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民国大小姐的报复(10)
        云潇脸上挂着胜利者的笑,暗道自己果然是生性恶毒,十分有做坏女人的潜质,沈默看走了眼,不应该让自己做炮灰的任务,她应该是终极大反派!

         她眸色一转,摊开手同情的看着脸肿的跟猴屁股一样的杨姗姗:“你看,我没骗你,就连他自己也这么说。”

         杨姗姗似乎看怪物一般的看着云潇,眼睛气的满是血丝,她怎么都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一旦发起狠来,竟然比那些穷凶极恶的亡命徒还吓人。

         她这一生顺风顺水,年少时很得家里宠爱,年纪稍长便如公主般被男人捧在手心,即便同是女孩子,从来都只有羡慕和巴结她的份!她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杀了她!

         她脑子里乱成一团,只有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杀了她!

         杨姗姗似是突然发狂了般,两个婆子一下没抓稳,竟是让她给挣脱了,她猛的朝云潇扑过去,却是在堪堪抓到云潇衣角的时候,被人一把揪住了后脖颈子。

         云潇抬眼望去,只见那个时常跟随在陈管家身边名叫陈河的年轻男子正面不改色的抓着杨姗姗的脖子,猛的将她扯了回去,连云潇身上的一根发丝她也没抓着!

         杨姗姗被重重的丢在地上,她想爬起来再闹,却被云浩杰抱住了身子,云浩杰语无伦次的道:“姗姗,不要去,她会打死你的,不要去……呜呜呜呜……”说着,一个堂堂的七尺汉子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哭了起来。

         杨姗姗眼见云浩杰自己被打的半死不活,却还心系着她的安慰,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爱错,他们只是相爱,完全没有做错,都是云潇这个恶毒的女人苦苦相逼,不由的也大声痛哭了起来。

         云潇看着相拥哭泣的这两人,脸上的神色有些尴尬,她已经做好了要和这对狗男女玉石俱焚的打算,没想到这两人倒是先怂了!

         这种感觉就像,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毫无爽点。

         她有些意兴阑珊的对陈河道:“行了,今儿先这么着吧,这两人拖到柴房去关起来,别叫他们死了就是了。”

         陈河点头称是,招呼着手底下的人把杨姗姗和云浩杰都拖了下去。

         云潇看他们耍了这么久,也觉得有些乏了,打了个哈欠由碧痕扶着回房间睡了个回笼觉。

         她这一睡就从下午睡到了晚上,传晚饭的时候管家陈福正好来寻她,二人一起落座,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起了话。

         陈管家道:“小姐,我们如今将云浩杰和杨姗姗打成这样,要是被杨家知道了怕是不能善了,不如……”他抬手在脖颈间做了个割的姿势,冷声道:“找个僻静处一把火烧了灰,叫他们死无全尸,死无对证!”

         云潇巴拉着米饭,有些惊讶的望着陈管家:“陈叔,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杀人放火的事情咱们家是万万不能做的。”

         这陈管家自从她来了这具身体之后就变得很不对劲,原著里他分明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这会子俨然一个土匪头子。

         陈管家听她这样一说也有些惊讶,在他看来,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明显不能善了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妇人之仁只怕后患无穷。

         云潇却不以为然,把男主和女主都杀了,这本书岂不是崩了?虽然现在也崩,总还是一息尚存的。万一弄死了男主和女主,整个世界崩塌了,原主还会存在吗?她的任务还算数吗?

         这样冒险的事情她自然是不做的。

         她轻轻夹了一筷子苦瓜放到陈管家的碗里:“陈伯,您最近火气大,吃点苦瓜消消火。”

         陈管家无奈的尝了一口,眼神却始终盯着云潇,等着她拿下一步的注意。

         云潇不紧不慢的吃了饭,放罢筷子才对陈管家道:“明儿一早,你去找几个人把杨姗姗的衣服给我撕碎了,差人拿板车推着给我送回杨家去,叫全平城的人都知道,我好心好意招呼她来府上做客,她却在府里跟云家未来的姑爷行苟且之事,替我好好问问杨老爷,究竟是怎么教女儿的!”

         陈福闻言不由的张大了嘴巴,他没想到云潇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还面不改色,这是,全然不顾脸面的栽赃陷害啊!

         但他转念一想,这种女人就算杀了她也难解心头只恨,如云潇说的那样做,虽然没品了一些,倒不失为一条妙计。

         虽然现在社会观念开放了很久,但勾引有妇之夫这种事情终究是一桩大丑闻,社会舆论足够她受。而且此事关乎到杨家的声誉,到时候不用云潇动手,就是杨老爷自己也不会让她好过!

         第二日一早,杨姗姗半睡半醒只见被人拖了起来,她睡的昏昏沉沉完全搞清楚状况便被人撕了衣领子,制作精良的洋装瞬间变得破烂不堪,一条条的挂在身上,凸显出她娇美玲珑的体态。

         云浩杰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朝着那些人扑过去:“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能这么对姗姗!”

         杨姗姗哭的声音都沙哑了,在失贞的威胁下她第一次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泣不成声:“求求你们,不要啊!不要这样对我!求求你们了!”

         她叫的惨烈,让那几个撕她衣服的家丁很尴尬,其中一个年少气盛的吼了她一句:“闭嘴!瞎嚷嚷什么?就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爷们能看的上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另一个也道:“不怕告诉你们,大小姐亲口说了,你们要是想活命,就乖乖的听话上街游这一遭,送你们出云府,此后海阔天空,随你们去哪。若是不从,这云府也养的起你们,左右不过多养两条狗,不过你们这辈子就别想出去了!”

         杨姗姗和云浩杰一起愣住了,这云潇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竟然,要放了他们?那她现在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不过他们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激动的看着对方,只要能出云府管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杨姗姗算是知道了,这云府里所有人都疯了,没什么是他们干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