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登门提亲
        “我愿意嫁给他!”

         短短的六个字,却耗尽了许悠然所有的心力。当她站在人群之前,高台之上,古延之侧,说出这六个字的时候,整个思维都停滞了。周身围绕着淡淡的笔墨气息,那是常年累月与书本相伴形成的,也是古延特有的气息。

         高台之下,有老有小,有男有女,当然也不乏思想古板之人,但当许悠然说出最后六个字的时候,却没有人表现出一丁点儿不耐或者反对的表情。

         这时候,在众人眼中,只有高台上两个相倚而立的男女。男的俊朗儒雅,气质深沉,女的面容秀丽,相映成辉。

         此时,古延与许悠然站在一起,仿佛就应该这样,这样静静的站着,佳偶天成。

         天空悄悄飘来一朵云,聚散合拢,悄无声息,偷偷的滑向远方。

         第二天一大早,许家的大门就被敲响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村正李怀贵。此时的李怀贵,已经换下了官袍,一身暗红锦衣,显得分外喜庆。

         在李村正的身后,跟着肩扛扁担的两队人,两队人中间,是一抬抬的礼物,有锦缎,有器皿,在阳光的映衬下,分外华丽,多然眼球儿。

         许悠然打开门,看着李村正眼中的笑意和其身后的两队人马,先是一愣,而后猜到对方来意,整张脸瞬间通红,兀自转身,溜回房间。

         面对这样的许悠然,李村正脸上的表情更加灿烂,哈哈大笑:“我说悠然侄女儿,你这个时候是害那个门子的羞呀,李叔我还是喜欢昨天英姿飒爽的妮子,”李村正一边打趣,一遍推开大门,自来熟的招呼着一个个青年小伙儿将礼物放下,径自抬脚迈入许家大厅。

         今天一大早,收到古延的邀请,抬着礼物,到许家提亲,李村正是一百个愿意,这两人之间的感情,昨天已经为众人见证,现在提亲,无非是走一下程序,过场而已,这样的美差,又能成人之美,何乐而不为。

         李村正对这一趟差事满怀信心。可踏进许家大厅,面对的却是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许员外,甚至,对方连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给,将人带礼品就扔出了家门。

         这边,将人赶了出去,狠狠摔上大门,许员外心里仍旧不舒坦,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了一般,上不来下不去。想起昨天自己辛辛苦苦疼了十六年的闺女,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对那小子的爱意,这让作为父亲的许员外分外不舒服,正有一肚子气没处撒,恰好有个倒霉蛋儿碰上枪口,只能说李村正流年不利。

         相对于许员外的满怀愤懑,许母刘氏却是另外一种态度,俨然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成就感,而对于未来女婿古延也是越看越喜欢,颇有点儿丈母娘看女婿的欣慰。

         但刘氏并没有阻拦许员外的动作,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谱儿还是要摆足的。

         许员外夫妇逐客,而作为事件主角的许悠然面对的却是另一番情形。

         对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古延,一双美目愣愣的,那种少有的可爱样子,青春中带着丝丝妩媚,让古延大饱眼福,万分庆幸自己做了次梁上君子。

         “丫头,回神了!”

         趁着家人愣神的功夫,古延走过去,拍拍女孩儿的后脑勺。

         修长的手指,拂过缎子一样的乌发,带着清新的皂角的气息,配上一身淡粉色的家常服饰,格外温馨。

         古延深吸一口气,才把将佳人拥入怀抱的冲动压下,只依然停留在秀发中的手指泄露了他此时心情的不平静。

         “呀,你干什么,我爹娘可在隔壁呢!”

         感觉到对方手掌传来的温度,许悠然终于回过神儿,转身远离滚烫的热源。

         “我也没干什么呀,或者说,如果伯父伯母不在隔壁,我就能干什么了!”古延无辜的摊摊手,仿佛很喜欢看到许悠然娇羞的模样,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欺身上前,进一步缩短两人的距离。

         许悠然顾不得其他,直接下了逐客令:“我才不管你干什么么,反正,必须马上离开。”

         看着嘉人愈加粉嫩的脸颊,古延心里乐开了怀,毕竟这样的许悠然是非常少见的,慢悠悠开口道:“离开,我为什么要离开,咱们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还把“见不得人”几个字说的格外用力。

         面对古延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许悠然更加气愤,一张本就湿润的小脸显得更加红润,犹如熟透了的苹果:“刚才我爹的态度你也看到了,要是被他看到了你,没你的好果子吃。”

         “哦,发现,那更好呀,我就要当面向未来的岳父大人提亲了。”

         “你!”

         “嘘!”古延伸手堵住许悠然柔软的嘴唇,欺身凑近,小声道:“小点儿声,不然岳父大人可真的要听到了。”

         面对近在咫尺的一张俊脸,一口一个岳父大人的自然而然的叫着,许悠然的脸不争气的更加红了。

         不知过了多久,古延留下一句“等我来娶你”,跃出窗外,消失在晨曦之中,许悠然才算舒了一口气。

         一只喜鹊自远处飞来,坐在窗前的饱含嫩绿枝桠的树枝上,叽喳不停。

         倚着窗棂,许悠然静静看着闹腾的小动物,想起自己方才的表现,不由恼怒:不知不觉中,好像又被古延占了主动。不可否认,古延那一张俊脸,端正之中带着几分孩子气的无赖,一改平素的严肃刚正,配上自内而外稳重,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无动于衷。

         一次次的自我安慰,许悠然终于将面部的温度给降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正要转身出门,却被黑着脸的许员外撞个正着。

         应对自家老爹,许悠然自然拿出平素嬉皮笑脸样,揶揄道:“我说爹呀,你这直愣愣站在人家门口,猛一出现,会吓死人的好吧。”

         可说完才发现,此时的老爹,跟往昔不同,显得分外严肃,一张方脸阴沉的吓人,特别是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这样严肃的老爹,狠决中带着丝丝冷意,在许悠然十六年的女儿生涯里是从来没有的。

         面对这样严肃陌生的老爹,许悠然想要说些俏皮话儿缓和气氛,可发现原本利索的嘴皮子,在老爹骇人的表情下,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父女两人,隔门相对而立。许员外面色越来越阴沉,许悠然越来越不知所措。

         不知过了多久,许员外只留下一句“许悠然,你太令我失望了”,径自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