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壹佰零柒景之– 清晨 –
    今日;八月十五日;星期四。

     我今天起了个大早,发呆了一会儿,伸一下懒腰就下床,一一做完起床的例行公事,然后换穿上红色制服,提起书包,踏着轻快的脚步下楼来到厨房,想来帮吻缘做做早餐,因为时间还早嘛……

     吻缘一早就拿着菜刀在准备早餐,一看到我这么早起床,表情真是非常讶异,不过一下子就恢复,笑着对我说:“早餐在等等就好了。”

     我这时对吻缘说我想要帮忙,却是惹得吻缘一脸苦恼,最后我遭受了吻缘的婉拒,然后她就继续低头切着蔬菜……

     我噘起嘴,不满的站在原地。

     下分钟,吻缘抬起头发现我还在,也就派了个擦桌子的工作给我做。

     当我正专心把工作给做好的时候,身穿天蓝色制服的天明,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而且我并没有发现,倒是吻缘发现了,当她要开口跟天明打招呼的时候,却被她示意指口,然后她就绕到了我的背后,“哇”的一声突然抱住我,害我吓了好大的一跳。

     我怒,丢下手上的抹布,就对她展开反击,一下子她就被我压在地上,笑个不停,而我的攻击就是,号称最厉害的……搔痒攻击。

     天明马上就笑着跟我讨饶,听她这么没有诚意,我足足又搔了她两分钟,这才懒洋洋的放过她,而她整个人以摊在地上,看不太出来是在笑呢?还是在累呢?

     嘿嘿……知道厉害了吧。

     我不打算在理会她,拿起抹布继续我尚未做完的工作,至于天明从地上爬起来后,也跟着加入了帮忙的行列,不过她不是帮忙擦桌子,而是做摆放碗筷的工作。

     不久之后,与我同样身穿红色制服的懂事和涌泉也一同出现了。

     我先是主动的和他们打声招呼,涌泉很够意思的回应我,而懂事却不发一语坐到她的位置上,冷淡到令我觉得莫名奇妙。

     本一直在摆碗筷的天明,忽然跑来跟我咬耳朵说:“我们的大会长,这几天的心情都一直很不好,我劝你别去惹她,要不然就是在自找苦吃哦。”

     “为什么?”天明这个时候,看起来真是贼。

     “唔……这个我就不便多说,淑女要是你有兴趣的话,就去问问堂姊吧,说不准她会告诉你呢。”天明说完,就跑进了厨房,留下被那两双眼睛盯着的我。

     我干笑的转头看懂事,可她却别过头不再看我?

     呜……平时最疼我的懂事,怎么会这么对我?我转而跟涌泉求助,但她看到后先是不发一语的坐上位置,对我完全不理又不睬,之后还一手撑住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要变了,但本来属于我的世界却变了?我最好的两个朋友竟然都不理我了,呜……我好想要哭喔!

     陆陆续续住在淑女领域的人,都到了饭厅坐定位,准备一起吃早餐,然而这里的主人却迟迟未到。

     所有人的肚子虽然都饿了,但是根据淑女领域的严格家规,食物的香味虽然一直在挑逗着所有人的胃,但谁也不敢动眼前的食物分毫,就是怕给了知性处罚的机会。

     时间刚刚好到达七点整,繁就在这时缓缓走了进来。

     眼见,繁身上穿着纯白色的制服,搭配上他俊美的脸庞,颀长的身躯,整个人散发出特殊的气质,令在场的所有人眼睛都为之一亮,而且这个时候他的脸上还挂着微笑,说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我的视线一直跟随他,直到他入了座,我这才收起视线,转而盯着眼前散发着美味的食物。

     繁虽然长得好看到,令人口水流个不停,但是现在我肚子饿了,眼前还有香味四溢的食物在诱惑我,两者取舍之间,我就想出了等等边吃,边用眼角偷瞄繁,此方法一举两得,也真是相当地适合我。

     须臾,知性顺应大家的期盼,代为宣布“开动”两字。

     大家开始吃起早餐来,一下子气氛变得热络了起来。

     迷糊把嘴里的食物给吞进去后,就对繁说:“哥哥你是哪一班啊?人家想要下课的时候去找你。”

     “高中部,一年甲子。”繁回答说。

     我听到这个班级名称,整个人愣了一下,怎么会这么耳熟呢?

     “哦,那哥哥不就是跟懂事同一个班级啰。”迷糊笑说。

     我无言的看向懂事,心里真是有点羡慕她,真好可以随时随地的保养眼睛。

     懂事没有任何反应,继续吃着她的早餐。

     繁跟着就问说:“那么迷糊你呢,你是中学部的那一班?”

     “人家是三年戊申班,天明和吻缘他们都读同一班级,是三年已卯班。”迷糊一同呈报了上去。

     “模棱两可”学园,班级的排列方式,是以六十甲子的轮流制来排序。

     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

     乙丑、乙亥、乙酉、乙未、乙巳、乙卯

     丙寅、丙子、丙戌、丙申、丙午、丙辰

     丁卯、丁丑、丁亥、丁酉、丁未、丁巳

     戊辰、戊寅、戊子、戊戌、戊申、戊午

     己巳、己卯、己丑、己亥、己酉、己未

     庚午、庚辰、庚寅、庚子、庚戌、庚申

     辛未、辛巳、辛卯、辛丑、辛亥、辛酉

     壬申、壬午、壬辰、壬寅、壬子、壬戌

     癸酉、癸未、癸巳、癸卯、癸丑、癸亥

     假设现在中学部一年级,有十二个班级,那么从甲子、甲戌……这样一直排到乙卯,那么下一届的年级的班级名称,就要从丙寅开始排序,这么以此类推下来,等到经过一轮之后,就再次从甲子继续轮算下去,会有这种算法,纯粹是创校人的兴趣,学生们怎么能说不要遵守严谨的校规呢。

     繁视线移往吻缘和天明,都对他们笑了笑,喔……真是好看极了。

     “那么涌泉你呢?”繁转而对她问说。

     “喂!我跟你没有这么熟,请你别叫得这么亲热,不过要是你现在肯跟我认真打一场,我就准你这么叫我,并且以后你问我什么,我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你。”涌泉不客气的说。

     “昨天你已经完全输给我了,还是说你不愿承认呢?”繁提醒她昨日所发生的事情。

     “那是…我……我太过…大意了!要是我做好万全准备,绝对不会输给你。”涌泉恼怒的说。

     繁开出条件说:“那么告诉我你是哪一个班级,我就改口认定你昨日并没有输给我过。”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涌泉,心里猜想她是会妥协,还是不会妥协。

     基本上,所有人都相当看好涌泉会选择妥协,虽然她的个性相当地好强不服输,也因此她为人处事一向相当单纯直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鲜少拐弯抹角、死不认帐,这一次大概也不会例外才是。

     涌泉紧闭双唇,睁大了眼睛瞪着繁,很显然的,这一次应该是个例外。

     “嗯……既然你认为,你昨天是因为没有准备好而输给我,那么你用写字的方式告诉我好了,我也许会指点你一些技巧。”繁无所谓的靠在椅背上。

     技巧?我听闻这两字,不小心就想到那个地方去了,耳根一热,正要打算要开骂的时候,涌泉就说话了。

     “说话算话?”

     繁指了指一旁的知性说:“有她在,你怕我会说话不算话吗?”

     知性本来一直优雅品尝她的美味早餐,忽然被繁点名,令她停顿了一会,不过她很快就恢复过来,继续吃着她的早点,完全都不表态,最后因为大家眼光集中于她,她只好用眼角瞄了涌泉一眼,轻轻点头表示一下。

     涌泉得到她想要的,连纸笔也不拿出来,直接开口就说:“那好吧,我是高中部一年甲午班,跟淑女同班,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

     “我会记得的。”繁微笑的点头,目光这个时候移到我的身上,却也在此同时,他脸上的笑容尽退,冷冷叫我:“淑女……”

     “干嘛?”繁对我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也不必对他有礼貌,直接就摆脸色给他看。

     “昨日,知性替你想出了一个‘还债’的方案,你要不要听?”繁刻意把那两字念的很重。

     “还债?我哪里有……”我突然想起,我跟他所借的那笔大钱,怎么不到一个礼拜他就要跟我讨呀!

     “我是一点也不急于你还我那笔小钱,但是因为你在前几天内,让我吃尽了苦头,所以那笔钱麻烦你无论如何都要在这两天之内还我,要不然我也就只好……”繁不怀好意的看了看我,冷言冷语说出后段,“请你家人来替你还,听说你家还挺有钱的哦。”

     “两天?你开什么玩笑!我一时之间哪里有这么多钱拿来还给你呀!”我嘲他没形象的破口大骂。

     “咦……淑女你什么时候有欠他钱?”一直默默无语的懂事,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我,我看的出来那是关心我的眼神,呜……我好感动,懂事没有不要我。

     “且不论你在饭店所买的那些名牌钱,就说你跟我借的那三十亿,我限你两天之内还我,要不然我就去跟你亲人讨去。”

     “你在借我之前,明明就说我要不要还随便我的,怎么现在说翻脸就翻脸,你这人还真是烂!”我怒不可开的指着他骂。

     “之前与现在的我,对你还钱的想法,从来就没有变过,其实我也是出于无奈。”繁叹了口气,然后拿出来了一张纸传递给我一览。

     “借据?”我双手发颤的看着手上这张纸,在纸的右下角有我亲笔签下的名字,回忆犹如走马灯般倒转,这是那些人将那些钱都送来我所住在饭店房间,最后拿给我签的文件,我以为只是个签收单,所以连看都没看就签了下去……

     “妹妹现在凭据你就拿在手上,你是想要来赖也赖不掉了,姐姐我本来也是不想看到这般情形,不过既然繁少爷都亲自把借据拿出来给我一观,我哪有不帮繁少爷的道理,所以……抱歉啰。”知性从容抱歉的,跟我诉说她的难处。

     我简直要把握在手上的这张纸给撕毁掉,我望着繁,发现他看我的表情同样是冷,而是他的眼底下却表露出忧愁、忧郁以及……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