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宫女悍妻傻白甜(8)
        韩潮声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唯有他自己的心跳声跳个不停。满眼都是穆寒言雪白的胸膛,艳丽的红梅,还有那低沉魅惑的声音。

         韩潮声的脸一下涨的通红,脑子一片空白,他顾不上甩脱腿上的云潇,伸出手,目光痴迷的看向穆寒言:“阿言……”

         穆寒言一步挨近了他,抬手点在了他樱红的唇瓣上,轻轻嘘了一声:“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

         韩潮声瞬间红了眼眶,一手揪住了穆寒言的衣袖,心里的委屈全都表现在了脸上:“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的,你不要这样对我,我会好伤心好伤心的……”

         穆寒言轻轻的印了一声:“嗯……其实我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被你绝世的容颜所打动了……只是我一直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才这样对你。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内心,这个女人不过是我找来麻痹自己的工具罢了,现在她没用了……”

         韩潮声闻言,一脸激动:“真的吗?阿言,你说的都是真的?”

         穆寒言温柔的笑着点了点头,手却渐渐的摸向他的后心,趁着韩潮声多愁善感之际,一个手刀砍晕了他。

         韩潮声白眼一翻,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

         云潇立马松了口气,赶紧擦干净眼泪,一下从地上爬起来:“哎呀妈呀,吓死我了,这家伙看起来脑子不好使,力气咋这么大呢。”

         穆寒言也一边把自己的衣服撸上去,整理着自己被韩潮声弄皱的衣服,不悦道:“就是说啊,还要你相公我牺牲色相,才将他制服。”

         云潇忍不住吐槽:“还不是你,打个仗也能惹出风流债来,幸亏我机智,不然我们俩都要完蛋了啊……”

         穆寒言:“娘子说的对,娘子智谋卓绝,娘子英明神武……”

         那些提着刀的守卫觉得好尴尬,纷纷把刀又收了回去。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商量好的?明明之前一副闹掰了的样子啊!他们俩一唱一和的样子……好贱哦。

         穆寒言不知道自己高冷的形象已经全部毁掉了,他只觉得自己跟云潇好合拍,似乎心意相通。

         果然是夫妻同心吗,他开心的握住云潇的手,两个人手拉手的回去了。

         至于韩潮声,穆寒言半夜里叫人把他给替换了出来,灌了点昏睡的药,找人装了个箱子,联系好了韩国的官方,连夜运走了。

         云潇并没有让他将这件事情上报给皇帝,韩潮声这个人虽然脾气大了点,其实人很傻很单纯的,扭送回国也就是了。

         说起来,她对于敌人一直心狠手辣的,可是对着韩潮声竟然出人意料的没有下的去手。

         大概是他真的太傻太天真了,让人有些不忍加害啊。

         思及此,云潇忍不住抹了一把同情的眼泪,全部蹭在穆寒言的衣服上:“嘤——幸好我们没有儿子,要是我有一个这么傻还断袖的儿子,我真是死了算了……”

         穆寒言汗颜,明明很让他尴尬很丢脸的事情,为什么莫名其妙觉得没什么……话说起来,自从和楚云潇成亲之后,就再也没有因为身体的事情而自卑过啊。

         他掰过云潇的脑袋仔细的看着她,试图从她脸上找出一丝不自然的痕迹,但是入目的那一张单纯到有点呆板的脸,黑葡萄一样明亮的眼眸让他的心瞬间柔软的不成样子。

         他吸了吸鼻子,有些可怜巴巴的样子:“媳妇儿……我们一辈子没有孩子真的没关系吗?老了会没人送终的啊……”

         云潇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沉思了许久,终于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我们去抱两条狗来养吧!”

         “啊?”穆寒言一呆:“难道不应该抱一个小孩来养吗?”

         云潇不解:“这和养小孩有什么关系。”

         穆寒言汗颜:“我们不是在讨论没有人给我们养老送终的事情吗?”

         “咦?是这样吗?”

         穆寒言只觉得呼吸一窒,深深的出了口气,说到底,她完全没有在听啊。

         过了几天,穆寒言从外面抱了两只小狗崽子回来养。

         棕色的,很普通那种土狗。

         刚满月的小狗毛茸茸、胖嘟嘟的,还没有断奶,嗷嗷叫着,扭着小屁股满院子撒欢的撵着云潇跑,穆寒言则拿着竹筒做的喂奶工具在后面追。

         经过几天的相处,穆寒言发现云潇真的是,没有一点当母亲的天性。

         刚领回来的时候,云潇开心的不行,抱着玩了好一会儿,还亲自给洗了澡,喂了奶,没两天就全丢给穆寒言了。

         可怜他白天当差,晚上回家伺候媳妇儿就算了,还伺候狗崽子。

         偏生那两只狗崽子还很傻,整天寸步不离的跟在云潇的脚边转悠,被骂被赶都没有丝毫的不满,任他又喂奶又铲屎,也不及云潇一声呼唤。

         狗崽子长的很快,几乎几天就长一圈,渐渐有些英姿飒爽的样子。云潇给它们分别取名,穆大宝和穆二宝,没事就牵出去溜。

         这一年,燕都初雪,云潇一身灰白的毛皮大衣,一手牵一条棕黄色的大狗,走在街上好不威风。

         从候府到皇宫外面要走半个时辰,正好锻炼身体,顺带接穆寒言回家。

         穆寒言出了宫门口,远远的就看见云潇牵着穆大宝和穆二宝在外面等他。

         他大喊了一声:“云潇!”

         云潇笑着撒开了手上的绳子,穆寒言瞬间就被两条大狗抱住了左腿和右腿。

         身旁走过的大臣们笑问:“侯爷,夫人又来接您了啊?”

         穆寒言被两只大狗扯着寸步难行,无奈的笑笑,脸上却满是甜蜜:“是啊。”

         经过几年的沉淀,朝政已经基本稳固了,穆寒言的地位也越来越稳当。

         因为时常高调秀恩爱,燕都的人们似乎也都忘记了穆寒言是不全之人的这件事情。穆寒言几乎成了好男人的代名词,甚至有些小姑娘,明知道他是太监,还跑来要给他做妾,最后通通被云潇打了回去。

         于是云潇成了悍妇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