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十五章 人型电脑大战劈腿渣男(1)
        云潇忽然觉得眼前这人无比熟悉,瞧着傲娇的神态,瞧这坏坏的表情,都似曾相识啊喂

         吓的她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你你你,你是那个那个那个谁!”

         沈墨闻言冷哼一声,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没错!就是本大爷!你还知道回来啊?我可是等了你好久!”

         云潇拔腿就想跑,每次看到这个人她本能的就想跑:“嘤嘤嘤,你不要这么凶啊,我们好歹也是老熟人啊你千万不要冲动!好男不跟女斗啊”

         沈墨却一把上前揪住了云潇的衣领子,他在那个世界被困了几年,终于成功的将皇位让了出去,废了好一番周折保持世界不崩才返回书房里来。

         他觉得自己从前实在是太傻了,何必去任务里寻她?安心在书房里等着,她早晚会回来了,到时候还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云潇哭丧着脸,抱着沈墨的胳膊,很怕他一个不小心把她摔在地上,想想就觉得好慌。以前穆寒言也经常这样提着她玩的可是穆寒言从来不会这么凶她!

         怎么办,突然觉得好委屈,好想哭。

         为什么一起度过一生的穆寒言已经死掉了,她却一个人还活着?云潇觉得自己自从认识穆寒言之后整个人都变娇气了,想着哭,就真的哭了起来,嚎啕大哭,眼泪跟不要钱一样。

         沈墨看着云潇哭起来,心中得意洋洋“你这个惹祸精还知道哭?就算哭死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嘤嘤嘤”

         “再哭大声一点!”

         “呜呜呜呜”

         “听不清!”

         “嗷嗷嗷嗷”

         “哈哈哈,真乖”

         可是渐渐的,沈墨觉出一丝不同寻常来。

         他这又没打她又没骂她,哭成这样是想冤枉谁啊?

         不要每次都搞的像是他欺负了她一样啊!

         他看了看云潇,下意识的多嘴问了句:“喂,你怎么了?”刚问出口就觉得后悔了。

         只见云潇的眼睛刷的亮了一下,哭的鼻头红红的:“唔你看出来了啊?”

         笑死人了。

         “你这样我很难看不出来啊!”

         “唔”云潇慢慢悠悠的靠过去,一张小脸皱成了包子样,她看着沈墨,眼泪颗颗滚落,像是在找形容词,又像是难以启齿:“我好伤心啊我觉得自己,好像失恋了”

         “噗!”沈墨被云潇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呛到了。

         像云潇这样没心没肺,整天到晚只想着惹是生非的女人,竟然也会有喜欢别人的一天吗?这个世界好神奇!

         他揪住云潇的耳朵,难以置信的问了一遍:“你再说一遍?你失什么了?”

         “失、失恋啊”

         “哈哈哈哈哈”短暂的沉默之后,是悠远而绵长的嘲笑声。

         沈墨把云潇好好的放下来,捂着脸笑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哎哟喂请容许我不厚道的笑一会哈哈哈哈话说你整个人都是我的,哪有资格喜欢别人啊,你都没人权的好吗!”

         “咦!”云潇忽然止住了哭声,满脸警惕的看着沈墨:“我是你的这种话不能随便乱说哟!”

         沈墨抬手拿出那张签了云潇大名的契约书,指着上面狗爬的两个字给云潇看:“你自己看,你可是签了卖身契在我手上的,没我的批准,你还敢擅自喜欢别人,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长啊!还有啊,你上个任务的对象是个太监吧?连小丁丁都没有,你喜欢他什么啊?”

         云潇被他问的愣了一下,喜欢一个人跟他有木有小丁丁有什么关系?他这种人懂个毛!活该一辈子没人爱!

         可是随即她发现事情的重点好像不是这个。

         “啊啊啊!”她忽然大叫着扑过去,抢沈墨手上的契约:“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为什么我会签这种东西!我根本不记得自己签过这个,肯定是你逼我签的!”

         沈墨坏心眼的把卖身契举的高高的,脸上是豪不掩饰的嘲讽:“你这种连把自己卖了都不记得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叫嚣!”

         云潇一点也不相信:“我卖什么了,好端端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卖给你,你就是想骗我!”

         沈墨不屑的冷哼:“切,好端端?你早就死了好吗,要不是我用秘法把你的灵魂保存在这些空间里,你早就消失的渣都不剩了。”

         云潇呆住:“什么?我死了?那么说,我现在是灵魂状态?”

         沈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是啊,要不是我的灵力支撑着你,你早就消散在天地间了。让你签这张契约是因为我们必须缔结,才能将我灵力注入你的魂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她想了想之前遭遇的种种,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哦我知道了,我在很多人的身体里换来换去,都是你搞的鬼吧?”

         沈墨见云潇一副相信了的样子,玩心大起,面不改色的道:“你的灵体非常的脆弱,唯有附身在人体,才能保存下来。所以我才送你去各个世界,取代那些原本身世悲惨的人。作为回报,你完成他们的心愿,改变他们的人生惨剧,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云潇低头沉思了好一会,好像是这么回事?这么说眼前这个白衣少年不仅不是她的仇人,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但云潇还是有些疑惑的问道:“好吧,就算是你说的那样好了,可是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要救我?”

         沈墨被问的一呆,轻咳了一下才缓解的眼前的尴尬。

         他暗暗吐槽:真是麻烦的女人啊,整天不是问着就是问那。嗯该用什么理由打发她好呢?他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在人间看过的小说,才信誓旦旦的道:“你仰慕于我!屡次向我示爱,可是我对你并无感情,你一时想不开,就寻了短见。我知道以后十分后悔,毕竟我虽然不爱你,但也不想你死”

         云潇听完惊呆了“真的吗!我看上过你?我以前是个瞎子吧?你这种类型,还是不要吧?我觉得我们一点也不合适的呀!啊啊啊,好纠结”

         沈墨气的直翻白眼,什么叫瞎?什么叫不要吧?他很差劲吗?很差劲吗?

         他拧过头冷哼一声,指着一旁的结界门:“那你现在就去死好了!出门右拐不送!”

         云潇闻言脸色一正,她是多识时务的一个人,瞬间就变了嘴脸。

         冲沈墨甜甜一笑,像是完全没有听见沈墨叫她去死的那句话一般:“真的是这样吗?啊,你真是一个大好人!像你这么善良的人真是世间罕有啊!”

         沈墨看着云潇奉承讨好的脸,又好气又好笑。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她是什么德行,他早就一清二楚。

         虽然面对比她强势的人,她每次都很怂的样子,但沈墨知道她心从来都是不服的。卑微、懦弱求饶都只不过是她麻痹敌人的一种手段,其实暗地里早就暗喽喽的在谋划着怎么报复回来了。

         她就是那种,舍不得自己吃一点点亏的人啊。

         所以云潇笑成那副讨好的样,他看都不看,指了指身后那副巨大的山水画道:“不想打架滚去做任务,看到你我脑仁疼。”

         真的是脑仁疼,之前一直想销毁云潇来着,可是这么有个性的小东西,就这样抹杀了似乎有点可惜。

         也罢,再让她去做几个任务,容他在考虑考虑:“你记住,不能玩死原主的敌人,男的女的都不行,知道吗?”

         云潇闻言,一脸识相,狂点头,二话不说就投身去了山水画的漩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