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辟邪剑谱
        “真的?”王昊看着武小飞表示很担忧。

         “比真的还真!”武小飞随口答到,走到阳台水池边,开始准备刷牙洗脸。

         “唰~”

         直接打开龙头,将冷水捧到脸上,一股冰凉之感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

         “琉璃,你揍了张豪,学校那帮老家伙怎么处理的?”用毛巾擦脸的武小飞随意问道。

         “还能怎么处理?”琉璃漫不经心的道“我也是准武者,而且是咱们这一届中贫民子弟中,目前唯一一个获得武神界认可的人,那帮老家伙也就口头教育了几句。”

         “准武者!”

         王昊有些羡慕的看着琉璃。成为准武者,在这个时代已经属于特权阶级,当将来成为真正的武者,那就是一飞冲天了。贫民子弟中,每一届也就那么两三个人而已。

         “哦!”武小飞随意的应了一句,然后拿起牙刷准备刷牙。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琉璃,你在武神界中获得是什么武功?”

         武者修炼什么武功,人家不说,别人也不能问,这是不成文的规矩。琉璃成为准武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琉璃没有说过,以前的武小飞出于礼貌也没有问过。现在的武小飞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了,他出于好奇,也就随意问了出来,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琉璃的回答让他惊呆了!

         “辟邪剑谱!”琉璃淡淡的吐出四个字。

         “辟邪剑谱?挺好。神马!?你说你修炼的武功是辟邪剑谱???”武小飞震惊了,牙刷掉在了地上,嘴角满是白沫,呆呆的看着琉璃。

         “辟邪剑谱?一听就很厉害,好想学啊!可惜武神界不永许私漏武功,唉!我距离十八岁只剩下三个月了,也不知道我这辈子能不能得到武神界的认可,成为武者?”一旁的独自王昊喃喃自语道。

         “呃。”武小飞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心中犹如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想道“你丫的,想学辟邪剑谱?那是要断子绝孙的!”

         “琉璃!你真的练了辟邪剑谱?是在笑傲江湖的次元副本中得到的?”武小飞再次问道。

         “是的!”琉璃点点头道。

         “你。你。不会自宫了吧!?”武小飞看着琉璃结结巴巴道。

         “小飞怎么会知道这个?”琉璃心中一惊,但是他也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唉!”琉璃幽幽一叹,看着武小飞略带凄凉道“男子阳污,女子阴秽!我斩杀赤龙,降服白虎,集两者精气于一身,得大清净、大自在有何不好?”。

         白嫩如雪,光滑如丝绸般的肌肤,纤细修长的身材,完美无瑕的容颜,琉璃宛如绝美的女子。

         “值得吗?”

         看着凄凉悲绝的琉璃,武小飞一时间有些痴了!

         “自宫?自宫是什么意思?”

         “什么男子阳污,女子阴秽?还有什么是斩杀赤龙,降服白虎?”

         王昊奇怪的看看琉璃和武小飞,不解道“兄弟,你们俩再说什么?我怎么感觉这气氛有些不对啊!?”

         “不知道自宫的意思吗?也好!”武小飞看了一眼王昊,拿起牙刷默默的刷起了牙。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宁静了。武小飞默默的刷着牙,琉璃略带凄凉的看着武小飞,王昊一脸莫名其妙。

         此时武小飞心中的感觉很怪

         异,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想到自己的兄弟为了练辟邪剑谱,挥刀自宫,就让他一阵恶寒,身上起了一阵阵鸡皮疙瘩。但是又是自己的兄弟,他又能怎么样?

         “走吧!去食堂吃饭,你们还要上课了。”武小飞洗漱完毕,和王昊还有琉璃走出了宿舍。一路上三人沉默不语,武小飞下意识与琉璃拉开距离,琉璃看着武小飞的眼神说不出的凄凉。

         “呦!这么快就能站起来了,看来我下手还不够重啊!”食堂门口,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

         武小飞三人的对面走过来一个头发五颜六色,带着大耳环,满脸嚣张的男子。男子身旁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袜,留着长发,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子,在他们的身后跟着七八个狗腿子。此时这名男子正一脸戏谑的看着武小飞。

         “是你们,张豪,任琪琪!”武小飞看着这对男女冷漠道,同时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怒火,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原来这幅身体的意识还残存着,看到了仇人就开始作怪,看来我不出这口气,是无法和这副身体彻底融合的。也好,称这个机会一雪前耻,了确了这段因果。”武小飞的眼神变得冷漠了起来。

         任琪琪本来是他以前的女朋友,后来被张豪这个富二代看中,张豪不仅抢去了任琪琪,更是打伤了以前的武小飞。正是因为他打伤以前的武小飞,才让他得以借尸还魂。但是这个身躯对张豪抱有极大的怨念,若是不一雪前耻,武小飞就无法真正融合这副身躯。

         “哼!张豪!”看到张豪出现,琉璃立马挡在武小飞的身前,看着张豪冷漠道“看来昨天我下手轻了,你又皮痒痒了,要不我在陪你玩玩?”

         “玉琉璃!”张豪看着挡在武小飞身前的琉璃,吞了吞口水,眼中很是忌惮,同时心中暗骂道“妈的,又是这个死娘炮!”

         看到琉璃为武小飞出头,张豪很忌惮,但是又很不甘,突然他眼珠子一转,哈哈大笑一声道“武小飞你这个懦夫,就会躲在这个娘娘腔的背后。你看这个娘娘腔长的细皮嫩肉的,比女人还像女人。嘿嘿!你们两个不会是有一腿吧!”

         “哈哈哈!武小飞原来是基佬!”

         “话说玉琉璃那个死娘炮真漂亮,他要是女人,老子真想干~他~一炮。”

         “嘿嘿!老子现在就想干~他~一炮!”

         “干~他~一炮?你打的过他吗?”

         张豪身后的狗腿子跟着张豪吐出无数恶毒的话,嚣张的叫骂着。

         “小飞,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说你怎么从来没有碰过我,原来你根本不喜欢女人?”就在这时,旁边的任琪琪也落井下石道。

         “张豪!你。你血口喷人!”王昊气的满脸通红,连话都说不清楚。

         “找死!”

         琉璃一向都是行动派,听到他们侮辱自己,就要直接动手揍人。

         “让我来吧!”武小飞拉住琉璃和王昊,走到张豪面前。这个时候解释和谩骂是解决不了问题,再说在学校食堂门口,已经有人在旁边看戏指指点点了,必须拿出实际行动让这些人闭嘴。

         张豪右手搂着任琪琪,一脸嚣张的看着前面武小飞,有恃无恐。

         “张豪是吧!”武小飞看着张豪淡淡道“你。”

         “啪~”

         就在所有人以为武小飞会放狠话或者求饶啊什么的时候,武小飞出奇不意的一拳打在了张豪的右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