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人形电脑大战劈腿渣男(2)
        这是一间阴暗狭窄的屋子,密密麻麻堆满了废弃的杂物。

         旧桌子、小木床、旧书、摔断了翅膀的玩具飞机、掉了眼珠子的泰迪熊……表面全都密布着墨绿色的苔藓和乳白色的菌类,因为残损而不再被需要,悲伤的被丢弃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

         在靠近墙脚的地方,立着一个椭圆形的柜子,一人高的样子,表面是瓷白的纳米材料做成,光滑而精美,已经蒙上一层薄薄的灰尘,可偶尔折射出的光华依旧美的让人炫目。

         “嗤——”

         一声类似蒸汽阀门开启的声响之后,那椭圆形的柜子忽然发出刺目的白光,缓缓打开了。

         柜子里站着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女,穿着一身洁白复古的蕾丝长裙,大约是十五六岁的模样,一头秀丽的黑发水藻般铺陈下来,映着苍白如纸的肌肤,殷红的嘴唇仿若初开的杜鹃花。

         她的双眸紧闭着,浓长的睫毛在眼睑上落下浓密的阴影。此刻她身上的裙摆和发丝无风自动,一股股诡异的蓝色电流在她的肌肤上游走,滴滴滴机器运转的声音不绝于耳……

         突然,少女的眼睛倏然张开了,深蓝色眼眸瞬间光华大绽,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几个呼吸之后,那光芒渐渐熄灭,少女仿佛死而复生的战士,苍白僵硬的面容上,缓缓浮现了一丝森冷的笑意。

         这是一个云潇从未见识过的世界。

         科技和文明都高度发达,远胜她从前去过的任何世界。

         在经过漫长的资料传输过程之后,云潇终于理解和熟悉了这个陌生世界的大体情况。

         这次任务的对象叫乔云潇,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类。

         她本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却从小身患绝症,十五岁的时候因为白血病而早早的死去了。她的亲人将她的遗体捐赠给医院,以供科学研究

         她的主治医师司徒教授是一个科学狂人,多年来一直醉心与机器人和人类结合的研究和开发。他通过遗体捐赠,竟然非法获得了乔云潇的刚刚死去的遗体,取出她的大脑和心脏保存了下来,并结合科技创造了一个机器人少女。

         司徒教授的子女都因为车祸死亡了,只剩下孙子司徒傲风一个亲人,故而对他十分迁就和溺爱,养成了他说一不二的性格。

         司徒傲风从小患有严重的自闭症,性格十分孤僻,司徒教授年事已高,他怕自己哪天突然发生什么意外,就为她取名潇,把她当成礼物,送给了自己十岁的孙子司徒傲风做女仆。

         变成机器人的乔云潇忘记原来的一切,但她还拥有人类的感情,在第一眼见到俊美冷酷的司徒傲风之后,上了他,将他认定为终身侍奉的主人。

         可司徒傲风并不喜欢这个长相漂亮,乖巧听话的机械女仆,时常对她进行非人的破坏。

         用裁纸刀划破她吹弹可破的肌肤,露出里面的金属骨骼,逼她吃下食物,导致她短路死机,从高处将她推下,摔断手脚……诸如此类的恶行。

         虽然司徒教授发现之后每次都将她及时修好,潇的身体也不会感到疼痛,可是她自己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的心口的地方好痛。

         五年过去,司徒傲风从一名霸道恶劣的小男孩成长为一个英俊挺拔的少年,他对待潇也不再像从前那般恶作剧。

         他习惯了这个逆来顺受,无微不至的机械女仆,甚至偶尔还会询问她的意见,与她闲谈说笑。

         乔云潇觉得那是她一生之中最幸福的时刻,如果能够跟主人永远这样的相处下去,她愿意付出一切。

         可惜好景不长,司徒教授因为非法科研而被秘密处决了,司徒家的财产全部被冻结,司徒傲风失去了世上最后的亲人,并且变得一无所有,只能和乔云潇一起迁移到他母亲的旧居,一间远离市区的老旧别墅里。

         从前的天之骄子,如今却穷困潦倒,一无所有,司徒傲风完全接受不了。每天将自己锁在家里喝酒,怒吼,从乔云潇发脾气,而后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乔云潇是机器人不用吃东西,可司徒傲风却是肉体凡胎,饿一天就受不了,大发脾气,她没有办法,只能去打工给司徒傲风买吃的。

         可是她的外形永远是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又没有身份证,正规的场所根本不会聘请她,唯有一家餐厅愿意招收她做送餐的工作。

         她千恩万谢的答应了,从此每天早上六点就出门,直到深夜才回来,赚来的钱全都交给了司徒傲风,只希望他能开心一点。

         可司徒傲风当惯大少爷,对乔云潇赚的那点钱嗤之以鼻,常常一顿外卖就吃掉她一整天工作的血汗钱,窝在家里不是看电视就是打游戏,家里的开支全都靠乔云潇一个人打拼。

         他完全不担心乔云潇会有什么不满,觉得她不过是一个机器人女仆,他是她的主人,她为他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就连乔云潇自己也是这么以为的。

         有一天,云潇在家为司徒傲风做饭,电视上正在播放一款名为神途的游戏广告,恢弘大气的场景,精美的人物造型,多变的职业,还有独特的操作方式瞬间让司徒傲风眼前一亮。

         乔云潇很久都没见过他对某种东西这么在意的样子了,暗暗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

         说来凑巧,一个多月后的某天,餐厅周年庆,老板举办了盛大的抽奖活动,第一名的奖品就是那款神途的内测游戏舱。

         乔云潇喜出望外,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让电脑系统抽中了她,并将这个价值不菲的游戏仓送给了司徒傲风。

         司徒傲风收到这个礼物,简直不敢相信,他知道这个游戏仓的价值,凭乔云潇送餐的收入根本不可能买的起。

         他不过是多看了几眼,她竟然就为了他去弄到了这么珍贵的游戏仓,果然不愧是机器女仆!他不由的有些感动,喜悦的在乔云潇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转头就去玩游戏去了。

         留下乔云潇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那是司徒傲风第一次对乔云潇这么亲近,虽然是为了一个游戏舱,但是乔云潇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