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替嫁王妃不好惹(10)
        碧痕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了,此时正在房里收拾包裹准备跑路。

         她一整天都缩在房间里,连饭都不敢出去吃,她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多了,一定会被人灭口的,本着好死不如赖活着原则,还是应该走为上计。

         所以当碧痕爬在墙头上正打算往下跳的时候,陆岑那张俊美不凡的脸直接变作了猪肝色。

         “你竟然还想着逃走!?”

         陆岑因为愤怒声音变得有些扭曲。

         这只蝼蚁一般卑贱的生物,竟然妄图丢下这样一个烂摊子让他一个人收拾,是可忍孰不可忍!

         碧痕讪讪的笑笑:“嘿嘿……少主,奴婢家上有八十岁的奶奶,下有半岁的弟弟……”

         “下来……”

         “少主,你放奴婢一马,当做没看见,奴婢来生当牛做马也会报答少主您的大恩大德的!”

         陆岑声音已经压到一个地步:“同样的话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

         碧痕面色一僵,二话不说就从墙头上跳了下来,豪情万丈的把那鼓鼓囊囊的包裹往边上一甩,都不带看一眼的:“少主有事尽管吩咐,奴婢定当肝脑涂地,万死莫辞!”

         “你特么倒是要点脸啊!”

         唔……脸是什么?碧痕表示一点都不知道呢。

         最终碧痕被迫吞了一颗陆岑牌秘制小药丸,做起了无间道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

         按陆岑的构想是要她装可怜博取云潇的同情,然后伺机混入公子恒身边,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伺机勾引他,一旦公子恒对云潇失去了兴趣,就取而代之,来达到双重保险的目的。

         若是公子恒一如既往对云潇宠爱有加,就按兵不动,收集情报,让云潇念在姐妹情深的份上,带她一起出府,做长期内应。

         碧痕听完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就这种智商还成天的算计别人?也不看看她是不是那块料,就委以重任,他这种人就只适合倒腾那些个小药丸!

         可碧痕终究没有说什么,毕竟小命在人家手里攥着呢,人家叫她往东就往东,往西就往西呗。

         陆岑亲自领了碧痕上公子恒住的院子里去,碧痕看见云潇就开始哭,梨花带雨,六月飞雪,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要多冤枉有多冤枉。

         “潇潇!你一定要救我啊!老侯爷看上了我的花容月貌,要我今晚侍寝啊!老侯爷有多变态你是知道的,要是真被他……那我可是活、不、了啊!”

         沈墨闻言挑了挑眉毛,打量了碧痕那圆溜溜的包子脸一眼:“花容月貌?”

         碧痕脸色一僵,随即很光棍的挺了挺胸:“没错,正是如此。”

         反正她不管,丢人也不是丢她的人,陆岑怎么说她就怎么演,她只是个敬业的演员,什么?智障?那也是出主意的人智障,和她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云潇听完,眼圈瞬间红了,紧紧的握住了碧痕的手,眼神里的同情仿佛要溢出来,似乎在说:姐们,你也被喂了药了?真是作孽啊!

         碧痕一下就看懂了云潇眼中的深意,抱着云潇嘤嘤嘤的哭泣了起来,一边耳语道:“狗曰的少主,竟然喂姐姐我吃毒药,潇潇你一定要帮我啊……”

         云潇一下就哭了出来,帮个毛啊,她自己小命都攥在人家手里,不说了,都是泪。

         两个女人哭哭啼啼,两个男人却在一旁扯起了闲篇。

         陆岑语带恭敬的道:“多日未来探望,不知殿下的伤势是否好些了?”

         沈墨下意识抬手蹭了蹭脸颊上的抓痕,已经愈合了,摸起来有一丝丝的麻痒,他漫不经心的道:“无妨,不劳世子挂念。”

         陆岑一脸惭愧:“一切都是臣招呼不周,燕云潇她……年少气盛,不懂分寸,虽然殿下您宠着她,到底不是长久之计。所以臣寻思着再送殿下一个妥帖的,也好照看着她点……”

         沈墨惊呆了,这是丝毫不要脸的当着他的面塞人进来啊!

         他指了指和云潇不知道什么时候缩在一处,两只老鼠般窃窃私语的碧痕,强忍住不发火的问了一句:“妥帖?”

         陆岑看着那两人其乐融融的样子,不由的露出慈父的微笑:“依臣看,甚为妥帖!”

         “滚出去!”

         就这样,碧痕留了下来。

         当天晚上就很敬业的去爬了沈墨的床。

         当时沈墨正呈大字状在床上睡的天昏地暗,云潇在她脚下的脚踏板上,裹着一卷厚被子睡的也是分为香甜。

         谁知云潇一翻身,就看见碧痕穿着寝衣抱着枕头,很悲壮的去扯沈墨的被子,沈墨倏然睁开了眼,一把抓住了碧痕的手腕:“你想干什么?”

         碧痕手腕疼的快要裂开,但是面上却丝毫不变:“奴婢来自荐枕席啊殿下,您让奴婢免遭老侯爷的侵害,大恩大德奴婢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来报答殿下您的恩情……说了这么多,您需要奴婢伺候怎么您啊?十八般技巧,七十二种姿势奴婢都是做的来的!”

         沈墨惊弓之鸟般的甩开她的手,像看什么脏东西般咬牙切齿道:“不需要!”

         碧痕闻言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好的,那奴婢回去了!”说完噔噔噔瞬间跑了个没影,并从外面传来一声两声悲痛欲绝的哀嚎。

         于是整个院子的人都知道碧痕爬墙失败,被公子恒赶了出去。

         云潇揉揉眼睛有些莫名的看着沈墨,完全搞不懂什么情况。沈墨却一拳砸碎了床边的小柜,泄愤般朝云潇吼了一嗓子:“下次不许和她混在一起!”

         云潇受惊的小兽般抱着脑袋,难得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嗯嗯……”

         咦!她发现自己又可以说话了!

         下人们进来收拾了小柜的残骸,将床单被套全都换过之后,沈墨才重新睡下。院子里守门的侍卫办事不利,被打了五十大板,惨叫声悦耳动听,催的沈墨昏昏欲睡。

         云潇被剥夺了睡觉权利,蹲在床边给沈墨打扇子。

         后半夜里的小微风,吹拂的沈墨心情也舒畅了几分,有意没有去点云潇的哑穴,嘴上却半点也不饶人:“你说说你,要你有什么用?养条狗大半夜的进来人了还知道叫唤呢,你呢?睡的跟死猪一样!万一小爷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云潇心中有千般不忿,却也只能点头:“是是是,大爷您快点睡吧。”

         沈墨哼唧了几下,一阵困意袭上心头,狠狠的瞪了云潇一眼,也便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