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我愿意嫁给他
        古先生要结婚了!

         古先生要跟同山村的姑娘结婚了!

         连续两个劲爆的消息袭来,村里村民,特别是高台下面的小姑娘们,且惊且喜,这两个消息,简直比村志录入还要震撼。

         就古延这等人才,初到同山时,便受到各位姑娘的好感,六年过来了,其中的小姑娘,嫁人的嫁人,有的孩子都已经生了好几茬,而古延依然单着。

         如今,古延突然当众宣布,他要结婚了,而且,结婚的对象还是同山村的姑娘。

         这样的好消息,怎不让人惊喜,这是不是说明,古先生是不是要留在村子里了。虽然这个幸运儿不一定会是自己,但只要还在这个村子,自己孩子能有个“美人教习”,也是不错的。

         同女人们注意的角度不同,同山村的男人们意识到,事情解决的方法出现了:古教习在村子里待了六年,如今,更要娶村子里的姑娘为妻。这对于孤身一人的古先生来说,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云老的身上:怎么样,古先生都做到了这个份儿上,您老这一下总该高抬贵手了吧!

         可云老不愧是云老,对众人的逼宫浑然未觉,双眼微眨,满是智慧的光芒,不紧不慢的说道:“古小子,要说你在我们村子呆了六年,现在,老头子就倚老卖老,对你评价一番如何?”

         古延拱手:“洗耳恭听。”

         云老杵着拐杖,花白稀落的眉毛下,眼神矍铄:“要说你小子,本事吗,到也还说的过去。”

         众村名:云老,您确定?

         “长相嘛,也还算勉强入眼。”

         众女:云老,您真的瞅仔细了?

         “为人吗,也还算过得去。”

         众人皆感叹,无语。

         只听云老接着道:“但唯有一条,你并非良人——”

         众人伸长了耳朵。

         老人少时停顿,接着道:“那就是,年龄,老头子记得,你到村子里的时候已经二十一岁了吧,那时候多么意气风发的小伙儿呀,可如今吗,六年过去了——”

         “古小子,你确定,我们村子有姑娘愿意嫁给你?”

         欲抑先扬,云老现将古延的有点给摘出来,一一评论,最后才点出了最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年龄。最后,还将所有的外表剥落,直接将娶妻的问题,转换成嫁人,而且,最终抛出的问题,让古延回答也是错,不回答也是错。

         听到老者的评论,特别是最后一句的总结,古延的眉头略微一颤,瞬间恢复正常,而后低下头,不再回应。

         这场村志录入,真是充满了波折。首先是场面格外宏大,县试一众学生专门赶回,一县之尊亲自到场,而后在礼成的关键时刻,杀出个云老,迫使礼仪终止,随后古延以公布自己婚事救场,仍是回天无力。

         难道这场声势浩大的仪式,只能以闹剧的形式结束吗?许悠然站在台下,看着低垂脑袋的古延,几分沮丧,几分无助,偏居一隅,仿若被整个天地抛弃了一般。

         不自然的,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被击中,整个心仿佛被揪着一般,生疼。许悠然拳头紧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帮他。

         这样想着,许悠然也这样做了。

         一步,一步,许悠然走出人群。

         一步,一步,许悠然走上高台。

         脚步坚定,许悠然一步步走到古延的身侧,站定,面对众人,开口:“我是同山村一个普通的孩子,生长在同山村,身为同山村的一员,有这样一个村子作为我家乡,我是非常荣幸的。”

         这样一个略显单薄的女子,走向高台,众人有些吃惊,可想到方才云老略带刁钻的提问“你确定,我们村子有姑娘愿意嫁给你”,众人的吃惊瞬间变为震惊。这个姑娘,现在走上高台,难道就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吗。

         如果其他人看到许悠然这个时候上台,表情是震惊,那么许员外夫妇特别是许成业的表情就是愤怒了:这个丫头,这是要干什么,大庭广众之下,这是一个女子该有的行为吗。许成业双眼冒火,恨不得冲上高台,将自家妹子拽下来。

         许悠然站在台上,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还是在这样一个场面,声音有些发颤,但语气却很坚定,接着道:“从小我很快乐,受到了包括云老、李村正以及各位前辈的照拂,有左邻右舍,有大叔大婶的关怀,在这样一个村子,我是非常快乐的。”

         “我记得十岁的时候,古先生来到了咱们村子,校舍得到了翻新,课程得到了完善,我和小伙伴们,除了玩耍外,终于有件有意义的事情,那就是上学堂,学习知识……那段日子,我是非常充实的。”

         “有了这样一个先生,对于我这样的小丫头来说,或许不太明显,可对于各位想要走进科举却不得门而入的男孩子来说,重要性不言而喻,对于曾经拥有这样一位先生,我是自豪的。”

         许悠然的声音有些轻盈,有些糯软,却清晰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特别是一些学子,为这软软的女声,陷入深思,回忆当初在学堂时种种。

         有些人哭了,比如刘寡妇儿子刘天云;有人笑了,比如方东行;有人欣慰,比如许成业,有人感叹,比如许员外夫妇……

         但许悠然的话并没有说完,她走上来,并不是为了追忆往事,更不是为了感叹人生,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是为了旁边的那个人。

         所以,许悠然接着道:“曾经,听一些其他的姐妹说过,古先生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即使惩罚人,也是选择非常有效的方式,比如说抄书;有时候,同学们一起到古先生家里蹭饭,古先生的厨艺还是不错的……”接着,许悠然简略的叙说了一些古延生活中的事情,虽然细小琐碎,但无一不证明这是一个好男人。

         许悠然最后得出结论:“姐妹们经常开玩笑,说古先生是非常值得托付之人。”

         毕竟是大庭广众,虽然是借由其他人的话说了出来,可毕竟是女孩子,许悠然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几若微闻。

         事情到了这里,整个村志仪式应当能顺利进行了,可云老并非常人,双眼看着许悠然,目光灼灼:“小丫头,老头子问是否有人愿意嫁给古小子,如今,你却言说别人的话,未免有些牵强吧。”

         都说老小孩儿,如果说云老先前质问李村正或者古延还有情可原,可如今,却拿着婚姻之事当众为难小女孩儿,未免有些不地道。可场中众人,数他辈分最高,自然没人责备,更多的是担心台上的小女孩儿,如何应对这样的刁难。

         云老头的继续发难,许悠然也有些愣神,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是一字一顿回答:“若他一心一意待我,我同样愿意嫁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