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祸国妖妃苏妲己(四)
        云潇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帮我把周文王、周武王、姜子牙、杨戬、李靖、哪吒……总之日后的伐纣大军全灭了吧?”

         沈默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伸出手指在她脑门上戳了戳,纳闷起来:“这也没洞啊,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云潇气的直发抖:“我完不成任务,自然是要灰飞烟灭,但是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你不帮我是吧?大不了怎么一拍两散,反正我多活这几时年也够本了!”

         沈默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这云潇几日没见脾气倒是见长啊?她从前固然是心里不满,面上因为害怕也总是有所遮掩的,如今这样不管不顾的叫嚣,倒真像是不想活了。

         他一手扣住了云潇的脖子,倏然缩紧:“你敢威胁我?!”

         云潇没想到他说动手就动手,一时不察被他掐的喘不过气来,心里后悔的要死,她闭着眼睛攀住沈默的手臂,脸上涨的通红,泪珠哗哗的淌下来,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沈默看着她上气不接下气,泪流满面的样子,心里的气便不知为何消了大半。

         他手下一松,云潇得了空,这才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坐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大声的哭。

         沈默冷着一张脸瞪她:“哭什么!嫌我下手太轻是吗?”

         云潇被他一瞪,一下子就止住了哭声,可看向沈默的眼神里却是充满了怨恨。

         这个人,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劫匪杀死,又拘了自己的魂替他卖命,实在不是个好东西,自己反正死都死了,不如就硬气点,不惯他这种恶行!

         沈默一看云潇的眼神,便知她这颗棋子算是废了。

         她既已经对他心生怨怼,那以后就不可能再帮他好好办事,即便他现在用武力压制让她屈服,保不齐什么时候就出了岔子,后果不堪设想……

         思及此,他高高的将手抬起,悬于云潇的头顶,蓄力于掌心,朝着云潇的头顶慢慢的落下去。

         云潇见状立刻吓的腿都软了,她没想过沈默一言不合就要取她性命!

         她挣扎着想逃走,可是沈默掌下的威压太大了,震的她的神魂动弹不得,眼见他的手掌已经近在咫尺,她终于知道怕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云潇扑过去抱住沈默的大腿,浑身冷汗直冒,眼泪跟不用钱似的往下掉。

         她紧紧的趴在地上,拼了命的求沈默饶恕,她终于明白了,她不再是从前的云潇,不再是一个人。如今的她不过是一缕孤魂野鬼,依附沈默才得以存活,再闹下去不过是自讨苦吃。

         沈默倒没见过这么反复无常的人,先前还硬气的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这会有似乎怕死的很,抱着他的大腿一直哭个不停。

         他这人向来目空一切,眼高于顶,将尊严视为第一等的大事,宁可流血也不流泪的,如今算是长了见识,遇见云潇这样一个没脸没皮的。

         他细思之下,终于没有下去手,抬手就收了云潇的神魂:“你神智受损,不适合再做这个任务,先跟我回去,这任务我让其他人顶你!”

         云潇不明所以之下便被沈默带回了书房里,他踱步走向书桌后面的架子里,抬手打开一个抽屉,就将云潇丢了进去。

         云潇先前是看过他身后的架子,当时还暗忖他那架子为何这么多抽屉,感情是装她这种不听话的“废品”的?

         她心里暗暗叫苦,拿头不住的顶那抽屉的边缘,却被盒子上所画的禁制给撞了回来,整个魂魄七零八落,休息了好一阵子才稳定了下来。

         她忍不住朝外面喊道:“沈默你吓不住我的!有本事直接杀了我啊!我就不想做任务!我不做任务!你逼死我也没用!”

         沈默被她气的气血翻涌,眸色深红几欲嗜血。

         方才云潇离开那时间不过片刻,新派去的任务者便已经失去了主导权,九尾狐妖趁机抢占了苏妲己的肉身,而任务者没有办法,只能附身在纣王发妻姜皇后身上。

         她二人在商朝斗的天昏地暗,引起连锁反应,改变了原有的剧情发展,最后一发不可收拾,整个世界一夕崩塌,沈默因此受了伤。

         他一掌拍在那抽屉之上咬牙切齿道:“我不会这样轻易的就杀了你的,而是要慢慢的炼化你,让你的魂魄受尽煎熬苦楚……”

         云潇不知道自己竟然闯了这样大一个祸,却被他语气之中的阴霾吓的颤抖不已,三魂七魄不知所措的撞击这那狭小的抽屉,直撞的整个架子都摇晃了起来。

         沈默抬手招来一架巨大的炼丹炉,砰一声落在书房之中,打开抽屉拘了云潇的魂魄,阴沉着脸便要将她丢入那炼丹炉内。

         那丹炉通体紫红,刻着繁复的上古花纹,此时正被一缕橘红色的火焰烧的热气腾腾,光影流转间煞气蔽日,可想而知入了这个丹炉转瞬间就能**炼骨。

         云潇这会才是真的知道怕了,她虽然先前有破罐子破摔的心思,这会真到了死亡的边缘反倒不想死了。

         她心知沈默是个心狠手辣之人,既然打定了注意要灭了她,她再怎么求也是于事无补。

         思及此,她拼命的挣扎起来。

         可是沈默实力非凡,云潇怎么也挣脱不开沈默的钳制,眼看着那近在咫尺的丹炉口,她的神魂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沈默见势,一把将她丢入那炼丹炉里,丹炉之中热气极高,云潇只是一接触,魂魄便有种灰飞烟灭的感觉。

         她强咬着牙不让自己落下去,在沈默堪堪要盖上的时候,竟然有几缕神魂拼了命了逃了出来。

         一时间云潇的魂魄散成了十几块,四散着逃窜起来。

         沈默恼怒的看着那满屋子乱窜的残魂,脸上的颜色越发的难看了,他伸手想去抓她,她却尽往那层层叠叠的书架间钻,沈默刚受了伤,一时没能拿捏的住她,一不留神便见云潇的残魂冲向了一本泛黄的书卷。

         沈默急忙的冲过去,只见云潇已经卷入了那本书卷,完全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