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民国大小姐的报复(1)
        第十二章民国大小姐的报复(1)

         云潇回到书房中的时候,沈墨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当于寒光吻向她的时候,她清晰的听见脑海里突然传来沈默的声音:任务完成,是否立即返回。

         她没有犹豫选择了返回。

         沈默端坐在书案后面,单手支着下巴,眼角是挥之不去的困倦之意,口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啊……回来了啊,我以为你会迷失在那个世界里舍不得回来呢。”

         云潇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我一完成任务就回来了,半分钟都不敢在那个世界里待,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死在那个世界就得不偿失了。”

         沈默闻言一笑:“你倒挺乖觉。”只见他手掌一挥,面前就浮现了云潇的身体数据:

         姓名:云潇

         年龄:21

         性别:女(男)

         智力:51/100

         容貌:59/100

         体力:58/100

         武力:7/100

         技能:无

         特长:无

         魅力:22/100

         云潇注意到魅力那一栏似乎涨了。

         似乎是察觉到云潇的心思,沈默着道:“这次任务中于寒光和宋晨风都爱上了你,所有这两点魅力值是你应得的。这次任务你做的不错,委托人很满意,你获得了一点天赋点,你要加在什么地方?”

         云潇惊呆了:“辛辛苦苦做这么久任务,就一点天赋点?”

         沈默斜睨了她一眼:“怎么?嫌多啊?”

         云潇强忍住要揍他的冲动,挤出一丝苦笑:“呵呵……不嫌。”

         她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数据,智力、容貌、体力、武力……她思虑了片刻,开口道:“我决定加在智力上面。”

         沈默点了点头,面前的数据已经发生了变化:

         姓名:云潇

         年龄:21

         性别:女(男)

         智力:52/100

         容貌:59/100

         体力:58/100

         武力:7/100

         技能:无

         特长:无

         魅力:22/100

         “再次进入任务还是要休息一会儿?”

         云潇摇了摇头:“再次进入任务吧。”

         沈默点了点头,身后山河图风起云涌,云潇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云海卷了进去。

         尖锐的疼痛剧烈的让人想咬舌自尽,云潇抱着脑袋蜷缩在角落里,好半天才缓过劲来,不知道是不是接收剧情的原因,每次穿越都觉得脑子疼的要炸了。

         这次的任务是个民国的世界,原主还是叫云潇,是平城首富的独生女,她自小体弱多病,又无兄弟姐妹扶持,云老爷怕自己百年之后云潇会受人欺凌,便自小为她找了一个上门女婿云浩杰。

         云浩杰原本姓王,祖上是书香门第,父亲爷爷都是旧时候的秀才,后来家道中落,一家人艰难度日。一次,云浩杰的家乡暴发了洪水,田地庄家颗粒无收,饥荒中全家人都饿死了,唯有他一个人活下来,逃到了平城被云老爷所救。

         云老爷看他生的眉清目秀,行事作风有礼有节,不像寻常的小乞丐,便起了收养他的心思。而云潇更是在见到这个男孩子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他,眼里心里都是他。

         多年来,云老爷将云浩杰视如己出,不仅让云浩杰受最好的教育,甚至还送他出国留学,学习金融贸易,以便将来继承自己的家业。

         可这些好在云浩杰眼里全成了别有居心,他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云潇未来的上门女婿,他存在的意义不过是为了云家传宗接代。他厌恶云家,厌恶云潇,却不得不对她强颜欢笑,他觉得云家父女完全践踏了他男人的尊严。

         云浩杰本来想躲在国外一辈子都不回来,却在毕业之际收到了云家的来信,说云老爷时日无多,要他立即回国主持大局。

         就是在回国的路上,云浩杰认识了美丽大方的女主杨姗姗,两人迅速的坠入了爱河。她也是平城人,父亲是商行的老板,家境优渥。

         她留着时下最流行的卷发,穿着时尚的洋装,知书达理,且学贯中西,云浩杰和她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他觉得只有像杨姗姗这样受过新式教育的女人配的上他,而不是像云潇那样守旧、懦弱、只知道三从四德的女人!

         他在回国之后不久,云老爷便去世了,临死嘱托云浩杰娶云潇为妻,照顾她一生一世,云浩杰满口答应了。

         可是事后云浩杰却推三阻四,以戴孝为缘由,将婚事一拖再拖。云潇是个内向懦弱的女人,她从小养在深闺,对外面的世道人心一概不知的,她只道云浩杰是为了他们家好,便不敢催促。

         这厢云浩杰执掌了云家的家业,却和杨姗姗藕断丝连,二人日日写信以寄相思,天长日久这两人爱的无法自拔,常常私心约会,许下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的誓言。

         很快云浩杰就不满足于这样藏着掖着,他将杨姗姗带回了家中,和云潇摊了牌,说自己喜欢的是杨姗姗,从来都只当云潇是亲妹妹,希望她成全两人。

         杨姗姗也声泪俱下的请求云潇的原谅,称自己不是故意抢云潇的丈夫,实在是情难自禁,自己和云浩杰会把她当亲妹妹一般疼爱,照顾她一生。

         云潇向来沉默寡言,乍一听到这种话整个人都懵了,她相依为命的父亲去世了,从小定下的未婚夫却爱上了别的女人,她觉得自己的天一下子就塌了下来,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下来。

         云浩杰却嫌她哭哭啼啼的,觉得自己已经将情况跟她说的很明白了,并且已经表示要养她一辈子,仁至义尽了,便不再理会云潇的感受。

         云潇日日缩在自己的院子里,看着自己的家变成了那对狗男女的爱巢,时不时还要被那两人秀恩爱,喂一把狗粮。她本来身体就不好,被他们这样一气,郁结于心,病一日重似一日,没几个月便病的不成人形。

         偏偏那个杨姗姗还嫌她死的不够快,占了自己的未婚夫,自己的宅子还不够,竟然还安排自己的表兄她相亲!

         那表兄年过三十,早年妻子难产死了,家里还有两个七八岁的孩子,杨姗姗竟然说她身体孱弱不适合生产,她嫁过去可以当现成的母亲,且她表兄年长云潇十几岁,定会对她呵护备至等等。

         云浩杰听了大赞杨姗姗善解人意,也不顾云潇的感受,当下就要安排二人见面。

         云潇到这时才看清这两人的真面目,口口声声说着为了她好的话,其实全是假仁假义。云浩杰忘恩负义,负了她娶别人,竟然还想把自己嫁给一个鳏夫,她自小被云老爷捧在手心,哪里受得这样的侮辱,羞愤交加之下,一根白绫悬了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