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宫女悍妻傻白甜(9)
        云潇已经三十岁了,还是一张娃娃脸,又呆又老实的样子,只是一双黑葡萄一般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显出一丝促狭来。

         待人都走远了,穆寒言才转头委屈的看着云潇,指了指自己被抱住啃的都是口水的靴子,可怜兮兮。

         云潇见他那个样子,抱着肚子直笑,许久才直起腰来,吹了两声口哨,把大宝和二宝给叫回来。

         穆寒言牵着云潇,云潇牵着穆大宝和穆二宝,一家四口在雪里慢慢的走。

         这些年穆寒言完全忘记了老了没人送终这件事情,照顾两条狗和一个云潇让他精疲力尽了,没有空想那些让人心塞的事情。

         云潇在雪里蹦跶着走,弄的身上都是雪沫子,穆寒言担心她湿了鞋,冻着脚趾头,求爷爷告奶奶的把她哄到自己背上,背着回家。

         云潇搂着他的脖子,顽皮的把用热乎乎的圆脸去蹭他冻的有些冰凉的耳朵:“暖和吗?相公!”

         一冷一热的交替,有种麻酥酥的痒,穆寒言微笑:“暖,很暖,可以了吧。”

         这些年穆寒言早就褪尽了一身少年意气,变成了一个居家好男人。

         云潇点了点头,脸埋在他肩膀上的毛领子那蹭蹭蹭,半晌忽然问了个问题:“相公,我几岁了啊?”

         穆寒言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这么问,顿了顿道:“三十岁了。”

         “这样啊……”云潇若有所思:“那我很老了啊……”

         穆寒言哑然失笑,三十岁,风华正茂,怎么会老?但是他知道云潇说话方式和平常人不太一样,她这样的语气显然是有下文的,于是耐着性子应承下来:“是是是,然后呢?”

         云潇忽然一把拧过穆寒言的脸,很兴奋的道:“我们告老还乡吧!”眼底都是亮晶晶的光。

         “咳咳!”穆寒言被她突如其来的想法呛了一下:“告老还乡?”

         拜托,他才二十九岁好吗?告什么老?

         云潇看出他神色间的诧异,显然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可云潇这样做也是有她的用意的。

         朝廷是个是非场,穆寒言这种身居高位,又没有家底的人,其实是很难立足的。他能平安无事到今天,靠的无法是皇帝的宠爱。

         这些年,皇帝几乎将他身为一个太监能获得的荣耀全都给足了,这其实早就有些过了。有句话叫见好就收,云潇不想等到皇帝卸磨杀驴那天才跟穆寒言两个人仓皇逃命。

         毕竟他们现在不是两个人了,还有两条狗呢!

         为了一家人的生命安全,她决定撺掇穆寒言提前告老还乡。

         穆寒言是多聪明一个人,怎么会不明白云潇的意思,略微犹豫了一下,便上了辞官的折子。

         云潇笑的眉飞色舞,二话不说就装了病。

         满朝文武面前,穆寒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倒在皇帝面前:“臣向陛下乞骸骨。”

         满屋子官员脸上表情都很古怪,三十岁都不到就乞骸骨,不怕闪了舌头吗?

         皇帝其实早就收到了折子,但实在不想穆寒言走,只好装出满脸诧异的样子:“爱卿这是为何?你正值壮年就辞官也太早了些吧?”

         穆寒言声泪俱下:“微臣的妻子得了重病,药石无灵,大夫说最多还有两年的寿命。她前半辈子都在皇宫里度过,嫁给微臣之后也只是待在燕都,平生唯一的愿望就是和微臣一起走遍大江南北,看尽天下美景。臣身为她的丈夫,如果连她这点心愿都满足不了的话,他日有何颜面去九泉之下见她……”

         也许是穆寒言哭的太认真,太动情了,把铁石心肠的皇帝都给哭伤感了,最终同意了他辞官的事情,还赐了黄金千两,天山雪莲、千年人参等名贵药材,让他回家陪媳妇儿看病去了。

         云潇用十天的时间散尽了家奴,变卖了屋舍,怀揣着满满当当一叠银票,牵着两条狗,和穆寒言一起离开了燕都。

         刚开始的两年他们周游天下,将名山大川都玩了个遍,云潇寻思着自己差不多该“死”了,便和穆寒言选了一处景色宜人的小山城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这一生穆寒言都待云潇如珠如宝,两人相扶相依近一甲子,穆大宝和穆二宝已经去世几十年了,现在满屋子撒欢的都是他们的子孙后代。

         云潇老的牙齿都掉光了,颤巍巍的用桃木梳子将穆寒言雪白的头发梳到头顶,挽成一个圆圆的发髻。

         穆寒言最近脾气有点大,总是耍赖让她给他梳头,人老了总是比较幼稚。

         她很仔细的将穆寒言的头发梳顺,看着他花白的发丝,忽然想到一句诗:“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

         穆寒言微笑着扬起了嘴角,用苍老的手拍了拍云潇的手背,安静的闭上了眼睛,阳光温柔的洒在他的脸上,仿佛在亲吻他的睡颜。

         云潇看了看他安详的面庞,忽然有一滴泪从眼角滑落,她将头埋进了穆寒言的怀里,轻声呢喃:“楚云潇,你说过的一辈子,我做到了……”

         云潇再次回到了书房里,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掏空了一样。

         她若有所思的抬起头,忽然看到前方一抹无暇的白色。

         这个书房里,竟然会有个人?!她之前两次分明一个人影都没看到过啊!

         那安静的趴在书桌上睡的人事不知的白衣男子,除了沈默,当然不会有别人。

         沈墨已经在这个书房里等了云潇六年,任务世界和现实的时间比例是一比十,久的他都快要睡成雕塑了。

         一阵灵魂波动将他从沉睡中唤醒,睁开眼,入目是云潇那双人畜无害的黑眼睛,他轻轻的勾起唇角露出一抹醉人的笑意:“你回来了?”

         云潇被他这样盯着看,只觉得心脏一阵紧缩,明明是纯净如莲的俊美少年,为什么会有种冤家路窄的即视感?

         她磕磕绊绊的道:“唔……我们认识吗?”

         沈墨懒洋洋的睨着她,眼中的笑浓到化不开:“认识,怎么不认识?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