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替嫁王妃不好惹(15)
        待院子里的人走完之后,沈墨一把揪住了云潇的脸蛋:“胆子挺大啊!竟敢打爷的脸?你是嫌命长呢?”

         云潇大笑着一巴掌呼在他脸上:“这完全是因为表演需要嘛,你没看到刚才燕舒容的表情吗?实在是大快人心!”

         沈墨其实是很讨厌别人的触碰的,但是对着云潇这条铁律完全失效,云潇这种人就是有一种让人一见面就想打她的特异功能。

         所以他在云潇拿手呼他脸的瞬间,揪住她的手腕,身手矫健的给了她一个过肩摔。

         “你……你……”云潇颤抖着手指,她觉得自己的腰快要摔断了。

         沈墨冷哼了一声:“卑贱的人儿啊!竟然妄图触碰本大爷的玉体!”

         云潇:“玉……”玉你老妹儿啊!

         沈墨并不理会云潇怨恨的眼神,转头看向燕舒容被拖走的方向问道:“好像要被玩坏了啊,接下去你要怎么办?”

         云潇闻言嘴角牵起一抹勾魂摄魄的冷笑,媚眼如丝,面容扭曲,十足一副坏女人嘴脸:“她现在内心充满了震惊愤怒和不甘,再来一记猛的,就能将她玩的生不如死了。”

         沈墨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般打了个哆嗦,最毒妇人心啊

         !他没好气的瞪了云潇一眼,转身去了书房,她在宅里斗的欢,他得抽空把君临天下这个任务给做了。

         云潇望着沈墨离去的背影发出了哦吼吼吼吼这样,丧心病狂的笑。

         燕舒容在柴房关了三天,每天心急如焚,惶惶不可终日。她一方面担心自己知道的太多了,随时可能被云潇灭口,一方面又觉得如此重大的机密要是捅出去,那对狗男女必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为了燕国,为了她自己,她决定放手一搏,出逃!

         于是某天王子府里守卫分为的松懈,燕舒容敲晕了送饭的侍女,换上她的衣服,拿着她的腰牌,打着采买的名义,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府。

         她战战兢兢的奔跑在通往自由的大街上,直到跑出好远,再也看不见那座囚牢为止。

         可狂喜过后便是狂悲,她发现自己饿了,双腿发软,浑身乏力,眼前一黑便昏倒在了地上。

         不远处碧痕紧紧的拽住侍卫齐放的手,兴奋不已:“啊!倒了倒了!”

         齐放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手拽回来,目光紧紧的盯住道路前方缓缓驶来的马车,将手指放到唇边嘘了一声,碧痕立刻噤了声。

         那是一架看起来十分普通的马车,要不是马车两边随行的几个侍卫模样的人,还真当是什么小门小户的马车。

         只见马车在燕舒容的身旁停了下来,从马上上下来一个侍卫模样的人,他对着燕舒容查看了一番,朝着车上回复道:“殿下,是位姑娘,只是昏过去了,看起来并无大碍。”

         帘子后面的男人应了一声:“不要管她,继续前行。”

         马车继续缓缓前行,在经过燕舒容身旁的时候,车上的男人忽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咦?慢着。”

         马车再次停了下来,一个青年男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他来到燕舒容的身旁,抬手将燕舒容的脸翻转过来,脸上立刻变了颜色:“这、这不是燕舒容吗?”

         这名男子正是楚国的公子昭,楚王的第七子,他曾经以使臣的身份出使过燕国,故而认得燕舒容的样子。虽然她现在脸色惨了点,但云潇刻意的治疗和将养之下已经和原来相差不多了。

         身旁的侍卫闻言一愣:“燕舒容?殿下说的是燕国长公主吗?不可能吧,前几日公子恒还上报说她已经惨遭匈奴杀害啊,怎么会在京城?”

         公子昭眼中神光微微一敛,脸上已经是讳莫如深的意味:“燕国长公主身死,燕楚两国的联姻算是不行了……但公子恒却不知道哪里找到了一个燕国郡主,并请父王赐婚,这样一来,联姻的对象就从楚国变成了他公子恒……”

         那侍卫闻言大惊:“那岂不是……”

         公子昭冷笑一声:“没错!这长公主的死只怕不是这么简单!”

         就这样,在公子昭的过度脑补之下,燕舒容成了夺位阴谋的牺牲者,并且满怀着拯救天下苍生的宏图大志将她带回了自己的府里。

         两处王子府,燕舒容的待遇简直是天壤之别,在公子昭的呵护百般呵护下,燕舒容很快就能活蹦乱跳了。

         她对公子昭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将在公子恒处听到的机密和盘托出。

         公子昭闻言大为震惊:“竟有此事?”

         此时燕云潇和公子恒的大婚还有两天,楚王十分器重公子恒,将许多朝中大事和部分兵权都交给了他,俨然已经是一副储君的架势。

         “不行!”公子昭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一脸严肃:“我们必须要破坏燕云潇的计划,否则我大楚江山危在旦夕啊!”

         燕舒容深以为然:“嗯嗯,殿下觉得应当如何做呢?”

         公子昭想了一下,然后霍然起身:“我现在就进宫面见父王,你好生歇着,切记走漏风声。”

         燕舒容用力的点了点头。

         公子昭进宫见到了楚王,将公子恒如何和匈奴人勾结,刺杀燕国送嫁队伍,如何和燕舒容勾搭在一起,取代楚王和燕国联姻的位置,企图得到燕国的势力,又如何被燕云潇反下了蛊毒,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添油加醋吧啦吧啦说了个一清二楚。

         楚王听完大而震惊:“这么刺激吗?”

         公子昭:“……这种时候不应该计较刺激不刺激吧,毕竟父王您的江山危在旦夕啊!我大楚的江山怎么能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楚王撇嘴,暗暗吐了个槽:“半个月前就找到了燕舒容的你,现在才来禀报,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你……”

         公子昭没听清:“父王你说什么?”

         楚王讪笑起来,遮掩适才的尴尬:“哦,没事,本王在想怎么惩戒姜恒那个乱臣贼子,还有燕云潇那个恶妇。”

         公子昭一听,两只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那父王可有什么好的计策了吗?”

         楚王淡然一笑,附身凑到公子昭的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阵耳语,公子昭脸上露出了了然于心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