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壹佰零玖景之– 出门 –
    发布淑女因为吃饭吃的比较慢,所以动作也比其他人慢上很多,她的迟缓造成她的紧张,到后来她就连个简单的穿鞋动作,都频频出错,而其他人都已先比她快几步,去到位于山脚下的女生宿舍地下铁车站,搭上两分钟就有一班的学园直达列车。

     发布淑女摆明是最后出门的那一个,情绪紧张的连手心都开始冒起汗来,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她穿好鞋子,拿起书包要出门的那一霎那,知性突然从后方叫住她。

     发布“淑女,等等。”

     发布淑女在最着急的时候被叫住,她很想不要去理会,但是她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貌,于是她一副哭丧表情,噙着眼泪转回头问:“知性姊什么事情啦?人家就要迟到了。”

     发布“妹妹你们还真是脱线的可爱,就连上学要带爱心便当,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会忘记,还好有姊姊时时帮你们督促着,要不然你们可要糟蹋吻缘的一番心意了。”知性笑着捧出一个大大的餐盒包裹,而她身后正站着两个人,两个她本以为早已出门的两个人。

     发布淑女接过很有份量的餐盒后,就朝他们问说:“吻缘你怎么还在这里?还有你。”她毫不刻意的指着穿着一身白的繁,指着那么刚刚跟她讨债的债主。

     发布繁理所当然的说:“我还不知道不用开车,也能去学校的方法,所以我刚刚在跟吻缘请教。”

     发布“那你应该请教好了吧,别害吻缘迟到。”淑女不等回答,就走过去牵起吻缘的手,要她赶快穿鞋,然后就拉着她一同去搭车。

     发布“路上小心。”知性朝她们挥挥手道别,但他们已是没有时间回应,一走出去就开始跑了起来,希望可以赶上列车,而且不要迟到。

     发布知性一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背影,这一回头,就看到她身后的繁,还是一如方才,一动也不动站在那儿,于是她开口说:“繁少爷,您怎么还像块木头站在这里呢?不赶快穿好鞋子的话,您会迟到的哦。”

     发布“迟到又如何?你明知道我已想起了很多事情。”

     发布“繁少爷您在说些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懂,您可以再说得清楚点吗?”知性偏偏头看看他,一脸满满地都是疑惑。

     发布“你不需要在跟我装傻,我知道你用了你的能力,不知在何时?封闭了我的一些记忆,害我前些日子里,不仅缺少应有冷静的判断,还有就是能力应用。”

     发布“哦?有吗?我可没什么印象哦,繁少爷。”

     发布“若是我没有猜想错,你在我来的当天晚上,就这么做了,使得我前些日子,被欺负的很惨,你打算怎么赔偿我?”

     发布知性双手一摊,神情转为大方的微笑道:“平时您都是仗着丰富的能力,总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当然那样的您很迷人,同时也很少犯错,虽然并没有什么不好或是不对,但是您的态度却都近似冷漠,白白糟蹋了您这俊美的脸庞,那样的您实在是不适合住在淑女领域和去上学体验团体生活,于是您在我的巧思安排之下,您这些天里,不也占了许多的便宜,既然如此,您又何必现在就急着要找我掀牌呢?这对您跟我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哦,繁少爷?”

     发布知性凝视着他,接着问说:“该不会繁少爷您因为刚刚那场逼债,使得您心生反抗了吧?”

     发布繁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脸色有点难看问说:“我住进这里的第二天,会撞见他们的裸体,接下来晓繁会出现,全都是你设计我的是不是?”

     发布“如么聪明的您,怎么会来主动开口问我呢?您明明就知道我的回答就只有否认而已,怎么想,我也是不会这么快,就给您看到底牌的不是吗?”知性走进与他距离不到十公分,四目间接之后,她伸出手抚住他的脸庞说道:“您不该把我想得这么简单,您也不可以小看我哦,要不然您是会吃上大亏的,繁少爷。”

     发布“我只是想要解开心头的疑惑而已,我从来就没有小看过你,你的身份,不时就令我想妄加猜测,你总有一天会告诉我吧?”

     发布“繁少爷,不知您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女人心海底针?若是您有听说过,那么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您身上的秘密太多了,不需要在把我的秘密也给背负上去,我不希望您在辛苦下去。”

     发布“这话是你的真心话吗?”繁挑挑眉头问她。

     发布“真既是假,假既是真,繁少爷您还不够成熟,不过您若是一定想知道,我可以明确的回答您,我刚刚的那番话是真心的。”知性放开了他的脸,由脚至头扫看了三巡,柔柔地问说:“亲爱的繁少爷,您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名成熟稳重的男人呢?”

     发布“也许是成家立业的时候。”繁漫不经心的随口说。

     发布“您早就立业了,而且还立得非常成功,那么您什么时候才要成家呢?”知性有点兴奋的问。

     发布“你不是替我定好日子了吗,我十八岁生日那一天。”那份逼婚契约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那个日期。

     发布“希望如此出色的您,别令我失望了。”知性笑靥如花接着说:“其实姊姊非常希望繁少爷您,可以尽快成家,然后成长为一个很棒的男人,要不,您和淑女的婚礼就明天举办好不好?这么一来您俩可以同床共眠,二来促使感情节节上升,这对您俩都是件好事哦。”

     发布“你不觉得你的话太离谱了吗?”繁难以茍同的摇头。

     发布“完全不会,姊姊会这么说,主要的目的,还不都是为了繁少爷您的幸福着想吗?您只有拥有了幸福,就会成长为很棒的男人,姊姊可是以那样子的您为荣喔。”

     发布“我看你是独断专制,你硬要把我和淑女凑在一起,怎么会有什么幸福可言!”繁冷哼。

     发布“啧、啧、啧,姊姊自信绝对没有独断独行,您和淑女一同携手步入礼堂,绝对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而且您俩都是相互有感觉的,姊姊乐意把您俩凑成堆。”就算是要她扮黑脸,她也十分乐意。

     发布“你这还不是独断专制!早些一直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现在还拉别人下水,你真是讨厌到令人厌恶。”繁眯起眼睛盯着她说。

     发布“无所谓,只要繁少爷您能够得到幸福,姊姊甘愿受到您的讨厌和厌恶。”知性大而化之的笑说。

     发布“听你这么说,好似我不接受你的安排,就不算是个听话的弟弟?”

     发布“本来就是这样嘛,繁少爷您真的是姊姊的好弟弟没错。”知性摸摸他的头,之后就倾身抱住他,“其实姊姊的要求又不过分,你和淑女一同步入礼堂也没有不好,你明明就喜欢淑女,否则怎么一直忍受她的任性;她的无礼取闹,或许换了别人,你早就教训她一顿,然后一走了之,繁你要相信姊姊,也要听姊姊的话,姊姊是绝对不会害你的。”

     发布繁听了她这番话,差点就要点头答应接受她的安排,呼……好险、好险。

     发布“我当然知道知性你不会害我,但是你却会玩弄我,捉弄我,摆布我,我可不想当你的玩具。”繁将她给推开后说:“今后我要跟你保持距离,以确保我的人身安全,不会受到你的侵害。”

     发布“物极必反,繁少爷您不听我的话,可是会吃上很多闷亏的哦。”知性有点威胁意味的说。

     发布“就算吃上闷亏,总比被你玩弄摆布,来得好上千倍万倍。”

     发布“啧啧……世事无绝对,繁少爷说不定,您从现在开始所吃的闷亏,会比起以前还要在多上千倍万倍,到了那时候,姊姊还是十分乐意敞开双手,倾听您的哭诉,另外还帮您想想解决的办法喔。”知性语气清柔甜美的说。

     发布“你这是在警告我等等要小心一点吗?”

     发布“当然啰,谁叫繁你刚刚欺负了淑女,自然淑女妹妹的女朋友们,要替她打抱不平。”

     发布“小女生的小手段,根本就不需放在眼里,知性不应该小看我才是?”繁极富自信的说。

     发布“严格说起来,姊姊当然不会小看你的,不过宁可得罪君子,也别得罪小女子,繁你在上学期间体验团体生活的同时,就尽量当心小心防范一点吧,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发布“这些日子以来,听你说了这么多话,就属这句话,最能令我听得进去。”

     发布“那么繁少爷您会吝啬给一个,处处都为您着想的姊姊一个大大拥抱吗?”知性把双手给敞开。

     发布“只要知性你以后别老是想算计我,我怎样也不会对你吝啬的。”之后,知性就主动上前抱住繁约有一分半钟,在放开他以后,就把他给送出门,让他走出门去迎接真正上学的日子。

     发布相信,以后的日子会变得越来越有趣的。

     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