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将军嫡妻还魂归来(2)
        庞禹宁噌的一声拔出了佩剑,朝着那棺材道:“谁!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出来!否则休要怪本将军剑下无情!”

         回答他的只有“卡啦卡啦”挠棺材板的声音。

         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庞禹宁的心头,他硬着头皮朝那棺椁走去,却被一个手下拦下了,那人面无人色的道:“将军……末将听说这含冤而死的人怨气极重,咱们杀了她这么多下人本就是不厚道的事情……这孟家小姐该不会是要诈尸吧!”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庞禹宁的倔脾气就上来了。他从军十几年,向来不敬神鬼,军饷紧缺的时候挖坟掘墓的事情也是干的不老少,几时见过什么诈尸的情景?

         他冷哼一声,一把推开了那个人,一下子将耳朵贴在了棺材盖上。

         “卡啦卡啦卡啦……”依旧是挠棺材盖的声音,只是这棺椁里外三重,倒是听的不甚真切。

         他忍不住整个人贴在了那棺椁的上方,这会他听到了不一样的东西,虽然微弱,却分明是个女子呼救的声音:“救命……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救命?

         这孟家小姐不是早死了吗?哪有什么命可以救?

         难不成这棺椁里装的不是孟家小姐?而是一个不相干的旁人?

         思及此他眸光一凛,一掌击向那棺椁,发出砰一声巨大的声响。

         底下人吓了一跳,扑过来拉住庞禹宁:“将军三思啊,这孟家小姐诈尸了,咱们之间抬上山埋了吧!万一她要是出来,咱们可招架不住啊!”

         庞禹宁哪里会听他的劝解?只恨恨道:“这孟家小姐暴毙,死没死谁都没看见,先前那丫鬟的话你也听见了,万一那孟小姐诈死,随便塞一个人进这棺材里,到时候来诬赖咱们大将军可如何是好?”

         他见众人静默不语,指了指那棺椁道:“棺材里的人分明没死透,我方才趴在棺材盖上听见她在呼救,先将她弄出来,我倒要看看这孟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底下军士看他都这么说了,也不敢违背,硬着头皮七手八脚的围着那棺椁撬了起来。

         那棺椁封的极为严密,四角钉了极深的铁钉,所有缝隙都用黑漆刷了数十道,严丝合缝,木料又是极为考究的楠木,要是埋在土里即便是千年也不见得会腐朽的。军士们用尽全力才将那棺椁的第一层撬出一丝缝隙。

         庞禹宁见这些人折腾半天才弄开一小块封漆,不由的气不打一处来,他喝退了众人,将佩剑猛的刺向那缝隙,运气用力朝旁边一划,顿时划落大片的封漆。

         那些军士见状纷纷效仿,不一会就将棺椁外围接缝上的封漆都弄开了,又使蛮力将棺盖撬起了一寸来高,透过那丝缝隙,那挠棺材盖的声音越发想清晰了。

         “卡啦……卡啦……”

         里面的指甲挠棺材盖的声音清清楚楚传入庞禹宁的耳中,那刺耳的响动让他整个头皮都发麻了。

         他后退两步,以内力积蓄掌中,一掌击向那厚重的棺材盖,硬生生将那盖子推开了大半。

         可那盖子实在过于厚重,庞禹宁使出千钧之力,虎口都震裂了,那棺椁却是半点损伤也没有。

         既然有人开了口子,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那十几军士联手出力,花了小半个时辰才用抬棺的棍子撬开了第一层的盖子。

         厚重的棺盖砰一声砸在了地上,发出的声响震耳欲聋,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庞禹宁拿过手下递上的火把,凑近了瞧棺椁里面的动静。

         只见硕大的外椁之内是一具四四方方的红漆小棺,上面用各色宝石研磨的颜料绘满了廊桥水榭,天宫玉宇,蝙蝠与仙鹤齐飞,简直巧夺天工美不胜收。

         他弯腰手指在棺盖上敲了敲。

         “咚咚咚”

         棺材里的人也隔着盖子发出些许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举剑寻到了那封口处,用力的刺进去,往上一撬,那棺材盖立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竟是被他用蛮力撬上来一半!

         这里面两层不比外椁,并没有那样厚重和严实,庞禹宁一伙人合力将第二层棺盖撬开后,又将第三层小棺的边缘也全部起开了。

         里面人不知道是没了气息,还是蓄谋报复,已经很久没有发出一点动静了。

         十几个人举着火把团团的围着那棺椁边上,亭外大雨倾盆,又高高的码放这十几具死不瞑目的尸体,任是这些见惯风雨的军士们也不由心里发毛打起了哆嗦。

         庞禹宁撕了袖口将裂开的手掌胡乱裹了裹,提剑一步一步的朝那棺椁走过去,他内心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是一会儿从棺材里出来的是什么,是死是活,他都要一剑砍了她的脑袋,才对得起他这一阵的瞎折腾!

         一步,两步……

         庞禹宁靠的越来越近了,四周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他高高的举起剑锋,正要朝着那内里的小棺顶上刺下去,便听得“咚!”一声响,竟是有人在里面拿脚踹棺材盖!

         庞禹宁握剑的手不由的一顿,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只见那原本很久都没动静的小棺材盖起起伏伏,发出咚……咚……咚……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拼尽了全力往外顶,并且愈演愈烈……

         他心中一寒,顾不得危险,快步走到那棺椁面前,一手扣住那乱动的棺盖边缘,奋力一掀,手中的剑不管不顾的就朝棺中刺了下去。

         只听棺材里的东西尖叫一声,大口大口的喘息不止,而后发出一声极为侮辱庞禹宁娘亲庞夫人的话:“卧槽尼玛!”

         庞禹宁抬眼望去,只见那漆皮小棺里四仰八叉躺了个人,一袭红衣如血,满头钗发散乱,脸色白的像是从地里爬出来的恶鬼,两颊还擦着两坨诡异的腮红,樱桃小嘴上的胭脂早就被她给弄花了,此时一脸狼藉,让庞禹宁一时竟分不清她是人是鬼!

         棺中那人不知道庞禹宁的心思,只顾着呼哧呼哧的喘气,她抬脚想支撑着从棺材里爬出来,却发现自己的裙子下摆被庞禹宁的剑硬生生钉在了棺底,她有些不悦的伸手去扯,哗啦一声,那华丽的嫁衣就被她扯开了大半。

         庞禹宁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棺材里不人不鬼的女子摇晃着两条白生生的长腿,毫无羞耻之心的跨过厚实的棺椁外壁,骑在上头喘了会气,一个翻身,就从棺材里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