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县试第一
        整整一个下午,先是被罚抄了一阵子菜谱,后来又被拽着看账薄,背了一脑门子数据,直到回自己房间,许悠然想起自己找古延的初衷,很是无奈,怎么好好地,找人算账成了帮人对账。

         大哥独自一人回到了县城赶考,家里只剩下四口人,而大嫂郭瑞欣从小长在县城,即使结婚后,也是陪同大哥在县城打理铺子。如今,最亲近的丈夫进城赶考,独自一人面对许家父母,自然不太自在。

         借着先前送别大哥时被古延赶鸭子上架,许悠然的精彩表现,大哥走后,郭瑞欣得空空便拽着许悠然,哪怕是看个书,也挤在一块儿。

         相处之下,许悠然才发现,郭瑞欣跟先前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从小在县城长大,到了这个穷旮旯的小山村,未免有些娇气,相处时也有些小心眼儿,但整个人却有些真性情,对一个人的好坏毫不遮掩。

         特别是发现许悠然在学习账目时,便自告奋勇担任教导。

         许悠然带回来的是一本副账,账面上只有一些银两的往来,至于具体什么用途,如何得来的,如果没有主账做参照,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生意。所以,许悠然放心的将账本带了回来,并且交给了郭瑞欣。毕竟是要陪伴大哥度过一生的人,算是一个小小的考察的。

         另许悠然意外的是,郭瑞欣不但思路清晰,就连应对账目的敏感度也远超常人,不到一个时辰,就将古延留下的作业给捋顺了。

         “嫂子,你真厉害,我大哥真有眼光,”许悠然这具嫂子当真出自内心,也为自家大哥感到欣慰。

         一听提到许成业,镇定盘账的郭瑞欣小脸上瞬间染上一朵红云,拖着悠然手臂抱怨:“什么呀,悠然,人家好好的给你对账,竟然取笑人家,真是不识好人心。”

         虽然是抱怨,但悠然依然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喜爱,特别在自己提到大哥的时候,那种自内心深处迸发的爱意,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又一个深入情网的小姑娘,如果是别人,许悠然不免要劝她冷静一些,可对象换成了自家大哥,许大小姐只会与有荣焉。

         县试这几天,整个村子笼罩在一片等待的焦灼下,毕竟县试成绩的好坏,直接跟下一面村子里赋税比例挂钩,这也就是村正连同村子每一个人如此积极的根本原因。这项传统,许悠然听说,还是大晋朝开国皇帝定下的规矩,旨在鼓励读书人上进。

         在被账本账目,一个个收入支出折磨下,许悠然到没感到难熬,不知不觉下,县试成绩发放的日子已经到来。

         出成绩的日子,县城四门齐开,骏马飞驰而去,目的就是黎阳县所辖的三十几个村子。

         这天,村正带领全村老少,齐齐站在村口,静待结果的发布,数百双眼睛,全部盯着疾驰而来的骏马。

         那是一个男子,年纪尚轻,身着衙役服饰,到村口是便,收紧缰绳,右腿一扬飞身下马。

         “李村正,恭喜了,这次县试同山村有二十六名学子通过,荣列黎阳县三十九个村子第一,”青年下马,直接说出了消息,而后,将一沓盖着官府打印的卷宗递到李怀贵手里。

         李怀贵嘴角咧开,几乎到了脖子,随即地上一个大大的红包,跟衙役少许攀谈,送其离开。

         直到报马离开,李村正转身走上石台,抖着手里的卷宗说道:“乡亲们,听到了吗,我们同山村这次县试有二十五名通过,全县第一呀,照往往年来看,赋税减免近两成,还有,通过县试考生家里,赋税将减免一半。”

         李村正抖着手里的卷宗,越说越是起劲:“这次县试,在咱真个同山村的历史上都是非常少见的……”

         接下来,便是宣读二十五个幸运的学子,毕竟真个黎阳县近千名参加县试的学子当中,杀出重围,水平非同一般。

         毫无意外的,许成业和方东行全部通过了,而方东行的名词同样令人振奋,县试头名。也就是说,同山村不但通过中人数上占据优势,就连头名也被收入囊中。

         有了见面赋税的好消息,下面自然是其乐融融,通过的受到恭喜,没通过也收到了实惠,在一片和谐中,有的人建议大摆三天流水宴,有的人提出村里共同出资唱大戏,有的人说要开宗祠,将这件大事记录到同山村村志内。

         直到有人提起古先生,许悠然才发现,人群中一直没见到古延的身影,按说,古延到了村里六年了,这次参加县试的一批人,正是在其到来,担任教习后,逐渐成长起来的,如此检验自己成果的时候,这家伙哪去了。

         除了许悠然,自然还有其他人提到了古先生,言之这次成绩的获得,跟古先生的教导必不可分,纷纷提议,将古先生的名字加入到村志当中,在一片欢愉的气氛中,这个提议自然全票通过。

         全村出动,寻找这次县试最大的功臣古延,可翻遍全村,仍没见到其身影。

         许悠然看着小院内桌案,书籍翻开,茶壶犹在,但其中浓茶已凉,可见主人离开已经好一会儿了。

         略加思索,答案浮现心头。

         小山很矮,地域辽阔,期间自然有人迹罕至之处。踏过田埂,穿过一片荒草,视野慢慢开口,许悠然来到一处山坳。

         果然,全村寻找的古延站在那里。

         山坳很窄,由于地处偏僻,温度湿暖,植被出落的分外齐整。远远看去,绿草如茵,繁花似锦,一人站立,所有花草都成了背景,只余下一袭长衫,随着微风轻摆,几欲随风而逝。

         这样的古延是非常少见的,虽人在眼前,给人的感觉却非常疏远,甚至,有些疏冷。

         许悠然在山坳前站了许久,都没有勇气开口,知道古延转过身来,才算打破了沉默。

         “恭喜,古先生,您的学生在这次县试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咱们村通过人数位列全县第一,大家都在找你这位先生,表达谢意呢,”许悠然终于开口,说明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