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将军嫡妻还魂归来(8)
        徐元良握住了姚雪茹的肩膀,整张脸阴沉的厉害:“是!在我眼里跟你相比,她的命一文不值!我不杀她,她就要杀你,我别无选择!”

         “不!”姚雪茹奋力的挣扎起来,秀丽的脸上满是惊恐:“不!你可以选的!你跟她在一起,放我走,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徐元良的眼神倏然阴云密布:“是不是庞禹宁跟你说了什么?我告诉你!我就是死也不会放开你的!”

         姚雪茹被他的眼神吓的气势顿时一弱:“你简直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徐元良闻言低低的的笑了起来,但那笑阴沉、恐怖,比哭还要吓人:“呵呵……是啊,我疯了……我早就疯了……这都是被你逼疯的!”

         他一把将姚雪茹拽进了怀里,贴近她的脸:“我那么喜欢你!喜欢到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可你呢?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一点点……”

         “我……”姚雪茹忽然觉得心头一阵刺痛:“我不是故意的,可是爱情这种东西不是我能控制的啊……”说着大滴大滴的泪珠从她的眼眶中滑落。

         是啊,她明明这么喜欢庞禹宁,可是他怎么就不能也喜欢她一点点呢?

         徐元良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忽然低下头猛的堵住了她的嘴唇,粗暴的掠夺着她的气息。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是那么喜欢她,喜欢到可以不顾一切,可是她的心为什么还是不属于他呢?他不甘心……

         姚雪茹被徐元良的吻惊的半天反应不过来,只能被动的承受着那带着惩罚性的亲吻,整个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思考不了。

         她穿越前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其妙就穿越了。徐元良是她来到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男人,也是第一个说喜欢她并吻她的男人,可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内心并不喜欢他,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许久,徐元良才松开她的嘴唇,长时间的接吻导致这两人都呼吸不畅。姚徐茹的脸涨的通红,唇瓣也因为被蹂躏而红肿着。

         徐元良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捧着她的脸深情的道:“雪茹,你看着我的眼睛,你心里其实是有我的对不对,否则你刚才怎么不推开的呢?只是你这个傻丫头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不远处的一颗树冠里,孟云潇啃地瓜干的动作顿了一下,低声啐了一口:“大哥,你劲这么大,人家也得推的开啊!”

         一旁的江飞白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偷偷摸摸的从她手里的纸袋里摸出一根地瓜干塞进嘴里。

         姚雪茹被徐元良的话弄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他说的对还是不对,她已经被他的吻扰乱了心弦。她讷讷的看了看徐元良,撇开了徐元良抓着她的手:“徐大哥,我的心好乱,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说完失了魂般的往回走,只留下徐元良长久的站在原地,对在姚雪茹的背影怅然若失。

         江飞白见这热闹看的差不多了,拿胳膊肘子拱了拱孟云潇:“潇潇,看的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大晚上的多没劲啊。”

         自从孟云潇病好了以后,整个人变得特别的暴躁,对他一点也不好,还老威胁他,要是一点不顺着她的意思,她就要离家出走,搞的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不,她想看看徐元良那个负心汉在搞什么鬼,他就是一千个不愿意,大晚上的还得陪着她骑树干。

         孟云潇啃着地瓜干,盯着江飞白的眼神特别的不怀好意,在她的梦里江飞白可是对那姚雪茹先恨后爱,虐身虐心的,是她三个男人中的一个啊。

         思及此她一把拽住了江飞白的衣领子:“你说,你看到姚雪茹有没有恨的牙痒痒的感觉,恨不得撕开她的衣服对她那样那样?”

         江飞白觉得自己好冤枉:“天地良心啊,那对狗男女害的你吃了这么多的苦,我当然恨她了,可是我为什么要撕开她的衣服对她那样那样啊!”

         孟云潇一脸不信:“谁知道你们男人脑子里怎么想的,徐元良都能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来杀我了,你怎么就不能对她有想法呢?别跟我说什么你对我心天地可鉴,我根本不信这个。”

         江飞白要被她的强盗理论气死了,凭什么徐元良对不起她,他就得跟他一样是个坏男人啊?这女人脑子根本扯不明白。

         他不想再跟她纠缠这个话题,换了个话头跟她说道:“我们大晚上的在人家院子里盯梢到底是要干嘛?你到底要怎么对付他们啊?”

         孟云潇很认真的对江飞白道:“徐元良给我下毒就是为了和这个女的在一起,我偏不让他们在一起。”

         江飞白被她这煞有其事的样子唬的一愣一愣的,只听她又道:“那个庞禹宁不是要帮姚徐茹逃走吗?咱们就帮他一把……”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姚雪茹也暗暗的收拾好了行礼,她只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裳,徐元良送她的贵重礼物她一个也没拿,她不想欠着他的东西。

         虽然她还是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徐元良,但却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逃脱他的桎梏。她不是这个时代那种三从四德的女人,她不能为了一个男人失去自己的尊严和自由,就算他是真的爱她,也不能强迫她成为他的笼中之鸟。

         正在她思虑只见,一颗石子悄无声息的落在她的脚边,她拾起来一看,那颗石子竟然包裹着一张字条,只见上面写着:“天黑之后,后花园假山后。”

         她心中暗暗一惊,难道是他?

         夜慢慢的黑了下来,将军府里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傍晚的时候江飞白就在孟云潇的指挥下,运用他神出鬼没的轻功在将军府里各处用水里都下了蒙汗药,这会府里大多数人都睡的人事不知,只有大将军徐元良和他的亲卫还清醒着。

         因为他在做完那些事情之后,易容成一个侍卫的模样,拿着一张孟云潇写好的情书去找了徐元良,并且把自己“偷听”到姚雪茹今晚要和庞禹宁私奔的事情告诉了徐元良。

         徐元良当场就炸了,提着剑要去找庞禹宁理论,却被江飞白给劝住了:“将军,不要冲动,就算您现在去找姚小姐理论,她也不一定会说实话。将军您为了她付出了这么多,难道就不想知道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吗……”

         徐元良闻言才渐渐的冷静下来,决定按兵不动,暗中监视姚徐茹的一举一动。

         果然天黑之后不久,姚徐茹就背着个小包裹去了后院的假山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