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 超级宫斗系统(11)
        秋玉言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这个口口声声说过只爱她,要和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竟然动手打她?

         她扶着胸口挣扎着坐起来,眼底满是难以置信:“皇上?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言儿……”

         燕武帝却完全不想听她说任何的话:“你还嫌朕不够丢脸吗?非要逼死朕才甘心?”

         在他看来,燕武帝的脑子完全是有坑的,放着宫里这么多如花似玉的美人不去爱,偏偏为了这样一个姿色平庸的女人得罪天姿国色背景强大的皇后,简直愚不可及。

         他云潇踩在脚下已经很惨,这个女人完全不符合他攻略的形象,竟然还在他最惨最难堪的时候跑出来叽叽歪歪!简直该死!

         刘美人看到燕武帝狰狞的表情,有些害怕的往云潇身后缩了缩。男人的爱太不靠谱了,燕武帝从前待秋玉言如珠如宝,如今竟然将她弃如敝履,还不如皇后娘娘看起来可靠……

         云潇看着秋玉言面如死灰,哀莫大于心死的神色,不由的有些心疼起她来。

         虽然秋玉言是靠系统,用手段得到燕武帝的爱,可是她却在这段感情里付出了百分百的真心。她还不知道燕武帝不再是从前的燕武帝,此时的心应该碎成一块一块了。

         云潇缓步走到秋玉言的身边,蹲下身来望着秋玉言的脸,一言不发。

         秋玉言此时已经不想再伪装什么了,倔强的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瞪了云潇一眼:“皇后娘娘,现在你满意了?皇上已经厌弃了我……”

         那平淡无奇的小脸,因为强装的坚强而变得不同以往。

         她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云潇将手掌的按在了她的头顶,抵住了她一直低下去的头颅,用温和而强势的语气道:“不要哭,如果低下了高贵的头颅,那你还拥有什么呢?”

         秋玉言愣了愣,随即挣扎着想把云潇放在她头顶的手给蹭下去:“说什么风凉话……明明就是想看我的笑话。”

         云潇却忽然笑了起来,用力的在她的发顶揉了揉,有些感慨的道:“你终有一天会发现,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永远的****,依附男人不会让你过的更好,只有属于自己的实力……才是立足的资本,而我……最讨厌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

         她的话音刚落,身子便轻飘飘的向后一划,凌空跃起,一脚将燕武帝给踹飞了出去。

         秋玉言闻言忽然捂着了脸,嚎啕大哭起来,似乎要将先前受的委屈一次性全哭出来。

         燕武帝心中是曰了狗的,他都没有招惹云潇了,为什么还是要拿他下刀!而且她刚刚说话的内容和语气,妥妥的是在撩妹和灌鸡汤吧!

         所以说这个皇后的目的就是将所有的妹都撩走,让自己没妹可撩吗?

         思及此他奋力的挣扎着站起来,朝着云潇大喊道:“贱人!你几次三番殴打朕,羞辱朕,究竟有没有将朕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云潇很老实的摇了摇头:“没有。”

         燕武帝气结,厉声朝外面吼道:“来人啊!皇后这个妖妇意图谋害朕,快将她拿下——”

         门外的御林军早在云潇和燕武帝打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来了,只不过谁都不敢进去而已,这时候皇帝发话了,再不进去就不太合适了。

         于是一伙人硬着头皮冲了进去,却是不敢拔刀的,那侍卫统领朝燕武帝道:“卑职救驾来迟,望皇上恕罪,不知皇上发生了什么事儿?”

         燕武帝本来得意洋洋,一听到侍卫统领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他满身满脸都是伤痕,他竟然问他有什么事儿?

         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你瞎啊!朕被人打成这样你看不出来吗?”

         那侍卫统领讪笑了一下,恭敬道:“皇上与娘娘时辰打闹着玩,娘娘武艺高强,下手没个轻重也是有的……方才卑职还以为……”说完眼神却是望向云潇,似乎在征询着她的意见。

         燕武帝快要被气死了,这是睁眼说瞎话的推卸责任啊!而且措辞之敷衍,完全是在嘲弄他的智商!

         他一把揪住侍卫统领的衣领子,将他扯到自己眼前,怒目圆睁的道:“你看她做什么?朕才是大燕的皇帝!你告诉朕你看她做、什、么!”

         云潇斜睨了他一眼,朝那几个侍卫道:“皇上之前病重伤到了脑子,这会神志不清,疯病发作了,你们还不快将皇上绑起来,免得他伤到自己!”

         那些侍卫闻言先是一愣,真不愧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扯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随即打了鸡血一般一拥而上,将燕武帝捆几圈,丢到了龙床上。

         云潇的哥哥早年当过大内侍卫统领,如今宫中各部的长官大多与他交情匪浅,虽然表面上他们是效忠皇家,其实早就被王家旧部子弟渗透了,在他们眼里王云潇才是他们真正效忠的人。

         云潇看着燕武帝趴在床上不依不饶的样子,心中一片舒坦,开挂的人生就是不一样,简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连堂堂一国之君也是想弄死就弄死。

         这时候,一直安静的糙汉君说话了:“恭喜宿主开启第二阶段任务:垂帘听政!任务目标:将军政大权揽到手中,排除异己,诛杀奸佞!”

         云潇:“额……不是做完了吗?怎么还有任务?”

         糙汉君十分的傲娇:“女王岂是随随便便说当就当的?不经历一番历练,如何君临天下?”

         云潇暗自翻了个白眼,对着左右吩咐道:“来啊,差人将刘美人和玉妃送回去,好生休息。”

         刘美人闻言知道自己不便久留,俯身施了一礼:“那臣妾就先行告退了……”只是眼波流转,痴痴的望着云潇:“臣妾……臣妾明天可以去凤藻宫给您请安吗?”

         云潇呆了一呆,随即看着刘美人我见犹怜的娇俏模样,很大方的道:“好呀好呀,本宫明日在凤藻宫等你,早点来哟,预备果子给你吃!”

         刘美人用力的点了点头,开心的回去了。

         秋玉言倒是没什么废话,道了声告退,就由着太监们将她抬走了。

         待人都走光了之后,云潇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和鬓发,朝着四下吩咐道:“皇上病重,需要好生修养,没事就不要去打扰了……”而后大步走了出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