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将军嫡妻还魂归来(9)
        她蹑手蹑脚的躲在那座被庞禹宁推过的假山后面,有些忐忑的四处张望,夜色沉沉,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吓的她又马上缩了回去。ksany8uncsu

         她很怕被徐元良的人发现,她不敢想象他知道她偷跑时的样子,不过好在这一路虽然惊险,倒是一个下人都没看到。她怀抱这那个包裹,开始幻想一会儿见到庞禹宁的样子,不知道他会不会正眼看自己……

         姚雪茹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转头的时候发现身边突然站了个人,吓的她差点喊出来。

         只见那人一手捂了她的嘴巴,低声在她耳边道:“姑娘,别喊,奴婢是庞将军派来接应您的……”

         她身量比她略矮一些,靠近的时候能闻到一阵淡雅的熏香,姚雪茹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啦了来人的袖子喜悦道:“这位姐姐,你说是庞禹宁让你来接我的?”

         那人点了点头:“将军怕姑娘路上有危险,特派了奴婢来引路……”

         徐元良闻言满脸的阴云密布,捏着剑的手指差点将那青铜剑柄捏碎:“好、好的很!庞禹宁,你竟敢在我的府里安插眼线!”

         江飞白扮演的侍卫在一旁让他稍安勿躁:“将军,不要冲动,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徐元良冷哼了一声,见姚雪茹已经跟着那个丫鬟打扮的人往后门走去,便道:“跟着他们,我倒要看看庞禹宁到底存了什么样的心思!”

         江飞白也不说话,挥了挥手手,身后一群将军亲卫鱼贯而出,轻手轻脚的跟在了她们的后面。

         那个丫鬟打扮的人自然是孟云潇,她心知徐元良就在身后盯梢,带着姚雪茹大摇大摆的出了将军府的后门,乘上一边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就朝着城外小河边去。

         马车启动的瞬间,姚雪茹的心跳快的几乎要从嘴里跳出来,她没想到他们这样轻而易举的就出了将军府,她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要承受徐元良的禁锢呢。

         孟云潇见她目光呆滞的望着将军府的方向,有些揶揄的拿手肘顶了顶她:“姑娘这是舍不得吗?要是您实在舍不得,奴婢这就送您回去?”

         徐元良正用轻功飞至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闻言迅速的竖起了耳朵,只听姚雪茹嗔怪的叫了一声:“瞎胡说什么啊……我哪有、舍不得……我知道觉得他对我这么好,我就这样走了,是不是不太好……”

         他心中一跳,鬼使神差的就落在了那马上才顶上,他武功高强,车厢里的那个两个人竟是丝毫也不察。

         孟云潇笑了一声:“既然徐将军对您这么好?那您为什么还要走呢?恕奴婢多一句嘴,徐将军和我们将军,您到底中意哪一个啊?”

         她这样直白的问话,倒把姚雪茹弄的很不好意思,但听她那句我们将军,又便觉得这是个可以亲近的人,即便对她说了也无妨:“我只是将徐将军当做普通的朋友,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在一起……只是一见到你们将军,我的脑子就不受控制了,只想看着他,对他好,其他的什么都顾不上了……”

         孟云潇闻言,笑的更厉害了一些,她心知那马车顶上落了个人,这会儿该是气的牙痒痒了。她一想到他气的要死,却不得不隐忍的样子,便觉得心头一阵痛快。

         马车平稳的行驶了半个时辰,出了城来到小河边的一颗大柳树下面,孟云潇提前让姚雪茹下了车,细细叮嘱道:“前面就是将军和姑娘约好的地方,奴婢不能让人看出马脚,这便先回去了,姑娘一路上要保重……”

         姚雪茹含了泪眼于她道别,抱了包袱一个人往大柳树走去。

         徐元良见状立刻从马车顶上跳了下来,隐匿在了她的身后。

         姚雪茹怀着雀跃的心情,欢快的朝不远处的大柳树那边跑,除了初见,徐元良从未见过她如此开怀的样子,心不由的皱成了一团:“姚雪茹……离开我,就让你这么开心吗?”他一呼吸全是刺痛。

         庞禹宁在柳树下已经恭候多时,他今日褪去了惯来的武将打扮,一身黑色锦袍在月光下显得俊朗挺拔,气度不凡,冷酷的眉眼也似被这明月染上了一丝温柔。

         他看着气喘吁吁的姚雪茹笑了一声:“你来了。”

         姚雪茹看着他的眼睛,脸上就是一红,实在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的点头:“嗯!”

         庞禹宁心思通透的很,他恶名在外,从来没有姑娘敢和他说话,见她那含羞带臊的样子一时也觉得新鲜,便也不十分冷淡:“你先歇息一下,马车很快就到了,你要去哪里,我差人送你上路。”

         姚雪茹感到一股热流涌上心尖,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和颜悦色的对她说话,他不生气的样子真好看……

         徐元良藏在他们身后的树丛间却是惊骇莫名,别人不知道,他还不懂得庞禹宁的心思吗?送你上路……傻丫头,他这是要只置你于死地啊!!

         他猛的从树丛里跳了出来,朝着庞禹宁怒喝道:“禹宁!我不许你伤害她!”

         姚雪茹乍一看到徐元良,吓的一下扑进了庞禹宁的怀里,因为过度的害怕,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徐……徐大哥,你怎么会在这?”

         庞禹宁见姚徐茹乖顺的依偎在旁禹宁的怀里,只觉得心如刀割,可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雪茹,你乖,快到徐大哥这来,他要杀你啊!”

         庞禹宁闻言,眉心一跳,这徐元良倒是还有点脑子,知道他所想。思及此,他邪气的勾了勾唇角,故意伸手揽了揽姚雪茹,朝着徐元良冷笑道:“老徐你说什么?我为什么要杀她?徐茹妹妹善良可爱,我疼她还来不及,为什么要杀她?我看……你是见不得我们两情相悦,长相厮守吧?”

         姚雪茹闻言,整涨脸一下涨的通红,她小声的嗔怪着:“庞禹宁,你瞎说什么呢……”

         庞禹宁霸道的将她往身后一拦,转头亲昵的在她耳边咬了一下耳朵:“他明知道你对我有情,却对你纠缠不清,我才要看看他是什么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