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成亲(四)
        最终,还是本能压倒了理智,古延抛下玉秤,直接掀开碍事的红盖头,俯身下去,朝着娇艳的红唇,附了上去。

         没有想象中的松软,更没有意料中的甘甜,古延一番挣扎得到的只是一声有气无力的呢喃:“古延,有吃的吗,我饿了?”

         眉头轻皱,强撑着精神,声音有些松软,这时的许悠然就像流浪的小猫,终于见到了重逢的主人,那表情,可怜的让人心疼。面对这样的许悠然,古延如果还能继续做什么“享用美食之事”,就真成禽兽不如了。

         看着有气无力的许悠然,仿若不堪重负一样,耷拉个脑袋,古延连口答应:“有吃的,只不过都是点心,要热的话,恐怕得等会儿。”

         都到这份事儿上了,谁还挑三拣四:“点心就成,点心就成,就是抬上来一头牛,我也能给你消灭干净咯。”

         一块块点心,飞速的塞进嘴巴。从出生以来,许悠然从来就没饿过这么长时间。

         狂塞之后,一杯热茶递到面前。

         “真是太及时了,谢谢!”对于知趣儿的人,许悠然从来不吝啬感谢的。

         待茶水喝到一半,才发现,场景似乎有些不对。在仔细一看,才觉察,脑袋一轻:不知何时,拿到繁复无比,同样重量非凡的头饰已经卸下,静静躺在了梳妆台上。

         双手紧紧捂着茶杯,许悠然有些不自然:新婚之夜,新娘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跟新郎要吃的,而且还是毫无形象的胡吃海喝,这下子,人真是丢到姥姥家了。

         “噼啪——”

         房间内,只有烛火崩裂的声音,时不时传出。寂静的房间,映衬的气氛更加尴尬。

         陌生的环境中,手中的茶杯成了唯一熟悉的道具,就像湍急河流的浮木,是溺水之人仅有的依靠。

         一小口,一小口的饮着,再大的茶杯也有喝完的时候,毕竟是自己失态在先,许悠然决定找个话题打破沉默,出口却成了:“能再来一杯吗?”

         许悠然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都这个时候了,自己怎么还提吃喝的事儿,不是雪上加霜吗!

         手中的杯子,被强行夺走:“天晚了,别喝太多的茶水,要不该睡不着了。”

         没有了茶杯,许悠然仿佛失去了仅有的仪仗,面对一屋子火红的饰物,终于意识到此时此刻身居何地,整个人愈发紧张,连抬头的勇气都失去了。

         失去杯子后,许悠然索性做缩头乌龟,调皮的样子,在古延看来有些新奇,更加有趣,无奈春宵苦短,如果不加催促,恐怕要在自己的龟壳里躲一个晚上了。只得劝说道:“这么厚重的衣服,不累吗,我们还是赶快换下吧。”

         一听说换衣服,马上挑动了许悠然紧绷的神经,整个人直往后退,不住道:“不累,我一点儿都不累。”

         古延终于忍不住了,笑出了声:“放心吧,我现在什么也不会对你做,劳累了一天了,先去泡个热水澡吧,”接着朝着门外扬声道:“小翠,进来。”

         随着古延的声音,房门打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婢,走了进来,躬身行礼:“公子,热水都准备好了,现在要沐浴吗?”

         “先领——嗯——夫人沐浴吧!”古延略微一停顿,便确定了新婚妻子的称呼,转而吩咐小翠。

         泡在温热的水里,许悠然终于恢复镇定,一个个疑问浮上心头:古延不是一个人住吗,什么时候冒出女婢了,再看看四周,这么先进的净房,比自己家的还要舒服,好像原先也没有吧……

         许悠然走进房间,古延已经坐在了床头,换下了新郎的正袍,换上月白色便服,少了威严,多了几分自然,拿着一本书籍,静静看着。

         头发湿漉漉的,走近,洗去了淡淡的酒气,周身围绕着皂角的清新,明显也是刚刚沐浴过。

         想起出嫁前母亲的教导,许悠然鼓足勇气走上前去,壮着胆子走上前去,拿起两条干毛巾说道:“那个,我帮你烘干头发吧。”

         说完,也不带古延回复,直接走到其身后,开始用干毛巾揉搓对方头发。一边动作,许悠然一边回忆小时候母亲给父亲红头发的情景,努力记忆其中的要点,忽略头皮上传来的温度。

         许悠然只知道理论,从没有实际操作,这一番动作下来,加上心里的紧张,不免扯到头皮。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悟得要领,当整个头发,完全干了之后,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可回过神来,许悠然才发现,不知何时,对方的脑袋,已经到了自己大腿上,更关键的是,对方一双眼睛,片刻不离,自下而上,将自己全部表情收入眼中。

         “看什么看,还不快起来,我腿都麻了,”许悠然恼羞成怒,恶狠狠道。

         对于许悠然的恶言恶语,古延不以为意,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洋洋自得:“悠儿,看来我真是赚到了,娶到的妻子不但漂亮,更加贤惠。”

         对于对方的死皮赖脸,许悠然早有领略,这时候,如果跟对方大嘴官司,非得输到姥姥家不可,于是,直接上手,准备强行将对方的脑袋搬离。

         可费了半天劲,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加剧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最终,古延竟然伸出双手,拉过自己的脖颈,慢慢向下。

         在对方的强迫下,低头弯腰,距离一点点靠近。看着眼前逐渐放大的嘴唇,许悠然努力挣扎,无奈力气悬殊,只能一点点就范。

         远远看去,男子脑袋躺在女子腿上,手臂拦着女子的脖颈,双方嘴唇的距离逐渐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