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超级宫斗系统(13)
        云潇根本没有想过什么以德服人。

         她从糙汉君那得到了一个持续24小时的“王霸之气”buff,如今天下大势已经尽数掌握在她的手中,根本不容他人置喙!这些朝臣,他们服便罢了,不服就是打野打得他们服。

         殿外马上就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一声声棍子打在肉体上的闷响让人心惊肉跳,好些年纪大了的捂着心口就直接倒了下去,好在云潇早就在一旁准备好了御医,绝不会让人在朝堂上死掉的。

         她转身回到龙椅之上,强行将众臣的视线拉了回来:“众卿可有事启奏?”

         满朝文武皆是一愣,殿外惨叫声地动山摇,皇后娘娘却这样泰然自若的问他们政务?

         此刻除了武将人人自危,谁还有那心思啊?而且他们认为云潇只不过是一个残暴,蛮不讲理,大肆敛权的贪婪女子,哪里有什么主持朝政的能力?

         一时间朝堂上落针可闻,场面瞬间冷了下来。

         云潇看着殿内众人的反应,不由的勾了勾唇角:“怎么?无事启奏?本宫却有好些事情要问你们!”

         她一手指了一旁面色青黑,满面怒容的丞相苏乾道:“丞相大人,你掌丞天子,助理万机,京中有人私卖官位,你竟不查,该当何罪!”

         那苏乾微微一愣,随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买卖官位的事情多年来屡见不鲜,在朝中早就已经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下不举上不纠,其根本原因其实不怪苏乾,倒要赖在燕武帝的头上。

         可是此事关乎皇帝的颜面,苏乾又岂敢辩驳,就是云潇要将这件事情全部赖在他头上,他也是一句话也不能多说的。

         原来燕武帝自继位以来,一直耽于美色,穷奢极欲,时不时便要大建行宫。数次出巡,动辄就是上百万两的花销,燕国虽然强盛,但建国毕竟不过数十年,经他如此挥霍国库早已亏空,入不敷出。

         燕太祖在位时施行仁政,摒除阶级之见,大肆发展商业贸易。而今历经几十年的发展,商人一跃已经成为大燕最有钱的一部分人。

         人一旦有了钱便想有权,尝尝那高高在上,颐气指使的滋味,于是买官之气盛行起来。就连燕武帝都暗中授权自己的心腹做起了买官的勾当,换得巨额的金银以供自己享乐。

         而那秋玉言的父亲正是他在江南倒卖官位的接头人!

         云潇看着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的苏乾,不由的一声冷笑:“尔等枉读圣贤书,见蠹虫啃噬国本竟视、而、不、见!说本宫一介女流罔顾朝纲,殊不知这官场早已经成为某些人中饱私囊私相授受之场所,君之不君、臣之不臣!敢问诸位一声,如此乌烟瘴气的朝堂,有什么脸面妄谈为天下,为苍生?”

         御史、太尉闻言立刻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三公全跪倒,余下臣子岂能再站着?满朝文武不由全都跪倒在地。

         云潇继续说道:“为君为官者,应该以兴邦利民为己任,而不是欺压良善,压榨百姓,自己安居一禺便敢唱天下太平。试问民之不富?国又何显?长此以往,只怕我大燕江山都要毁在诸位的手上!”

         满朝文武不知道是不是被云潇百分之八十胡说八道会被相信的属性给晃点到了,还是被云潇这大义凛然强行甩锅的口才给震慑到了,纷纷磕起头来:“臣等惶恐,臣等知罪!臣等惶恐,臣等知罪!臣等惶恐,臣等知罪……”

         云潇满意的看了看他们的表现嗯了一声,抬了抬手道:“诸位大人乃是我国之栋梁,数万人中脱颖而出才得站在本宫的面前,难道就不想做造福苍生,名垂青史的一代名臣,受千秋万代的歌颂和称赞吗?”

         瞬间有些年轻跪在朝堂最末的大臣神色开始动摇,脸色涨红起来。他们从前踌躇满志的附身科举,就是为了忠君报国,可是惨痛的现实让他们的宏图大志在岁月里湮灭,如今云潇的话重新燃起了他们心中的希望之火!

         云潇将那些人的神色看在眼里,继续说道:“本宫不是那种拐弯抹角的人,今日站在这里,你们就该清楚的知道,武帝已成过去,而我王氏执政的时代即将到来!本宫不管你们从前如何欺上瞒下,碌碌无为混吃等死,通通既往不咎。但从今往后,你们全部都要听我的——”

         此时郎中令来报:“启禀皇后娘娘,诸位罪臣皆已昏死过去,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处置,请皇后娘娘示下!”

         云潇瞥了满朝文武的表情一眼,见他们个个面色紧绷,似乎很紧张的等她发话,不由的微微一笑:“上天有好生之德,革去官职,将他们遣返祖籍,世代永不得再入京城!”

         郎中令得令:“是!”而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殿内的大臣们皆是松了口气,虽然革职逐出京城已经彻底断绝了整个家族的前途,可比起满门抄斩已经好的太多太多。要知道皇后娘娘凶名在外,一言不合可是要杖毙的!

         云潇知道这些人已经被她浑身上下散发的“王霸之气”给压制的服服帖帖,也不想再折腾他们,将定国公帮忙收集的朝政之中的当务之急分工指派之后,就命他们下朝了。

         碧痕早就在寝宫预备好了茶水和点心,见云潇一下朝,立刻端着茶水过来:“哎呀娘娘,你可回来了饿了没有?渴了没有……”

         云潇哑然失笑:“本宫不过是去上朝,又不是长途跋涉,哪里就让你紧张到这个地步?”

         碧痕却道:“娘娘说的轻巧啊,奴婢可是听说朝堂之上有人以下犯上,被郎中令大人杖毙了好几个呢!娘娘您自小志向远大,说要在战场上大杀四方,没想到如今在朝堂上也能叱咤风云,奴婢实在是太太太太佩服你了!”

         云潇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夸,不由的有些羞涩起来:“哈哈哈哈,是这样吗?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厉害,碧痕你可以的,很有眼光……”

         刚领着沈耀进来的沈熠满脸的黑线:“母后,你就不能稍微低调一点吗?耀儿都看不下去了!”

         云潇一把抱过肉团子似的沈耀,在他脸上捏了一下,逗的沈耀咯咯直笑。

         “怎么会,你看咱们耀儿眼光多好,这么小就知道母后才是最厉害的!”

         沈熠一把捂住了包子脸,拿云潇这种母后一点办法也没有。

         云潇带着沈熠和沈耀吃了早饭,下面的宫女来报刘美人已经在厅里等了一早上了,要给皇后娘娘请安,怎么也不肯走。

         云潇这才想起那个被她撩过小美人,前阵子忙没空接见她,这会不知道她来找她有什么事,想了想对那宫女道:“那就宣刘美人觐见吧。”

         不一会儿,宫女就带了刘美人进来了。

         她今日穿了一身藕粉色的宫装,带着同样颜色的宝石钗环,显得整个人青春洋溢,娇憨动人。

         一见到云潇,刘美人就拜了下去:“臣妾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眼波是婉转流连,神色的含羞带臊,配上那娇滴滴的声音,云潇瞬间头皮一阵发麻。

         ————————————————————————————————————————————————今天只有一更,我发誓,是懒癌先动的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