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古延解围
        大家一番好意,上门来提古先生提亲,许员外却迟迟不肯松口,让院子内的村民有些接受不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场面越来越冷,如寒冬一样冰凉。

         一方人多势众,手持礼物,虽没有过多的言语,但就那么直愣愣的站着,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许员外为自己女儿考虑,更加没有退让的可能。时间一点点的额过去,场面愈加的沉闷尴尬。

         面对这种情况,许悠然也暗自着急。如果真的拒绝这么多的怀揣好意的街坊,肯定会把对方得罪,到时候,自己家恐怕很难在村子里住不下去了,这对于喜欢田园生活的父母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可许悠然更加知道,虽然前不久,老爹还生者自己的气,可那份对自己的关心,是无人能及的。

         许悠然想要走上前去,阻止事件进一步的恶化,可手臂却被母亲死死拽住,费尽力气扔不能移动半分。

         正当许悠然要破罐子破摔,应付下这些街坊时,一个清朗的声音自院外传来:“乡亲们,听我说一句!”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院子里送礼的乡亲们,瞬间被吸引,自发的朝着两边走开,给来人留下通过的道路。

         穿过人群,走进院子,额头冒着汗珠,可能是长时间的奔跑,一贯整洁的长衫有些褶皱,古延通过人群,走到人前,马上成为焦点。

         “古先生!”

         “古先生来了!”

         ……

         好心送礼,却被拒之门外,长时间等待的烦闷一扫而光,众人只顾着同古延打招呼。

         古延平摊双手,阻止众人的言语,朗声说道:“乡亲们,古延非常感激大家的厚爱,为大家这次的慷慨解囊,深表感谢,”一边说,古延朝着众人鞠了一躬,转口道:“但是,我们在这里堵着门口,实在是不方便,各位就听我一句,带着各自的礼物回去吧。”

         有些人,就是有让人信服的魔力,举手投足,让人不自觉色信服,无疑,古延就是这样的人,随着他的话,一众村民的情绪得到安抚,一个个拿起自己的礼物,撤出院子。

         人群逐渐散开,撤离,许悠然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任时态发展下去,得罪了这么多村民,喜欢田园生活的父母可真是一大损失。

         古延三两句解决的难题,连阴沉着脸的许员外,也对其高看了几分,脸色不再像先前那般冰冷。

         众人拿着各自的礼物,一个个离开,虽然不快,但分外和谐,就在最后,马上要散开的时候,偏偏有人开了口:“古先生,俺非常敬佩您的能力,也感谢您以前的帮助,这次没能给您加把劲儿,但俺们都等着喝您的‘喜酒’呢。”

         说话的是王二顺,本来是村子里的小混混,得到古延的指点,开始在上山采集药材出售后,生活才逐渐富裕,这次来,王二顺带着两根野山参,说出“喜酒”两个字,声音分外响亮。

         就是短短的两个字,让现场的气氛再次凝滞。现在,许员外的态度已经明显,婚事成不成还在两说,更别提“喜酒”了。话出口后王二顺,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覆水难收,气氛再次凝滞。

         看着一身暴发户打扮的王二顺,许悠然真有撕了对方的冲动,好不容易平复的事态,被对方短短一句话说了回去。

         对场面的恶化,古延仿若未觉,仍是一脸笑意,接着王二顺的话,说道:“我要结婚,一定少不了大家的份儿,但咱可在这里说好了,到时候,你们都不能带礼物,俩肩膀抬个脑袋,人到了,就是最大的祝福。”

         一脸方正的古延骤然说起白话俚语,效果更是不俗,引得众人哈哈大笑,现场的气氛也为之一轻。

         待到众人走完,许员外再也站不下去,也不理古延,甩开袖子,走回正厅。

         许员外的发作,让正准备上前打招呼的古延有些尴尬,幸亏,母亲刘氏及时开口:“古先生,这次多谢你了,只不过,你也应该也知道,老头子实在是太过心疼我们家然然了,”刘氏半是解释半是无奈。

         古延自然不敢再接受“古先生”的称呼,赶忙推辞:“伯母,您真是折煞我了,以后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成,还有就是,伯父对悠然好,我自然是高兴的。”

         刘氏点点头,对古延的表现颇为满意。

         古延趁机告辞:“伯母,今天的事情因为我的缘故引起的,真是打扰了,改天我定登门道歉。”

         经过允许后,古延转身离开,神情端正,自始至终,目光都没往许悠然身上瞟一眼。一本正经,跟先前嬉皮笑脸耍赖的样子判若两人。许悠然不自主在心里暗骂一声“伪君子”。

         而后,许悠然回到自己房间,刚坐下喘口气儿,再次被敲门声打断。

         开门,发现是久不出门的靳露儿。

         “露儿,你怎么来了,不是正在家里安胎吗?”许悠然上千扶着进门的靳露儿,有些担心的问道,毕竟方家五代单传,靳露儿这肚子里这块肉可是十分金贵的很。

         “什么呀,没那么严重,”靳露儿走进房间,大咧咧在软塌上坐下,说道:“我这不是已经过了三个月了吗,大夫说胎儿健康胎位正常,我这次来,不也是担心你嘛。”

         面对多年好友,许悠然也很放松,一番交谈时候,终于问出了盘旋在心头许久的问题:“露儿,你恐怕也知道昨天的事情了,难道我真的做错了?”这时的许悠然有些彷徨,当时,自己明明已经很讲究说话方式了,但效果却截然不同。现在,怀了孕的露儿都赶了过来,莫非事情真的有那么严重。

         “我知道,你的意思是自己在说愿意嫁给古延的时候,加了许多的附近条件,”不愧是从小的闺蜜,靳露儿马上了解许悠然话里潜在的意思,接着道:“可你也不想想,我们这是在乡下,村里,大都脸学堂都没上过,难道你还指望街坊抠字眼儿理解你的话,在大家的意识里,恐怕只会讲你的话理解为,你愿意嫁给古延。”

         看着许悠然骤然变色,靳露儿有些不忍,转口安慰道:“其实,悠然,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就我看来,古延对你还是非常重视的,到时候,只要你们两个过得幸福,自然没人管以前的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