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超级宫斗系统(9)
        云潇从燕武帝的寝宫回到自己的凤藻宫,因为头顶楚楚可怜的buff,所有人都不自由的用充满怜爱的眼神看她。

         尤其是沈熠,甚至抱着她哭了一会儿,再三确认她真的没有受什么委屈才一步三回头的回到自己的宫里去。

         云潇决定接下来的十二个时辰都不出门不见任何人,等这个坑爹的buff时效过去再说。

         沐浴完毕后,云潇躺在贵妃榻上任由碧痕给她绞干头发,手捧着一串碧绿的提子一颗颗摘着吃,好不惬意。

         糙汉君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宿主,你是立志要成为女王大人的人啊,怎么能这样消极怠工呢?大晚上的咱们应该去刷燕武帝的好感度,而不是在这里浪费光阴啊!”

         云潇却不以为然:“你这种任务设定根本就是不合理的,你想想,我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是干掉燕武帝,自己当女王!那我还刷他的好感度干嘛?总之最后都会变成负数……”

         她这话说的糙汉君一愣,他仔细的思虑了一下,觉得云潇说的好对,完全无力反驳。

         他暗自盘算了很久,突然灵光一闪:“恭喜宿主开启主线任务,任务一:使燕武帝对您的好感度到达负五十。”

         云潇吃着提子差点噎着,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在床上蹦跶的玉佩:“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像你这样朝令夕改的系统?还能不能有一点操守和原则了?”

         糙汉君完全不以为然,反而卖了个萌:“昂昂昂!~俺不管,俺就是这么任性!宿主大人俺这是心疼你啊,你这般彪悍的人才,刷好感度什么的太屈才了,咱们还是刷负好感吧!”

         云潇不得以接受了他的胡说八道。

         因为比起装可怜博同情刷燕武帝的好感度,她还是喜欢这样简单粗暴的刷厌恶度。

         要让一个人厌恶你,实在是太太太太简单了。

         她收回了神思,朝着碧痕招了招手,碧痕有些困惑的凑了过来,只听云潇暗喽喽的问道:“你去查一查,皇上今天晚上有没有招人侍寝,要是有,马上来通报我!”

         碧痕以为云潇是嫉妒心理作祟,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此时buff的效果还在,让云潇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她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转身出去了。

         燕武帝晚上果然翻了宫妃的牌子,却不是他之前最喜欢的玉妃,而是一个叫刘美人的。旨意传下去,那头就开始准备着,将光溜溜的刘美人拿一条被子卷了送到燕武帝的寝宫去。

         云潇忍不住暗暗吐了个槽,大病初愈头一天,就这般按耐不住的找美人,看来也不是什么正经系统。

         她吩咐碧痕给自己梳妆打扮好,叫人抬了她火急火燎的就朝着燕武帝的寝宫昭仁殿去了。

         云潇下了撵舆,理了理鬓发,瞧着里头动静差不多了,也不顾太监宫女的阻拦,快步走到房门前,一脚就将房门踹开了。

         燕武帝此时正压在那年轻貌美的刘美人身上,衣衫褪尽,蓄势待发,就差临门一脚,被云潇猛的一吓,欲望瞬间消退,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他转头看见是云潇,一下子怒上心头:“皇后!你想干什么!”

         “叮咚!燕武帝对您的好感度下降10点,当前好感度-5,请继续努力!”

         云潇撇了他一眼,有些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皇上问臣妾想干什么?臣妾还想问问皇上到底想干什么呢!您大病初愈,御医都说了至少要静养半个月,可您呢?御医刚走就招人侍寝,当真是不要命了吗?”

         燕武帝霍然从床上爬了起来,不着寸缕的直视着云潇,胸膛不住的起伏着:“朕看皇后是嫉妒成性,见不得朕宠幸别的女子!”

         “叮咚!燕武帝对您的好感度下降5点,当前好感度-10,请继续努力!”

         云潇惊呆了,他本来背对着她,也瞧不见什么,如今这样暴露在她的眼前,还真的是辣眼睛。

         她立刻扯了件衣服丢到燕武帝的身上,不悦道:“皇上请注意自己的形象,如此衣衫不整成何体统!”

         没想到燕武帝闻言邪魅一笑,一手拽了云潇就将她扯进了怀里,低下头鼻尖挨着鼻尖的道:“皇后还在朕面前装什么纯情呢?你既不想朕宠幸别人,那就由皇后你亲自来伺候朕,如何?”

         说完还用力的搂了云潇的腰一把,小腹在云潇的臀上蹭了蹭。

         云潇只觉得有一万条草泥马从心头奔腾而过,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这个该死的重生者,不会是开启了什么种马任务了吧?见个人就发情很不好的啊!

         她立刻拿手挡在了燕武帝的嘴唇前,将他那张脸推的远了一些,讪笑道:“皇上您误会了,臣妾实在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

         燕武帝却不以为然,微微的勾了勾嘴角,将云潇正面对着他,抬手摸了摸云潇吹弹可破的脸蛋,笑道:“皇后放心,朕的身体好的很,保证让皇后你心满意足!”

         云潇整个人一阵发抖,不是害怕,不是羞涩,是气的。

         她云潇姐纵横各个世界数百年,这个凑不要脸的重生者,竟然敢跟她这么说话!是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啊!

         “呵……”她冷笑了一声,眼神从慌乱和不知所措瞬间变作了冰冷,曲起膝盖用力的顶向了燕武帝的下面,只听一声杀猪似的惨叫,燕武帝面如死灰的蹲了下去。

         门外的侍卫宫女太监都惊了个呆,皇后娘娘这也太彪悍了啊?一言不合就将皇上打成重伤啊。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其一是他们不知道皇后娘娘的态度,是夫妻间的小打小闹呢,还是打定主意要整死燕武帝。其二是皇后娘娘出身功勋世家,自小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他们这些人上前还真不一定能打的过她,反而把事情闹大。

         云潇深出了口气,回头瞪了那些围观的群众一眼:“嗯?”

         余下各人皆作鸟兽散,一刻也不敢停留。

         云潇这才回过头,很女汉子的将身前的头发往后一甩,而后一脚踩在了燕武帝的胸口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怎么样啊皇上,臣妾伺候的你舒服吗?要不要再舒服舒服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