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魂穿
        沈墨似乎料到我会这么说,也没有继续踩我,走回书桌后面把脚架在桌面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沙漏摆在了桌子上。

         我忤逆了他的要求,心下有点慌:“你你你,又要干嘛?我跟你说这种事情是要你情我愿的,强扭的瓜可不甜……”

         他点了点头:“所以我给你时间考虑。”他抬了抬眼,眸光落在桌子上的沙漏上,似笑非笑。

         “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要么签订契约为我办事,要么……灰飞烟灭,你自己慢慢考虑吧,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强人所难……”

         说完他双手往脖子后面一垫,闭目养神了起来。

         我气的牙根直发痒,想冲过去打他又怕打不过。想着自己做人的时候苟延残喘,到死了还要任人宰割就很想哭,眼泪哗哗的流。

         沙漏里的沙子不知道为什么,才一眨眼的功夫就流了一半多,期间沈墨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一眼,声音里满是困倦:“还有一刻钟。”

         我吓的赶紧擦干净眼泪,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书桌后面摇沈墨的手:“你那个什么契约赶紧拿出来!我可不想灰飞烟灭啊!”

         沈墨笑了,没骨头似的伸了个懒腰,朝我勾了勾唇:“你刚刚不是还挺硬气的吗?”

         我抽噎了一下:“适当的反抗一下还是要的。”

         他也不多说废话,慢条斯理的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和一盒印泥,拉过我的手啪叽一下按在了印泥里,又啪叽一下按在了那张纸上,对着风吹了吹,看都不给我看一眼,就塞进了抽屉里。

         我看着自己红艳艳的手掌有点愣神:“这?就完了?”

         他嗯了一声:“完了啊。”

         我有些着急:“你刚才不是说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我就要灰飞烟灭了吗?”

         沈墨大笑一声,再次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这你也信?”

         我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气死过去,怎么又被他骗了?无论是人生还是鬼生都是满满的恶意啊。

         做任务之前沈墨给我科普了一下专业知识,他本来是个很牛逼的大能,由于某种不可说的原因被封印了修为,需要灵魂的愿力疗伤修行,他用人间的书籍创造了三千小世界,而我则负责帮书中的人物完成心愿,使他们心甘情愿的交出自己的灵魂和原力。

         “完成心愿?”我不屑的笑:“要我去假扮圣诞老公公吗?”

         沈墨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你这种掉以轻心的样子,我敢打赌你一个任务都完不成。奉劝你一句,我所说的一切都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你之前的……嗯,三百八十六个都因为任务失败而永远消失在了那些世界里,我可不希望我辛辛苦苦找来的你,一个回合就把自己玩死……”

         原本有些不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后背一阵发凉,其实我内心深处早已经确信了他的话,只不过性格中的逆反因子让我不肯就这样乖乖就范。

         我说:“那好吧,什么时候开始任务。”

         他点了点头,赞了句:“识相。”手一挥,眼前凭空浮现一排小字,竟然是我的身份信息。

         姓名:云潇

         年龄:21

         性别:女(男)

         智力:47/100

         容貌:59/100

         体力:58/100

         武力:7/100

         技能:无

         特长:无

         魅力:20/100

         “这是你进入任务的身体数据,只有完成任务获得奖励点才能上升,若是任务失败,你瞬间就会被那个世界扼杀,祝你好运啊……”

         沈墨的声音飘散在风里,而我已经被他身后的山河图卷了进去。

         书穿这种事情我其实在网络小说里看的不少了,一般委托这种任务的都是书里的炮灰,死后怨气很重才找人帮忙报复。而我的任务就是成为那些人,逆转他们的杯具人生。

         头疼的像是要裂开,像是有什么人拿着小锤子在我脑门上敲,睁开眼,空荡荡的房间,老旧的家具,而我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脑门热的可以煎蛋。

         我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本能的走进一间房间,锁上门倒在床上开始接收这一次的剧情。

         可能由于是第一次的缘故,任务其实不算太难,总的来说就是两个好姐妹同时爱上一个男人,其中一个被炮灰惨死另外一个则踩着好姐妹的尸骨跟男主双宿双栖的故事。

         原主的名字叫陈潇,就是那个炮灰,而女主是她的同学兼好朋友。

         这具身体的主人今年才16岁,在县一中念高二,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她平时性格内向,不擅言谈,唯一谈的上的朋友就是同桌刘倩倩,也就是书中的女主。

         她爱上了同校一名叫做宋晨风的男同学,女主知道之后主动提出要帮她告白,自作主张的去拦宋晨风并大声说出:陈潇喜欢你。

         宋晨风是校草加学霸,在学校很受欢迎,追他的女生如过江之鲫,陈潇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女生们骂她不知廉耻,在她的抽屉里丢垃圾,把她的课本撕烂,甚至堵在回家的路上将她毒打一顿。

         陈潇知道刘倩倩不是故意的,所以并没有怪她,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谁知刘倩倩知道了以后,当着全班人的面说:“陈潇喜欢宋晨风,有什么错,不许你们任何人欺负她,”

         正是这句话把陈潇推入了万丈深渊,那些喜欢宋晨风的女生听后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起了陈潇,连带着刘倩倩也不能幸免。

         她性格倔强,有次体育课上当着宋晨风的面大声质问道:“陈潇不过是喜欢你,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宋晨风大怒,以为陈潇纠缠不休对着她道:“你听着,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的。”

         学校的风言风语传的很快,陈潇因为早恋被学校开除了,而事件的男主宋晨风因为是校长的儿子没有受丝毫的影响。

         陈潇被学校开除,父母知道之后一怒之下将她赶出了家门,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身无长处,除了去餐厅端盘没有别的办法。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见不到宋晨风了,没想到在半年后的一天,她竟然看到刘倩倩很宋晨风手挽手的出现在她打工的餐厅里,俨然是一对亲密的情侣的样子。

         她拉住刘倩倩质问她为什么,刘倩倩一脸羞涩的道:“陈潇我知道我们是最好的姐妹,但……有些东西是不能分享的,请你祝福我们。”说完就挽着宋晨风扬长而去。

         原来他们两人早就相互吸引,只有她傻傻的做了挡箭牌。

         陈潇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万念俱灰,那天晚上她喝了很多的酒,回家的路上被一群小混混拖进巷子里轮爆了,花一样的年纪因为错信朋友惨死在了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