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壹佰壹拾捌景之– 绣球 –
    发布淑女和涌泉一来到学餐第二广场,首先就看见了一大群观众,围绕在广场的舞台周遭,人数看起比起以前平常时刻,都要来得多上很多?至于是什么样的原因,他们在一眼就能指认出,现在身坐在台上那个人的名字后,就得到了解惑的答案。

     发布目前比赛尚未开始,除了比赛时间未到,是其重大因素之外,另外还有就是重要的一点,就是班抗委员会的十二委员,还没有任何一名抵达。

     发布班抗委员等于是,比赛的主持人,同时也是公证人,只要没有他们在场,班抗赛就无法举办,所以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静静等待。

     发布学园所设的班抗委员会,总共有十二名委员,他们分别是,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犬、亥猪

     发布,全以十二生肖的来作为其称呼。

     发布十二名班抗委员,每名委员都拥有自己的特色,其中最大的特色就是他们的装扮,例如寅虎委员,她所身着的服装,绝对是能让看着她的所有人,一眼就能指出她是扮成排行十二生肖中的老虎,而且她身上的服装非常多样,可以很大方,可以很可爱,可以很实用,可以很流行……等等,除此之外的唯一共通点就是,每套服装里都藏有寅虎这两字,只是位置通常是位在不显著的地方,要是有人能够看出来,表示有人可以得到一百分的个人分数了。

     发布寻找隐藏在服装里的两字,传闻这是创办人兴趣,自然这项全学园游戏,也就一直延续到现在。

     发布一直被修丽老师勾肩搭背没有反应的繁,这时有了动静,他转动脖子往他的九点钟方向看去,一眼就看见了淑女和涌泉二女,然后本一直在对桌的绣球,也就这么突然抛了过来,他反射性的一手接住,这也把修丽老师和芙希给吓了一下跳,尔后他们就听见芳涵老师声音。

     发布“繁同学,今天这场比赛是你的处女战,我和嚣同学认为说,这场比赛你来执行抛绣球,是最适合不过的,不知丽丽你反对吗?”

     发布“我没有反对的理由。”修丽老师拍拍胸口之余,还问了繁的意愿,“你的意思呢?”

     发布“抛绣球的意思,是指只要谁等等谁接到我所出的绣球,就是今天班抗赛的裁判吗?”繁看着手中的绣球问。

     发布“没有错。”台上的每个人都点头,就连台下的观众也是一样,也因此人人的目光更停留在他的身上不愿移开了。

     发布“那好吧,在班抗委员来之前,我就先来抛绣球,看看哪位幸运儿,能成为我处女战的第一位裁判?”繁双手持球走到舞台最前头的,他的左右两旁,就是班抗赛的两班成员,而前方围了呈弧形的两层麻绳,身在后方就是一大片观众,估计人数没有八百,也有六、七百人,数字很明显有在攀升的迹象。

     发布围观的观众,热烈的要求他快点开始,并抛到他们那里去,顿时气氛变得沸沸扬扬犹如疯狂。

     发布“请你们别竞争过头了。”繁微笑着说出这番话,然后手上的绣球就这么给抛了出去,所有人都将双手伸向天空,想抓住那颗飞在半空中的绣球,顿时它就成了众人的标靶。

     发布绣球第一次落下,可惜并没有任何一名女孩接住,因为在激烈争夺下,绣球再次的飞上了天。

     发布绣球第二次落下,这次本以为可以让那位幸运儿脱颖而出,可惜被四方而来的手交错抢夺,导致绣球再次飞上了天。

     发布绣球第三次落下,这一次,有人因为相互挤压,而不慎跌倒,使得他们的裙底春guang不小心外泄出来,台上的另外一名男生嚣,倍感幸运的吹了吹口哨,另一方面也担心跌倒的他们有没有受伤?至于繁则是没有任何反应,还是保持着刚刚抛出绣球时,那张无害微笑的脸庞,一双眼睛看着那颗大伙你争我夺的绣球。

     发布置身在人群外围的淑女,也没来由的想要接住那颗绣球,但是她身旁的涌泉,就没有这类的想法,直接就拉起淑女退到一旁,就连给她一点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她就从容的被拉离人群。

     发布淑女一脸不高兴的,甩开涌泉的手后说:“涌泉,人家想要那个绣球,你干嘛要拉人家到这里啦!”他们的所在位置,距离人群约五公尺,但距绣球却有二十多公尺以上,对繁的话就有三十公尺左右。

     发布“人这么多,你怎么可能接得到,还是明哲保身的退到一旁,这才是最好。”涌泉果断的说。

     发布“人家都还没有试过,你就妄下定论。”淑女反驳道。

     发布“是吗?”涌泉回头看看那竞争激烈的抢绣球,怎么想也想不到,她抢到的那一刻,“你要是能抢到,我就把我今天午餐的那份给你吃。”她的脸上写满了,许多的不可能。

     发布“哼!”淑女生气的跺脚,不满的说:“你别看不起我,我一定要让你今天没午餐吃。”

     发布“哦……那我拭目以待了。”涌泉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说。

     发布这一刻,淑女知道自己已变成,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负气的大喊说:“繁!要是你不把绣球给我,今天回家你就完了!”

     发布这话,要是在繁的身边说,说不准也许能发挥一定的效果,但是事与愿违,可惜,她现身处的位置,距离繁这么的远,周遭又是这么的吵吵闹闹,她这番威胁的话,是不太可能传入繁的耳朵,而事实是不是如此没人知晓?因为从头到尾,繁的视线都跟着绣球,此时绣球已落下飞起第七次了。

     发布奇怪的事情,就也引起了小部分人的注意,绣球看似无章乱飞,其实是一直向某个方向前进,台下的观众虽看不清,但是坐在台上的五名参赛者,有一名发现了这个情况。

     发布绣球第十九次落下,由繁的手中抛出绣球起,已过了好几分钟,至今还是没能有幸运儿接住,只因大家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才会让这抢绣球仪式,变得这么充满趣味性。

     发布繁至始至终都一直看着那颗绣球,又过了几分钟的时间,绣球落下飞起的次数,打破三十次数,这是至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台上的芳涵老师和修丽老师虽感到奇怪,但是马上就想出了一套合理的解释。

     发布或许?是因为抛出绣球的人是他,所以大家的反应才会这么的热烈,毕竟他打从确定能够入学就读的那刻起,他的名字就传遍了整座学园,而见到他本人的女孩们,几乎都眼睛为之一亮,他的学园人气自然可想而知,也因为这是他的处女战,加上又有总是带有着和煦笑容的嚣,所以会想要都想担任这场比赛的裁判宝座大有人在,因此才会到了现在,还是没有幸运儿脱颖而出,谁叫他现在迷人的模样,引爆了那些女孩们的剧烈冲动。

     发布绣球仪式依旧持续进行,而时间已过了十分钟,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没人可以拿下那颗活蹦乱跳的绣球,虽然有很多、很多的女孩,都渴望想抓到那颗绣球,偏偏它就总是在要到手的时候,因旁人的推挤给弄得重新飞上了天,它的飞天带给女孩们的希望与不甘,它的落下带给女孩们兴奋与失望,有这么多的女孩,想要担任这场比赛的裁判,可是绣球就只有一个,幸运儿也只能有一名,虽然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但是只要绣球没有落入任何一名女孩的手中,谁都有机会可能成为幸运儿,毕竟怀抱着希望,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发布话虽如此,但那颗蹦蹦跳跳的绣球,就是怎么也不愿被人所拥有,结果不知怎么回事?再次飞上了天,而这次飞得非常高,再度落下来的时候,就被一名远离人群的女孩给稳稳拥抱入怀,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幸运成为这场比赛的准裁判。

     发布该名女孩,就是刚刚对繁出言恐吓的女孩,淑女。

     发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