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偶遇
        第二天早上,许悠然就被告知,今天媒婆要过来,既然不能拒绝,起码要把握主动,悠然便拿下了接待的工作。

         天气晴好,街上时不时有行人经过,有挑担的,赶车的,牵驴的,小村的生活依旧平淡,时间的轮轴不紧不慢的转着。

         门口的梧桐投下一大片树荫,摆着几个石凳,这都是午饭之后,七大姑八大姨聊天用的,许悠然挑一个坐下,伸长脖子四处瞅瞅,搜寻那个传说中的媒婆的身影。

         许悠然虽然接受了嫁人的现实,却并不准备全盘交给父母,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人,还是自己先把需求说一下,等候媒婆便成了今天的首要任务。左等右等,人还不来,许悠然索性站起身来,走到村口张望一番,别说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走回树荫的许悠然更加坐立不安,偶尔的凉风也吹不灭心中的烦躁。

         树杆的影子越来越短,媒婆依然没有踪影,让许悠然忍不住咒骂这个没有职业道德的家伙,约好的上午见面,都快中午了,还不见人影,原本斗志昂扬的许大小姐脑袋越来越沉。

         忽然,一双脚,不,准确的说,是一双鞋,千层底,藏青粗葛布,半新不旧,占了少许灰尘……不可能是曹媒婆,许悠然一阵不爽,丫的,真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姐都蹲着还有人打扰。许悠然发誓,一定要这人好看,许悠然忍着疼痛,双手撑着膝盖,慢慢站了起来,不知是蹲的时间长了还是胃中疼痛,身子半弓着身子,但这并不能减少许悠然眼中的煞气,烦我许悠然者,虽远必诛,嘴角微翘,杀气毕露,许悠然慢慢抬起头,衣服,有点熟悉,许悠然微愣,看到那张脸时,杀气煞气全消,对上那双漆黑如深潭般得眼眸,许悠然露出痴迷的微笑,什么狗屁誓言全不作数……

         “你没事吧,许悠然?”声音温润,语含关切,但不使人生出邪念。

         “啊……古先生,你来了……”许悠然暗恨自己不争气,这也算是前几年留下的后遗症,话说当年,许大小姐十岁时,许员外家里富裕,便想让女儿到村子里的学堂上学,许大小姐大言不惭的说,想我许悠然聪慧如斯,何必到哪里受罪,坚决不从……最后在刘氏威胁,许员外哄骗下才答应去上一阵子,要真是如她诉说的那样,再不去也行。

         许悠然背着刘氏亲手准备的小布包,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许员外向学堂走去,说是学堂,只不过是县衙出资盖得一间小屋子,坐在凳子上,其他小朋友都一脸兴奋,对第一次来学堂这样的新鲜事都刚到好奇,只有许大小姐坐在那里,摆张臭脸,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

         不大一会儿,大家自发的安静下来,一阵脚步之后,在二十几双眼睛注释中,先生走进了学堂。

         许悠然虽然是被逼而来,但既然来了,总不能太突出吧,一抬眼,便傻了,只见讲台上之人,二十左右,一身粗布长袍,木簪束发,面容隽秀,最是那深潭一般的眼眸,直要把人吸进去,一开口,声音温润,如春风轻抚心田。谦谦君子,虽粗布衣衫难掩如玉光华,虽稍显稚嫩但更彰显活力,正是许悠然喜欢的类型,整堂课就盯着先生看了,一句话也没听进去,之后上学堂成了许悠然最最喜欢的事了,还不住望天长叹“君生我未生”啊!

         听到先生问话,许悠然终于灵台清明,恢复意识,暗骂自己意志薄弱,经不住美男诱惑,但又不住为自己辩解,这都怪先生,随着年龄的增长,稚嫩褪去,平增了几分成熟,魅力更胜从前,害得自己说话全磕磕碰碰,全没有平素的流利。

         两人谈了一会儿,先生便告辞,走回自己的小屋。

         知道古先生走远,许悠然才回过神,想着方才的声音,许悠然只感觉余音绕梁,仿若仙乐,仿佛饱经风霜的小麦苗终于迎来了第一缕东风,连等待的焦虑都消失不见。

         古先生的身影渐行渐远,不知怎地,许悠然想起昨天脑海中模糊的身影,与古先生的身影渐渐重合……

         ……

         左等右等,媒婆终于姗姗来迟。

         媒婆姓曹,一身标志性的花色大褂,然而这身装扮并没有使人看到轻浮与厌倦,反而使整个人增添了几分活力与喜庆,头上只插一支荆钗,头发乌黑如丝,面容圆润,嘴角含笑,若有若无,使人不由想亲近攀谈,手中绘着桃花的扇子随着手腕的转动,时不时送上阵阵微风,给整个人增添少许动感。

         许悠然这才知道惯性思维害死人,眼前的曹媒婆丝毫没有想象中的市侩,脸带笑意,很容易让人亲近。

         恰在这时刘氏也走了出来,邀请曹媒婆走进院子。

         不愧是专业人员,不着痕迹的结果刘氏递上的两锭银子,从袖子里拿出一叠画卷。

         留着曹媒婆慢悠悠喝茶,母女二人翻起了所谓的珍藏资源。画像上皆是十里八村适婚男子,有的羽扇纶巾,有的粗布短打……

         画像上不但有本人情况,就连基本的家庭概况都有提及,看来曹媒婆所说的独家资料绝非虚假。

         但许悠然越看越是皱眉,不自觉将画上之人同心中那道背影作比较,越是这样,心里越是不舒服。

         看的差不得了,曹媒婆便拿出来一张介绍起来:“这位小公子可是不凡,名叫姜哲,年仅十九岁,都已经是秀才了,是咱们县试前三名呢……”

         许悠然心里有些烦闷,粗粗浏览了一遍,便同两人告别,回到自己房间。

         许悠然有些纠结,刚才浏览画像的时候,脑海里闪现的竟然是古老师的身影,如影随形般挥之不去。好像在自己面临嫁人问题的时候,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个人。

         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古先生了吗?恐怕只是曾经的师生相处间有些许好感罢了。

         打开窗子,远望小山,感受着树林的生命力,混沌的脑海也为之一清。

         “吱呀——”

         母亲刘氏走了进来,许悠然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扯出一个微笑。

         “然然,怎么样,有没有看得上的,回头让你哥再去打听一下。”

         “娘,再看看吧。”

         “然然,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