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壹佰壹拾壹景之– 校长 –
    发布繁刚听见这个声音,脸色顿时一敛,不带有半点惋惜的推开突然抱住他的金发美人,用严厉的口吻说:“我跟你的交情,还没有到一见面就要来个热情的拥抱,请你以后别随便抱我,亚迪。”

     发布“呵呵……繁你还是对我这么冷淡,不过有什么关系,谁叫我冒名欺骗了你,我这是在自作自受呀。”亚迪说话间,不愿放弃拉进与他的距离,“繁你真是越来越帅了,不知您什么时候要来我家做客?我亲爱的初芽妹妹好想你喔。”

     发布“有空的时候,自然会登门造访,但很显然的不会是现在。”繁灵敏的退了几步,避开她的肢体接触。

     发布“那是什么时候?我随时都能配合你的安排。”亚迪不死心的想继续接近他。

     发布繁果断说道:“这几天我都很忙,没有多余空闲时间。”

     发布“既然你没空,我也不好硬要你来我家做客,那么这个周末,我只好跟初芽和小晶一起过了,真是太可惜了。”亚迪惋惜摇头叹气。

     发布“校长……”被他们漠视的懂事,抓准时机出声叫她,希望可以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发布看起来,繁和校长是认识的,而且好像还挺熟的?难到繁之所以可以入学,完全是靠这层关系的吗?真要是如此,懂事就只会更加鄙视他;轻视他;就算不是,也是相同,因为繁对校长很不礼貌,等同是对全校师生不礼貌,所以旧仇未结,新仇倍增,短期之内,懂事对繁的仇视是不可能会散去的。

     发布“什么事?”亚迪转头微笑正视着她。

     发布“他对校长你很不礼貌,需要记过处分吗?”懂事手指指着繁的说。

     发布“不需要,我跟繁只不过是朋友间的打招呼而已,没有到那么严重的地步。”亚迪一脸无所谓的说。

     发布“喔。”懂事明白的应了一下,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她的心里却直嚷嚷着可惜。

     发布“什么!你就是校长?”繁脸上有点讶异的指着她。

     发布“繁你何必要这么讶异呢?难道身为校长,就不可以是性感成熟又美丽的金发大美人吗?”亚迪拨拨头发洒脱的问,突显出她的优点他给看,品质保证绝无半点虚假。

     发布“当然不是,不过你的个人行为,真的是很难令我相信,你就是这间学园的校长。”繁露出审视的眼光看着她。

     发布“哦?”亚迪带着笑容轻移到懂事的后方,然后双手放上她的两肩,笑问他说:“繁你来看看这位小美人,你起初看见她,会有可能把她视为,现今本学园最大学生团体的最高学生自治会内,职位最高的大会长吗?”

     发布繁几乎在她说完的同一时间,摇头回答说:“我是怎么样也不会想到,她会是大会长,最多就是有任性的千金小姑娘。”

     发布“你说什么!”懂事气恼的用力踩了繁一脚,害得他吃痛的哇哇大叫,也惹来亚迪的笑声。

     发布“嘻嘻……果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感情培养的都很快。”亚迪笑嘻嘻的说:“懂事,看来你和繁的感情很好了哦,真是令我好羡慕喔。”

     发布“校长你别胡说,我跟他什么也没有!”懂事不会瞪她尊重的校长,自然遭到她白眼的人,就也只剩下他而已。

     发布繁正坐在地上捂着被她踩的脚,现在又无端受到她的白眼,他还真是倒楣呢。

     发布“既然什么都没有,你又干嘛要多此一举,跟我解释呢,难道你心中有鬼吗?”亚迪指一指她的胸口。

     发布“校长!你明知道我的心中已经有了淑女,你干嘛还要乱说!我是根本就不可能对他会有感情的!”懂事说着说着,又迁怒的要踩他一脚,可是他这次学聪明了,跑到用亚迪的身旁,用她来当挡箭牌,所以他幸免于难。

     发布“啧、啧、啧,就算没有感情,也应该有所谓的感觉吧?”亚迪走到懂事的身旁,把她拉到门口小心翼翼的问说:“老实告诉姊姊,懂事妹妹你对他是怎样的感觉?”

     发布“当然就是恨!恨!恨啊!我对他就只有深深地恨意!”懂事横瞪的他三大眼。

     发布亚迪接着又问:“是吗?那么你会想要打他跟骂他吗?”

     发布“怎么不会!”懂事很肯定的点头。

     发布“原来如此,那么接下来,懂事你就先回去上课吧,剩下的我会处理。”亚迪脸蛋挂上笑容,半推半拉的把懂事给推出门外,再次把门给关上后,这里就只剩下她和繁两个人了。

     发布坐在地上的繁,藉此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不宽不大,有基本家具,附有阳台与卫浴设备,一眼给人的感觉是间个人套房。

     发布“你好像跟懂事处得很好嘛。”亚迪讪讪地笑说。

     发布“那个样子,哪里算好?”繁撇撇嘴用力揉着刚刚被踩的地方。

     发布“当然啰。”亚迪也跟着坐下来说:“素来以冷静果断闻名校内外的懂事大会长,竟然会因为你而失常,这不叫处得好,又要做什么?”

     发布“要是这样叫处得好,我宁愿不要。”繁指着被她踩的脚,虽然已经不怎么痛了。

     发布“但你没有办法说不要,懂事已经打定你,骂定你了。”亚迪带有点幸灾乐祸说。

     发布“你别忘了,我是可以做出反击的。”

     发布“哦?繁同学你舍得吗?在懂事白皙光滑的肌肤上留下伤痕,要是姊姊我的话,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发布“难道你要我对她逆来顺受吗?我自认我的修养,还不到那种地步。”繁沉下脸说,他可不要当所谓地出气筒。

     发布“人家常说,打是情,骂是爱,你就别跟她计较这么多了嘛。”

     发布“我要是真要跟他们计较,还会坐在这里吗?”

     发布“谁知道,反正繁你身为男生,除了要有自知之明以外,还要视情况多让让女孩子家的任性和无理取闹。”亚迪建议着。

     发布这话听在他耳里,真是觉得刺耳,“我不是已经说过了,我不会对他们逆来顺受。”

     发布“繁你当然不是对他们逆来顺受,而是要对他们任取所需。”亚迪笑容可掬的说。

     发布“任取所需!?”繁脸色变得更难看说:“好!既然我要待他们任取所需,那么我要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也是可以的吧?”

     发布“这我就不能清楚替你解答了。”亚迪提议说:“不然你赶快拿起手机,拨通电话回家问问那神通广大的老女人,说不定她会给你适度的解答?”

     发布“你明明就知道,知性只会藉机敲诈算计我,她不太可能会给我什么好建议的。”

     发布“哦,还没有试,就猛打回票,这个行为实在是不好。”

     发布“好不好,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繁深吸了几口气后说:“你这位高高在上的校长,今天找我来想做什么?麻烦你快点说清,我还要回教室上课。”

     发布“喔,这么快就想要当名称职的学生啦,既然这样我也只能挑重点说了,免得到时候繁你说我耽误到你的宝贵时间。”亚迪清一清喉咙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我想要给繁同学你应有的特权。”

     发布“应有的?特权?”

     发布“是的,繁同学你既以满分成绩入学,外貌又这么出色,而且最重要你是个男生,在本学园里每个男学生都享有特权,自然你也不会是个例外。”亚迪接着补话说:“而你的特权会比别人还多一点。”

     发布“我有什么特权?”繁脸上不带有丝毫情绪。

     发布“第一,在学园内繁你与我这个校长,享有同等的待遇,例如:在学园内所有吃喝,校方都会替你付账,第二,只要不违背校规,你想做什么事情都行,例如无故旷课那种小事,校方都会不闻不问,第三,你可以选择学园内任何地方,做为你在校的个人休息室,不过最多只能有七个地方,例如:这间套房,你就可以选择。”

     发布“前两个,我没有问题,不过第三个就有点问题了。”繁再次看了看这间套房说:“身为一名学生的我,为什么可以拥有个人休息室?我不过只是个普通学生,要间个人休息室,你不觉得实在太多此一举了吗?”

     发布“一点也不会,而且这是校方给你这名优等生的特权,身为学生的你,就应该要虚心接受,否则就视同违抗校规,当然校方给你这特权,你要不要使用,那是你的个人自由,校方不会强迫你去行使特权的。”

     发布“听你这么说,好像我不接受,是我的损失一样。”繁有些不齿的说。

     发布“本来就是如此,就算你不屑同流合污,也该要聪明的选择入境随俗,否则会在本学园吃上大亏的哦。”亚迪笑着劝告他。

     发布“我需要点时间考虑。”繁丢下这么一句,就移往阳台,看看学园内的景色。

     发布亚迪仿佛坐享其成般,眉开眼笑看着他的背影,随之繁给她的答覆,果不其然是个令她满意的聪明回答。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