样子。

         她有些不敢认,努力的分辨了好一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呼尖叫般的喊了出来:“燕云潇?你这贱人怎么没死?!”

         云潇闻言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王姐你都没死,云潇怎么舍得死呢?殿下,你说是不是?”说完转头很用温柔的要滴出水来的眼神看着沈墨。

         沈墨眉心微微一挑,这是要撕啊?女人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佯装不解的问:“潇潇?你何故叫舒容公主为王姐呢?”

         潇潇?云潇身子忽然一颤,被这一声亲昵的潇潇给恶心的差点吐出来,可一看到燕舒容那瞬间涨红的脸色,她强忍下内心的不适朝沈墨盈盈一拜,湿漉漉的大眼睛瞬间就渗出颗颗泪珠来。

         “殿下恕罪,云潇先前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我本是燕国的郡主,陪公主王姐出嫁才来到楚国,途中遇到匈奴袭击,大难不死才得以侍奉殿下……只是妾身本是公主的陪嫁,如今跟了殿下,若是被人知道,总归是不合适的……”

         “什么!”燕舒容的双眼简直要滴出血来:“你这贱人,竟然敢勾引公子恒?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从前一味的迷惑顾阳春,现在又来迷惑公子恒,你到底是何居心!”

         云潇听见顾阳春三个字,胸口不由的一阵悸动,脸上的温和敛了个一干二净,大步向前一巴掌甩在了燕舒容的脸上:“不许你提顾大哥的名字!”

         那腾腾的杀气让燕舒容一瞬间忘记了反抗,待她反应过来,疯了一般的朝云潇扑过来,但却因为身体虚弱被云潇再次踹翻在地。

         燕舒容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嘴里却不依不饶:“燕云潇!你竟然敢打我,我要杀了你,将你凌迟处死!”

         云潇却蹲下身来,一把扯住了燕舒容的头发,声音低沉的仿佛来自地狱的诅咒:“不许你提顾阳春的名字,你不配!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没有死在那场匈奴的劫掠之中!不信你可以试试!”

         燕舒容被云潇一瞬间爆发出的气势给震住了,这个从前一直唯唯诺诺的私生女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吓人了?她刚刚的眼神好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

         她哭着朝沈墨哀求道:“殿下,救我,这个女人她疯了,她想杀了我啊!我是楚国的王后啊,她不能这么做!殿下救我……”

         沈墨很无奈的看着她:“潇潇被孤宠坏了,公主你多担待些,左右她也是不会真的打死你的……”

         燕舒容眼睛瞪的老大,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公子恒的嘴里说出来的:“亏你还是一国王子,竟然被这个狐狸精迷惑成这样?任由她这样欺凌一国之母吗?

         云潇闻言翻了个白眼,嘲讽的笑了起来:“王姐慎言,殿下英明神武,岂是随便便就被人给迷惑了去的?不过是殿下心善,怜惜我孤苦伶仃,这才收在身边……而你……尚未与楚国行大婚之礼,就一口一个国母自居,真不知道这么多年的礼义廉耻都学到哪里去了!”

         果然,沈墨眼神有些不快的瞪了燕舒容一眼:“潇潇言之有理,公主与父王尚未成婚,实在是不适合以王后自居,若是被人听见颇为失礼。这样吧,孤暂且先带你进京,再将你交给父王处置!”

         云潇开心的依偎在沈墨怀里,娇嗔着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还是殿下宅心仁厚,妾身这一路上都会好、好照看王姐的!”

         沈墨眼睛笑成一条缝,顺了顺云潇头顶的毛:“乖。”

         然后两人携手钻进了马车里,各自甩手伏身作呕。

         沈墨:“呕……本大爷从未见过比你还虚伪做作的女子。”

         云潇:“彼此彼此。”

         他们默默的恶心了一会儿,云潇才半死不活的爬过去对沈墨道:“我知道你不是真正的公子恒,只要你帮我的忙我就不把你秘密说出去,你这样子说的好听叫重生,说的难听就是鬼上身,是会被当做异端烧死的。”

         沈墨深以为然:“嗯,那你想怎么样呢?”

         云潇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立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外面那个女人跟我有仇,我要虐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