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一见钟情
        “啊!!!”

         走出山洞,武小飞提气长啸一声,刹时间啸声传遍山林,万鸟惊飞。在这太阳落山的傍晚,却也是一番奇景。

         “哈哈!”

         武小飞大笑一声,只觉心中畅快无比,欢喜无限。当下提气运起身法,在山林中虎奔狼跃起来。凌波微步绝世无双,乃天下第一绝世身法,此时远远看去,武小飞已化为一道残影。

         “现如今我练成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只要取了那无崖子那七十年功力,我就会成为一流高手,甚至绝顶高手,到时报仇就指日可待。”

         想起自己神功初成,报仇有望,武小飞心中欢喜无限,当下玩心大起,运起凌波微步纵情在山林间虎奔狼跃起来。一直到了夜晚,武小飞依然心中沸腾无比,感觉自己精力无限。其实这一是武小飞精神亢奋,二是刚吸取那两个无量剑派弟子的内力,一时间还没有习惯。

         当下武小飞走到一个悬崖边上,取下自己背后的重剑,对着月光就这样练起重剑术来。

         大道至简,重剑术虽然是准绝世剑术,但招数却朴实无华,没有精妙变化。讲的就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刺、砍、斩、拦、截.

         回旋斩、侧身斩、突刺、力劈华山.

         武小飞一招一式的练着,剑招虽然简单,但每一剑下去劲风四起。呼~呼~劲风将周围的杂草就卷起。远远看去,武小飞如开天巨人,带有一股威严的气势。

         重剑术使用重剑,有一种特殊的用劲法门,剑诀也是和一般剑术不同。

         使用重剑,武小飞随便砍出一剑,振幅率都能达到四倍,也就是武小飞随便一剑都能发出七、八千斤巨力。

         月光下,武小飞舞剑舞的兴起,越舞就感觉到重剑术里面有一种磅礴的气势,宛如开天辟地。武小飞顺着这股气势,尽情舞剑。

         呼~呼~呼~

         劲风四起,周围的杂草和树叶被卷起,漫天飞舞。一股股可怕的劲风激荡出去,如果是不懂武功的普通人,直接就会给这股劲风给震死。

         这一练,就是一夜,武小飞精力无限,豪情不减。练剑一夜,没有丝毫疲惫,反而觉得精神了不少,对于重剑术的领悟也提高了许多。

         “哧~”

         早晨,山林雾气慎重。武小飞一剑斩出,劲风四起,如同一把扇子,将他身前的雾气吹开。

         “我还差远了!”武小飞收起重剑,摇了摇头:“杨过说过,重剑术练到大成,一剑斩出,力道凝而不散,劲风形成一条直线。到那时,随便一剑斩出振幅率就达到十倍以上。而我现在一剑斩出,如同扇扇子一般,力道四散而开,却是差远了。”

         “阁下好兴致,伤了我无量剑派的弟子,还不离开,在这里旁若无人的练剑,看来是没有把我无量剑派放在眼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穿青衣,手持长剑,脸色凝重厉声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何会丁春秋老怪的化功大法?丁春秋是你什么人?”

         今天一大早,左子穆的两个弟子回来,说是会被一个妖法的人吸走了攻力。左子穆一看,心中大惊,以为是丁春秋的化功大法,着实吓的不轻。但又听弟子说敌人是一十六、七岁的少年,当下心中怀疑,心道‘谅他一个黄口小儿能厉害到哪里去?难道老夫堂堂无量剑派掌门怕了他’不成?

         他心中虽然如此想,但也是有些担忧,毕竟丁春秋凶名在外,不是他无量剑派能得罪的。当下一人上山前来查探,却是没有敢带弟子。因为一旦发现不对,他就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带了弟子,岂不麻烦?

         “高手!”武小飞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觉那人能悄无声息的走到他身后,攻力自然高于他。当下心中一动,大扯虎皮道:“我乃是丁老仙的关门弟子,你是何人?是不是和那两个逞我练功偷袭我的无耻之人是一伙?”

         “果真是丁春秋门下!”左子穆心中一惊,有些担心道:“原来是我那弟子误会这妖人,趁这妖人练功偷袭人家,才会被这妖人废去功力。不对!也许这妖人来我无量山也是心怀不轨。可那丁春秋老怪实在是凶名在外,我该如何应对?”

         作为老江湖,左子穆想的就比较多。一是觉得武小飞来无量山定然心怀不轨,想痛下杀手。又觉得,一旦痛下杀手,以后被丁春秋查到,岂不是会灭了自己无量剑派?在一个,他刚才偷看这少年练剑,只觉得这少年剑术非凡,自己也未必有把握杀他。一时间心中竟拿不定主意。

         “你究竟是何人?快速速道来?”一旁武小飞假装让让道,同时心中暗道:“这人也不知是谁,功力比我高出一筹,我还是走为上策。”

         “在下.我乃是无量剑派掌门左子穆!”左子穆本来要说在下。后来觉得对方是一个少年,就有改口。

         “左子穆!?”武小飞心中一惊,同时有些沮丧的想道“本以为我神功初成,已经有了纵横江湖的本事。可一个三流人物左子穆,都比我厉害一筹,看来我也只能算是在江湖上勉强入流。”

         “姑且试他一试,打不过就溜之大吉。”心中打定主意,大喊一声道:“左子穆是吧?你那两个徒弟偷袭于我,定然是你这个师父指示的。既然你如此嚣张,你且接我一招,不然以为我们星宿派怕了你无量剑派?”

         “轰~”武小飞话音刚落,提起重剑,对着左子穆当头斩下。呼~呼~一剑斩出,足有七、八千斤巨力,空气被摩的呼呼直响。

         “少侠,我.”左子穆还在犹豫要不要动手,没想到武小飞直接动手了,当下想解释什么,但是看到武小飞动手,也就只能摇头拔剑迎击。

         “叮~”武小飞的重剑势大力沉,可怕无比。可对上左子穆的剑,就如一拳打在汽车轮胎上被弹开。

         “草~”武小飞心中暗骂一声,没想到自己全力一击,就被对方轻易挡开。

         “找个机会用北冥神功吸他的内力!”打定主意,武小飞运起凌波微步,想靠近左子穆。

         “这妖人化功大法厉害无比,我可不能被他近身。而且他是丁春秋老怪的弟子,我也不能伤他。”想到这里,左子穆心中顾虑颇多,也就不主动攻击,只是紧受门户,不让武小飞近身。

         武小飞的攻击如狂风暴雨,可那左子穆打定主意只守不攻,一时间武小飞没有丝毫办法。

         这时武小飞才发现,北冥神功也非是无敌,不能近身,根本无法吸取别人功力。左子穆武功也就高出他一筹,他尚且无法近身,绝顶高手更不用说。人家数丈之外一掌足以震死他,哪里会给他近身的机会?

         两人拆了二十几招,武小飞发现奈何不了左子穆。当下虚招一晃,左子穆后退。武小飞也提气后跃出一丈,转身运起凌波微步就走。

         “这妖人终于走了!”看着武小飞离开,左子穆暗中松了口气。

         离开无量山,武小飞做那梁上君子,盗了些银两,买了两匹马,日野换乘,前往河南。

         这一日,武小飞走到云南边界时,对面走过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一出现,就吸引了武小飞的眼球。

         人都说一见钟情钟的不是情,而是脸。但此刻,武小飞就被那张脸给吸引了。一时间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只感觉全身血液沸腾,说不出的亢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