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 超级宫斗系统(10)
        燕武帝被她踩的一阵气闷,用力的抓住了她的脚踝:“你!”

         不愧是被系统改造过的身体,如果是原来的燕武帝早就被云潇给踩吐血了,瞧瞧着无端隆起的八块腹肌,这莫名深邃立体起来的俊美五官,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啊!

         “叮咚!燕武帝对您的好感度下降20点,当前好感度-30,请继续努力!”

         云潇不满的撇了撇嘴,这重生者是个抖M吗?都这样打他了,竟然还只是下降了20点好感度,看来对他的伤害还不够啊!

         她思考了一下,决定继续折腾燕武帝。

         朝躺在床上瑟瑟发抖的刘美人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那刘美人不过二八芳华,生的娇俏可人,尤其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真是我见犹怜。此时听到云潇喊她,吓的眼圈一红,但却不敢惹云潇不高兴,下了战战兢兢的朝云潇走去。

         她是被扒光了抬到昭仁殿的,又不敢披燕武帝的龙袍,只能手捂着胸口夹着腿慢悠悠的蹭到云潇身边,燕武帝的角度刚好能将她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不由的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咕噜。

         云潇一手揽住刘美人的肩头,她一身雪肌玉肤揽入怀中,手指恰到好处的在她的腰眼处掐了一把,那刘美人双腿一软就半倒在了云潇的怀里。

         云潇一手揽了她柔韧的腰肢,一手轻轻的抚上她的额头、鼻尖,嘴唇,而后一路下行,直摸的刘美人浑身发抖,羞涩难当。

         不知道是此时皇后娘娘的眼神太过深邃勾人,还是有皇上在一旁围观的原因,刘美人只觉得自己浑身燥热起来,有种莫名的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兴奋。

         云潇见燕武帝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的所作为,不由斜斜勾起了唇角,捏住刘美人小巧精致的下巴,将她的脸搬过来,而后低头,在她唇上浅浅一吻。

         那一吻,只若蜻蜓点水,却隽永缠绵,回味悠长,刘美人甚至能感受到云潇留在她唇瓣上神秘的玫瑰花香。

         她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啊好害羞!脸好红!为什么明明同样是女人的皇后娘娘吻了她,她却一点都不觉得恶心,反而希望她永远吻下去……

         刘美人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整个人都晕晕的。

         云潇完全不知道刘美人的想法,只当她是被自己吓到了,脱下自己身上的凤袍裹住了她春光乍泄的身子,将她往后一挡,而后足间用力,在燕武帝的胸口上又是重重一踩。

         “皇上,你可看清楚了?这宫里的美人儿啊!都是属于本宫的——而你?要是敢背着本宫动她们一根手指头,就别怪本宫打断你的狗腿!”

         燕武帝早在刚才云潇吻刘美人的时候就已经石化了,他是一个很直很直很直的直男,百合什么的完全接受不来啊!

         尤其是,刚刚还在床上跟自己滚来滚去的小美人,转瞬间就被另外一个大美人抱在了怀里,当着自己的面卿卿我我,而自己却被打倒在地这种感觉,真的是恶心到不能再恶心!

         他愤怒的挣扎起来,试图从云潇脚下脱逃:“你!你混蛋!你恶心!”

         “叮咚!燕武帝对您的好感度降低10点,当前好感度-40,请继续努力!”

         云潇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转头捏了捏刘美人涨的通红的小脸:“哦?是吗?本宫的小美人可不是这样说的哟?”低头极情瑟的含了一下刘美人粉嫩嫩肉嘟嘟的耳垂,低沉而蛊惑的道:“小美人,你说——你是喜欢地上这个废物,还是喜欢本宫……”

         “臣妾……臣妾不知道……”刘美人羞涩的闭上了眼睛,扇子般纤长的睫毛不住的乱颤,脑袋却是往云潇的怀里钻,喜欢谁显而易见。

         燕武帝气的要吐血,激动之下激发了潜能,竟然从云潇的脚下逃脱了,向外打了个滚,从地上爬了起来。

         “叮咚!燕武帝对您的好感度降低十点,当前好感度为-50,任务达成!获得一千点经验值,请继续努力!“

         只见燕武帝原本变的精致立体的五官瞬间平淡了起来,一身的肌肉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扁了下去,而他的身体也似乎虚弱了很多,嘴角隐隐的渗出一丝鲜血来。

         她刚想说些什么,就听门外一声哭号传了过来,只见秋玉言突然出现在门外。

         瞧见燕武帝的惨状,一下撞开了云潇和刘美人扑到了燕武帝的身边,声嘶力竭的哭了起来:“皇上!您没事吧皇上!您若是出了什么事儿,叫臣妾和耀儿怎么办啊?耀儿还小,他不能没有您啊……”

         燕武帝看见有人情真意切的哭泣,眼神瞬间亮了,可在他看到秋玉言的面容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又垮了下去,不耐的推开了她:“朕没事。”

         秋玉言却不懂看他的脸色,心疼的替他穿上外袍,转头泪流满面的对着云潇抱怨了起来:“姐姐,妹妹知道你武艺高强,可是皇上好歹是您的夫君,是太子的父皇啊!你怎么能三番两次这样对他?就是不看在太子的份上,也看着你们十年夫妻的份上啊……”

         云潇连眉毛都没抬一抬,这些小婊砸,抢人丈夫的时候不想人家是什么结发夫妻,刚不过了又来打亲情牌,真的是一点节操都没有。

         秋玉言原本想从云潇脸上看到类似愤怒或者痛苦的神色,以往每次她和燕武帝在她面前秀恩爱,她都是那样的隐忍不发,而又痛苦不已。

         可是没有,云潇的脸上什么表现都没有,甚至抬了抬眉梢鼓励她说下去,她只心头的痛更深了:“妹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抢了皇上的宠爱,才使姐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若真是这样的话,妹妹给你磕头赔罪好不好?”

         说着她自顾自的跪了下去,脑门砸在地上砰砰响:“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抢走了皇上……可是这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啊,当真爱来临的时候,是谁也无妨阻挡的啊……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让云潇和刘美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燕武帝慢条斯理的将自己的外袍穿好,然后一拳头打飞了秋玉言。

         秋玉言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直接一口老血喷出了,血溅当场!

         燕武帝脸色黑如锅底,厌恶至极的看着秋玉言,一字一顿的道:“给、朕、滚、的、远、远、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