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替嫁王妃不好惹(7)
        “诶?”

         为什么是这种表情,是在瞧不起她那个心肠歹毒的姐姐吗?

         公子恒拿手指掐了掐她的脸蛋:“你确定就凭她也有胆子谋算王位?”

         他这语气像是认识燕舒容,也不知那燕舒容逃过一劫是否真的有命入宫为后……

         云潇扁着嘴,脸颊被掐的鼓起来一块,白白嫩嫩的很像包子,公子恒心意一动,低头在那脸颊上啃了一口。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她浑身一个激灵,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啊啊啊,不要欺负我,我还是个年幼的孩纸!”

         公子恒低低轻笑:“你不是陆岑精心挑选的舞姬吗?应该深谙此道啊……”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屋内的烛火倏然熄灭,一股寒气夹带着幽白的月光从窗户飘荡进来,公子恒的身体忽然僵硬了起来,像是被钉子定住了一般,整个人卡在了那。

         云潇惊悚的看着眼前仿佛被按了暂停键的公子恒,吓的说不出话来,这公子恒是中了什么邪?忽然就不动了?该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可是她顾不了这么多了,手忽然失去了对方的钳制终于可以放下来了,她赶紧的将手护在胸前,将那暴露在空气中的两团遮了个严严实实的。

         眼见公子恒还是不动,她动了动腿,试图将自己从公子恒腿间抽出来,没想到她刚挪了一下,那个卡壳了的公子恒就啪叽一下砸了下来,脸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她的胸口上。

         她挣,她推,她扭,她踢。

         都半点用也没有。

         云潇只觉得脑袋轰一下懵了,真特么觉得就跟哔——了狗一样一样的!

         “恒恒?公子恒?你下去睡好不好呀?”

         “草泥马给老娘滚下去啊!”

         “泥煤胸口压着脏东西睡觉容易做噩梦啊!”

         “混蛋,王八蛋,你究竟下去还是不下去!”

         “是在下输了,殿下您大人有大量换个地方睡吧……”

         ……

         那一夜,云潇承受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屈辱,的泪都流干了,身上的男人依旧像死去了一样,睡的天昏地暗。

         早晨天蒙蒙亮的时候,云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视线刚聚集,就撞上一双深幽的眸子,他下巴枕在她手背上,她手背捂着自己胸口,场面一时非常和谐,美不胜收。

         最终还是云潇先开口,她挑了挑眉,试图让自己不这么尴尬:“嗨?早上好啊?”

         没想到对方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然的白牙,寒气逼人的道:“云潇,我终于找到你了!”

         咦!这表情这语气这口吻!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吧!确实不一样了吧!?

         “你你你你,你是谁?”云潇语无伦次。

         对方眸色一寒,抬手掐住了云潇的脖子,冷笑连连:“你真不知道我是谁吗?”

         一言不合就掐脖子,你到底是谁啊喂!

         云潇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公子恒是哪根筋不对了,还是真的被鬼上身了,就算是鬼上身也不用掐她吧?她可不记得她跟谁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放……放手……”

         那人歪着头观察她满脸痛苦的表情,眼角眉梢掩饰不住的流露出一丝快意:“放手?你应该祈祷让我现在就掐死你,否则等着你的就只能是生不如死!”

         “咳咳咳!呜呜呜!”云潇被掐的喘不上来气,内心狂吐槽:可是我还是想先活啊!

         那人掐的云潇眼珠外瞪,满眼血丝才松开了手,丢垃圾一样把云潇丢在了床榻上,就像那些玩完就丢的渣男一样。

         云潇觉得自己好委屈,捏着被角捂着胸口嘤嘤嘤的哭泣。

         俗话说的好,士可杀不可辱,从昨天公子恒兽性大发开始她上身就不着片缕,一晚上过去了公子恒好像换了一个人,她还是不着片缕。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简直没有天理了。

         换了人的公子恒驾轻就熟的接受着侍女们的伺候更衣,不一会就成了一个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佳公子,他屏退了下人,一步步的朝着云潇走过来。

         云潇瞧着他面色不善,心里就有些发毛起来,这个醒来的公子恒好像有什么毛病,万万不能惹他不高兴的。

         谁知道他只是走过来,一把拉起云潇的手腕,将她手上捆着的腰带解了开来,将丢在一旁的一套湖绿色的深衣服劈头盖脸的丢到了她的脸上。

         云潇鼻子都砸的生疼,但是不敢说话,也不敢指望那个直勾勾盯着她看的男人把脸背过去,拿大被子蒙着头,躲在被窝里将那衣服胡乱套上。

         钻出被窝的那一刻,云潇都快感到哭了,有衣服穿的感觉真好。珍惜生命,远离流氓啊……

         沈默一脸残念的望着这个满脸逗比的女人,恨不得再次冲过去掐死她。

         他是造了什么孽收了这么个任务者?苏妲己那个世界被她搞崩了,害他损失了不少修为,没想到他打的她少了一魂二魄,一个没注意,将军嫡妻那个世界又被她给搞崩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原著里十分正常的男配庞禹宁因为爱上了她,整个人都黑化了,不仅杀了男主女主,还夺了皇位,穷兵黩武,残害忠良,横征暴敛导致民不聊生,没个十几年那个国家就玩完了,整个世界也跟着崩塌了,于是他又受重伤。

         他穿梭在一个个世界里,发誓一定要把她抓出来,把她丢进炼丹炉里烧的魂飞魄散,却发现自己在任务世界里,能力全都受到限制,还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而且他为了让这个世界不再崩塌,甚至要帮助云潇完成任务……

         也就是说,如果要收拾云潇,必须要等到任务完成之后,这真真是一件十分造孽的事情。

         他大步跨出门口,转头看见云潇还在床上磨叽,忍不住低骂了一声:“发什么呆?还不滚过来。”

         云潇被他一吼渐渐恢复了神智,七手八脚的从床上滚下去,套上鞋子急急忙忙的朝他的背影追过去。

         她以为他一大早的兴师动众的是要去做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到了饭厅才知道,他这是带着她去吃早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