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将军嫡妻还魂归来(6)
        她抱着被子不住的喘息起来,被梦里的景象惊的说不出话来,三个男人一个女人幸福快乐的生活,怎么都让人接受不来。百度搜索:

         不过她很快就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在那个梦境里,她分明走了个过场就一命呜呼了,可事实并不是这样,她不只没死成,还活生生的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云潇百思不得其解啊。

         “潇潇,你醒了啊?”一道温柔的男音从外面传来,孟云潇转过头,就看见江飞白一袭白衣,手上端着个白瓷的碗,笑吟吟的走进屋来。

         孟云潇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精致的屋舍,身下是高床软枕,而江飞白那个样子,分明是来喂她药来了。

         这个人还真是,她不过随口一说,他还真就照做了,可是她一看到她那张脸,就想起梦里的场景,他竟然跟那个害死她的女人滚作一堆,想想都让她浑身难受起来。

         她半坐起来直往后缩,朝着江飞白道:“你不要过来,药放旁边桌子上,我自己喝!”

         江飞白一愣,随即一脸受伤的望着她:“潇潇,你怎么了?之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一醒来就变成这样……”但还是听话的把药放在了床边的小桌子上。

         孟云潇看也不看他,端了药碗就喝,那药还真是苦,但是为了身体又不得不喝,一碗药下来,难受的她直皱眉。

         江飞白看她蹙眉的样子,心里就隐隐作痛,他抬手想来触碰孟云潇的眉心,被她一手挡了回去。抬眼望去只见孟云潇正直勾勾的望着他,眉目是他从未见过的清冷。

         只听她淡淡道:“听说,你很爱我?我是你最心爱的女人?”

         江飞白不明所以,但还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对啊,潇潇,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啊,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孟云潇眸色更深了一些:“你爱我,还和我的仇人滚床单?”

         江飞白歪了歪头:“滚床单?”

         孟云潇也惊觉自己好像说了什么奇怪的话,清了清嗓子:“敦伦。”

         江飞白闻言,整个脸涨的通红,他猛的靠近了孟云潇大声道:“你这可不能胡说啊!我什么时候跟别的女人敦伦了?我可是为了你一直守身如玉啊!”

         孟云潇冷笑一声:“哼!我明明都看见了!”

         江飞白好奇的看着她:“你从哪看见的?”

         孟云潇指着他鼻子,气势丝毫不减:“我刚才做梦的时候都看见了,不止你,就连徐元良、庞禹宁,都喜欢那个女人,你们四个人睡一张床……”

         剧情太狗血,她都说不出口,梦里的情景太真实了,想起来她都气的眼圈发红:“我都被人害死了,你们这些不要脸的还一个个的护着那个叫姚雪茹的女人……”说着她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给了江飞白两巴掌。

         “哎哟!你打我干嘛啊……”江飞白听的愣神,一个没注意被她打了个正着,俊秀白皙的脸颊上瞬间多了两个红艳艳的巴掌印。

         他捂着脸疼的直叫,心说这小妮子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大,敢情是做了这么一个腌臜的梦,可是这做梦的事情她怎么还当真呢?肯定是先前在棺材里闷坏了。

         他着急的一边来抓孟云潇的手,安慰她道:“做梦怎么能当真呢?梦和现实是相反的。”一边暗暗将徐元良和那个叫姚雪茹的记恨上了。

         孟云潇被他抓着双手,也动不了,有些不相信的看了他一眼:“真的吗?”

         江飞白好声好气的将她拥在怀里,陪着笑脸道:“肯定啊,本座什么时候骗过你?你看看,你给本座脸上打的?都不能见人了,可是本座说过一个不字吗?本座连火都不舍得冲你发……本座那么爱你,又怎么会喜欢别的女人呢?”

         孟云潇看着江飞白脸上的红巴掌,有些内疚的点了点头,伸出冰冷的手掌将他两颊贴住,想给他止疼,脸上的困惑却似乎不减:“嗯,算你说的有道理吧……可是徐元良确实给我下毒害我死了呀……我怎么又活了……你帮我看看,我还是人吗?”

         江飞白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伸手覆在她贴着他双颊的手上,掌心传来女子柔嫩水划的肌肤让他心情大好:“刚才你昏睡的时候大夫都已经给你检查过了,活生生的,除了伤寒和外伤,没有半点不对的地方啊。”

         “嗯……”孟云潇沉吟了片刻:“好吧,我的仇人谱里暂且将你划去吧,但是徐元良、姚雪茹、庞禹宁这几个肯定不能这么简单就放过他们!”

         她眼神阴狠的瞪着江飞白,仿佛将他当做了自己的仇敌一般,恨恨道:“徐元良,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亏我对你一片痴心,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对我下毒!还有你,姚雪茹,你这贱人,踩着我的尸骨心安理得风流快活,还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庞禹宁你就是个瞎子,打我不说,这样不堪的女人你也看的上!”

         她一口气噼里啪啦说的一大堆江飞白听不懂的话,末了实在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慨之情,又是一拳头砸在了江飞白的面目上。

         只见哗啦啦两条鲜艳的鼻血,从江飞白的鼻子流淌的下来。

         江飞白愣愣的看着孟云潇,脸上的红艳艳的两个巴掌印,鼻尖还流淌着两条鼻血,忽然很想哭。

         他好心好意去救她,没招谁也没惹谁,为什么受伤的全是他?

         徐元良!本座与你不共戴天!

         孟云潇这时候才察觉出自己的不对劲来,看着面前一脸幽怨的江飞白,惊呼一声,赶紧找东西去给他擦鼻血,嘴里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你的,我就是一时气不过……”

         江飞白任由着孟云潇将他按在床上,握住了她给他擦着鼻血的手绢,扁了扁嘴道:“潇潇,你不要自责,为了你刀山火海我也敢去,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

         不是说不算什么吗?你这眼中含泪欲言又止是几个意思?

         孟云潇只能看着他,尴尬的笑了笑:“哦,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