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神雕侠(上)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那老人急得满头大汗,不停原地打转,不知该怎么办。逃肯定是逃不了,人能跑过马吗?

         “听声音,人数不少啊!这下可难办了。”听那哒哒的马蹄声,显然不是一两人,武小飞心中也是暗自焦急“倘若三两个蒙古达子,我武小飞自问也不怕,可是这人数一多,我定不是他们对手。”

         蒙古达子箭术、骑术皆是高超,十来个蒙古达子骑马而来,齐齐拉弓射箭。没有上乘轻功,是难以逃脱的。

         “恩公,这蒙古达子的马匹尚在此处。恩公快点骑着马匹逃命吧!小老儿带领乡亲们和那蒙古达子拼命,也要为恩公争取逃命时间。”那老人虽然全身瑟瑟发抖,但还是指着那马匹坚定道。

         “马?”看看那匹马,又看看这些难民,武小飞心中暗想“我武小飞虽然不是什么大侠,也没有什么盖世武功。上一世和这一世都是小人物,但让我舍下这十余人被蒙古达子杀死,真的能办到?”

         “恩公请快些,那些蒙古达子快要到了。”那老人对着武小飞焦急道。

         “恩公你就走吧!,只要能救恩公,牺牲我等,我们也是心甘情愿。”旁边的一个中年汉子真诚道。

         “是啊!是啊!恩公你快走吧!”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他们都希望武小飞快点离开,不想拖累武小飞。

         “当真要舍下他们不管?理智上来讲,武神界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幻的,学校也常教我们导在武神界中不可任性而为。一旦我为了这些人死了,那么现实中我将永远失去成为武者的资格。”武小飞看着这群人百感交集,但转念又想:

         “上一世,人与人之间只有金钱、利益,哪有什么过命交情?有时亲兄弟为了父母遗产闹得不可开交,甚至拔刀相助。更有甚至,父母年迈,不养活父母者有之。父母饿死街头的常有闻之。这些人与那些人相比,强了千倍万倍,我岂能弃他们于不顾?”

         想到此处,武小飞心中涌出一股豪气,坚定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大伙儿不必在劝,我武小飞决计不会弃你们于不顾,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

         说着武小飞在蒙古兵的马匹屁股上猛拍一下。马儿吃痛,长嘶一声而跑。然后武小飞取下蒙古兵的弓箭背在身上,佩刀拿在手里,对着那老人道“老人家,我们将这恶人尸首移到草丛中。然后我们躲在草丛里,马儿奔走时留下的脚印或许可以引开蒙古达子。”

         “小老儿感激不尽,一切谨遵少侠吩咐。”那老人见武小飞居然愿意与他们一起同生死,当真是对武小飞感激涕零,自然是对武小飞言听计从。

         藏好蒙古兵和那小孩子的尸首,武小飞带领一伙难民藏在路边的草丛中,藏下不久,只听那马蹄声越来越近。

         “希望这帮蒙古达子被马儿引开吧!”武小飞心中暗暗祈祷,只盼能瞒得过这帮蒙古骑兵。

         一众难民吓得瑟瑟发抖,躲在草丛中大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可惜这个时候念佛没有用。

         “人数不少啊!”透过草丛,武小飞看见这一队蒙古骑兵至少也有十人。其实武小飞不知道,这一队人马就是一位什夫长带领他的手下。

         “哒~哒~哒~”

         战马奔腾,这些蒙古骑兵个个背后背着弓箭,腰间挎着弯刀,手里拿着皮鞭,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在最前面的那一个蒙古骑兵,脸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看上去狰狞无比。

         “停!”那脸上有刀疤的蒙古骑兵突然勒住马儿,举起右手,大喊了一声停。

         “吁~”身后的蒙古骑兵也勒住缰绳,齐生生的停了下来。不愧是蒙古骑兵,令行禁止,整齐一致,虽然突然停下,却无一人发言。

         “遭了!”武小飞看着蒙古骑兵突然停下,就知道大事不好“恐怕刚才现场未清理干净,被这蒙古达子发现了什么。”

         武小飞终究是没什么江湖经验,做事难免有纰漏。而这些蒙古骑兵个个身经百战,一眼就瞧出了这里的破绽。这些蛛丝马迹,让这位蒙古骑兵什夫长心里起了疑惑。

         “左耳、赤哈、达木里,你们三人前去前方十里探查情报。”刀疤男指着身后的三人道。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里有问题。

         “是!”三人得令之后策马崩腾,其余人留在原地一动不动。

         武小飞拉弓搭箭已经对准了那个刀疤男,但是他迟迟没有放箭。一是他不想打草惊蛇,二是虽然相距不过二十米,但他没把握射中。在学校里虽然受过射箭训练,但也仅仅处在会的阶段,连精通也算不上。

         大概二十分钟后,那三个蒙古骑兵回来了,他们身后跟着一匹马。其中一个蒙古骑兵向刀疤男道“什长,我们找到了哈尔的马匹,但没有找到他的人,也没有找到那帮逃走的贱民。”

         “嗖~”

         就在这时,一只箭矢悄无声息的射向了刀疤男头颅。武小飞看到那三人牵回马匹时,就毫不犹豫的放箭了。

         “嗯?”武小飞虽然出其不意,但是刀疤男身经百战,直觉特别灵敏,下意识的偏了一下头。

         “呃。”箭矢从刀疤男身边插过,射进了另一个蒙古兵的胸膛,随着一声闷哼,那个蒙古兵倒下马匹。

         “放箭!放箭!”看到有人放冷箭,刀疤男急忙喊道。周围满是草丛,刀疤男没有让手下贸然冲进去。

         “嗖~”蒙古骑兵虽然反应迅速,但是从背上取下弓箭需要一定时间。趁着这个时间,武小飞再次拉弓搭箭,射出一箭。既然动手,就要丝毫不留情。

         又是随着一声闷哼,一个蒙古骑兵倒下马匹。而其他蒙古骑兵也拉弓搭箭,射向了武小飞所在的草丛。可他们哪里知道,武小飞射完第二箭之后,早就悄悄的退后了几米。武小飞早让那些难民躲得远远的,倒是没有伤到。

         蒙古骑兵连着放了三轮箭,但是一次也没有射中。而武小飞再也不敢出手,因为一旦暴露位置,他就会被立即射成刺猬。

         “放火箭!放火箭!”刀疤男眼见敌暗我明,立即让手下停止放箭,改放火箭。

         “他们要干什?”武小飞听不懂他们说的蒙古语,看到他们只是拉弓搭箭,并不放箭,心中有些奇怪。但是一会就看到一名蒙古骑兵下马找来一堆干草,正在生火,就立马反应了过来“他们居然要放火箭?”

         大冬天的,天干物燥,一片枯黄。一旦蒙古骑兵放火箭,他们就真的无路可逃了。一时间,武小飞陷入了绝境。

         (谢谢武小飞~的打赏!新人!求收藏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