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民国大小姐的报复(6)
        李大夫前脚刚走,后脚云浩杰把云潇打成重伤的话就传遍了整个云府,连带着云家在平城的十几间商铺和五家工厂都有所耳闻。

         云浩杰对此浑然不知。

         他被陈管家踹伤之后非但没有悔意,反而觉得陈福不识抬举,也越发的怨恨云潇这个无事生非的女人。在云老爷生前面买的公寓里住了几天,身上的伤才没那么疼。

         他心中对杨姗姗十分想念,一想到自己的遭遇,就抑制不住想去找她的心情,再三犹豫之下,便开车来到了杨姗姗家的府邸。

         这时候云浩杰与杨姗姗已经认识小半年了,刚开始两人时常通信,渐渐的发展到现实之间,如今已经单独约会过好几次,虽然还没有谈婚论嫁,但两人心中对彼此都是情根深种的。

         杨姗姗一听说云浩杰来了,也顾不得梳洗打扮,穿着一袭雪白的长款睡裙,披散着头发就兴冲冲的下了楼,看到坐在客厅沙发里的云浩杰,开心的喊了声:“云先生!你怎么来了?”

         她本来就面容精致,长相甜美,如今不施粉黛反而显得更加清秀动人,云浩杰看到她的一瞬间,心中的冷意才渐渐融化,目光宠溺的落在她身上,淡淡道:“有些日子没见你了,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就过来看看你。”

         杨姗姗被他目光中带着的温柔一触,只觉得整个心都砰砰跳了起来,她羞红了脸,没了平时的端庄大方,反而像个小姑娘似的,嗔了一句:“你就知道哄我……”

         云浩杰见她这样,心意一动,快步走到她的身边,牵起她的手深情道:“我是真的很想你,每天每天,吃不香也睡不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来找你。”

         杨姗姗脸颊飞红,心虚的朝丫鬟看去,那乖觉的小丫头已经窃笑着离开了,把空间留给这两人。

         她想缩回手,却被云浩杰紧紧的抓住,挣脱不开,只得任由他握着。男子手心的温度透过相握着的手掌传递过来,云浩杰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让她有些心神恍惚:“云先生……你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骗姗姗吗?”

         听到心中的女神这样问,云浩杰急切的道:“当然是真的,其实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从看到你第一眼就对你一见钟情了。若不是父亲自小替我定下婚约,我当时……甚至想直接对你求婚的!”

         杨姗姗被他这深情的告白打动了,她没想到云浩杰竟然对她用情如此之深,小鹿般纯净的双眸渐渐湿润了起来。她双手环住云浩杰的脖子,扑进了他的怀里。

         云浩杰看到女神主动投怀送抱,心中的喜悦也是不可言表,但是他一想到云潇就觉得胸口堵的慌。他拥紧了杨姗姗柔软的身躯,在她耳边低声呢喃着:“姗姗,我真的觉得好痛苦好痛苦……你知道,我不是父亲亲生的,他领养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娶云潇。他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违逆他的意思,可是……我对云潇真的只有兄妹之情……我真正爱的人是你啊!”

         杨姗姗被他话语间的悲痛感染,心疼的抚上云浩杰俊朗的面容,鼻头一阵阵的发酸:“浩杰,我可以叫你浩杰吗?原来你心中一直这么痛苦,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云浩杰抓住她抚摸自己的脸颊的手,贴在了唇边:“我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你,我父亲为我定下的婚约让我自卑。我配不上你,受过新式开放教育的我,竟然还要被传统的婚姻枷锁牵绊……我们一直在谈自由,自由,而我连结婚都不能跟自己所爱的人一起,还有什么资格谈自由。”

         杨姗姗此时已经完全相信了云浩杰的真心,从而心疼起云浩杰的遭遇来。她有些愤慨的道:“云老爷是对你有养育之恩,你应该知恩图报,但是不一定得用你自己一生的幸福来报答啊!像你说的,你根本不爱云小姐,勉强和她在一起,只会让两个人都痛苦。

         云浩杰闻言,心中燃起一簇希望,他急切的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杨姗姗抿了抿唇,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我陪你回云家,和云小姐说清楚,相信她不会为难你的!”

         云浩杰有些震惊的看着杨姗姗,但最近被心中巨大的暖意所取代,他紧紧的盯着杨姗姗的面容,似是不敢相信一般:“姗姗,你说的是真的?你的意思是,愿意嫁给我?”

         杨姗姗看着他开心的样子,嗔了句:“傻子!”却是点了点头。

         两人深情的拥吻在了一起,正午的阳光从高大的落地窗上洒落,将他们周身都镀上一层金光。

         云浩杰与杨姗姗缠绵了几日,感情突飞猛进,杨姗姗的温柔体贴给了他无限的力量,他终于鼓起勇气,带着杨姗姗回到了云府,打算跟云潇摊牌。

         彼时云潇正在花园里浇花,方停手,便见有小丫头来报,说云浩杰回来了,还带着个女人,正在大厅等她。

         她接过碧痕拧过的帕子擦了擦手,又端起一边沏好的茶呷了一口,才不紧不慢的道:“叫他们先候着,我回房换身衣裳再过去。”

         闺房里,碧痕正为云潇换了一身浅粉色的裙褂,衬的云潇原本白皙的肤色容光焕发。她不施脂粉,素白的腕子间戴着一只上好的羊脂白玉镯,指尖轻轻的将一缕调皮的发丝别在耳后,看的碧痕眼神直直的。

         她一脸谄媚的凑上去,撒娇般的道:“小姐,你真好看!”

         经过一段日子的相处,碧痕的性子也是活泼的不少,她本就年纪不大,这会已经是跟云潇混的亲姐妹一般。

         云潇伸出一截白生生的手指,指尖抵住碧痕的额心,将她推的远了些:“别闹,你家小姐我等会可是要去打一场硬仗呢!”

         碧痕闻言脸色一下沉了下来,她愤愤的道:“大少爷真是不要脸,吃云家的,用云家的,有什么资格嫌弃云家?而且,他在外面玩女人就算了,竟然还带回家里来!根本没把小姐你放在眼里!”

         云潇打扮完毕,看着镜子之中全然陌生的自己,嘴角牵起一抹浅笑:“从前他放没把我放在眼里不知道,此后嘛……怕是一身的难以忘怀的”

         碧痕看着她笑意盈盈的脸庞,没来由的觉得背后一凉。我的乖乖,大小姐这笑怎么这么吓人啊?她心里默默为大少爷云浩杰点了根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