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40.

         第二天陈羽又在公司听到了跟李纯熙即将上映那部电影的事,几个小姑娘在休息期间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说里边的李纯熙多帅多帅,勾起了陈羽的一点好奇心。

         于是午休的时候,陈羽无聊地把那部电影的预告片看了。

         李纯熙在电影里比现在要壮一些,预告片里果真也有他只露了背部的果戏。屁股收得刚好,又圆又翘,身上的肌肉都明显地隆起来如小山似的,手臂上筋脉起伏,皮肤蜜色,腰看起来是那么紧实。

         那么有力性感的一段身躯,说是公狗腰一点都没错。

         这段视频结束后,后边还有不少别的李纯熙相关推荐,陈羽平时从来没关注过李纯熙的什么动态、八卦,这次看完了预告,他顺手点开了最新的视频。

         视频里,是李纯熙和别人的绯闻。而女方正是他这部新电影里的女主。

         两人一起进出酒店,女方到他新片的现场探班,亲密地在餐厅吃饭……看起来还真的颇有点在交往的意思。视频的最后,清脆的女声还在解说,说李纯熙出道多年虽也与一些女星传出八卦,但这样与同一人频繁私下交往还是首次,或许这一次是来真的。

         陈羽看得直笑。

         他不止一次想这个问题了。李纯熙,对女人真的行吗?

         晚上陈羽还把这事拿来调侃了好看的青年。

         “原来你还关心我的八卦。”李纯熙把洗衣机里洗好的衣服抱出来,放进陈羽双手抱着的篮子里,意外地挑挑眉。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啊,我也就是无聊看看而已。”陈羽咬着支没点的香烟,听话地抱着装衣服的塑料筐,把身前的李纯熙看了又看。

         电影预告里经过化妆和后期处理过后的人的确帅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然而陈羽却觉得还是眼皮底下这个李纯熙更好。

         白色衬衣底下的身材高挑强健,但并没有太过强壮,少了几分电影里那种原始的狂野,却似乎更配他俊美的脸。

         “拿去晾,还杵着干嘛?”青年催了一声,而后露出点浅笑:“还是我太帅,把你看傻了?”

         陈羽还了一个白眼:“傻你爷,你还真当自己万人迷?”

         他抱着衣服往内阳台走,李纯熙在背后跟着说:“我的确不是万人迷——毕竟,喜欢我的人何止上万。”

         真是个无药可救的自恋狂。

         陈羽拣衣服,挂上衣架,李纯熙晾,很快晾了一阳台的衣物,鼻子里都是衣服刚洗完时清新的香味。

         天空中有不少星星,李纯熙挂好晾衣杆,回头看到叼着烟的陈羽提起篮子。他看到他光洁的脖子,熟悉的侧脸,在起身的那一瞬半阖的眼睛,还有挽起的袖子下修长匀称的手臂。

         画面很简单,简单而寻常,李纯熙的心跳却微微地加快。

         这就是生活,属于他和他两个人的。

         陈羽没注意到李纯熙的表情,提着空篮子晃回了屋里。

         今天李纯熙回来得早,他拉着陈羽把家务事搞完刚好九点半。两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李纯熙从果篮里拿了只苹果往坐在侧方的陈羽扔过去。

         苹果稳稳落在陈羽怀里,他拿起苹果,取了一直没点的烟,“咔”地咬了一口。

         “你最近抽烟少了。”李纯熙盘着腿,手肘落在沙发扶手上,托着侧脸看着陈羽。

         “嗯。”陈羽看着电视,状似敷衍地应了一声。

         他的脸动都没有动一下,并没有正面回应,但浅浅的一声“嗯”里却仿佛就此飘出了什么不同以往的意味,这让李纯熙的眼睛都更加闪亮。

         那天他们不欢而散,他以为陈羽根本不在乎他说的任何话。但最后,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劝说陈羽仍旧听了进去。

         他并不急着要陈羽怎样,能一步一步潜移默化地改变他们的现状,他已知足。

         五月中,陈羽跟着夏侯生去了一场家宴。

         客人并不算多,但看得出来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有好几人是c市本地富豪,陈羽都认识。

         客人们带着家眷,有的妻儿同行,一家几口很是热闹,唯有夏侯生后面尾随着有名的败家子陈羽,走进去的时候他们就受到了非比寻常的关注。

         但主人见了二人并没有说什么,依旧很热情地招待了他们。对方和夏侯生年纪相仿,五十六七不到六十岁,依夏侯生的辈分,让陈羽称呼“龚叔”。

         龚叔和夏叔的关系看起来的确很好,晚上也真的私下为他们引见了些人,只是谈到最后,却没有任何收获。

         陈羽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纵使万般失望,但他早已失望过很多次,心里针刺一般的痛仿佛都已经麻木。

         而这天晚上,意外的是陈羽却竟然看到了一个女人。

         那个最近刚刚热起来的女明星,他前几天才在视频里见过的女明星——那个跟李纯熙传出绯闻还被他拿去调侃李纯熙的女明星,徐艾米。

         陈羽远远地看到徐艾米的时候有点吃惊,谁会想到,徐艾米会出现于这种私人性质的宴会。

         “徐艾米,东星动控那个徐华栋的继女,”陈羽正在犯疑惑,夏叔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夏叔声音淡淡的,但语气里有所不屑:“说是继女,徐艾米的妈早就死了,这两年他们两个在一些私人活动里经常成双入对地出现,有点眼色的人都晓得他们私底下到底是什么关系。”

         夏叔正在说,果然一个五十岁出头的男人走到了徐艾米的身边,端给了她一杯酒。两人站在一起,虽然没干什么多余的事,然而就是陈羽也多少感觉到他们之间完全不像父女那么简单。

         “这个徐艾米有些手段,背后有徐华栋撑腰,在外边也不单纯,当演员没两年就红了。”

         后边夏叔就没再说什么,被他的老朋友、宴会的主人邀请到了别处。

         陈羽在角落里坐着休息,却想到了李纯熙。

         之前他拿李纯熙和徐艾米的绯闻调侃李纯熙,但没有听到李纯熙的承认或否认。

         李纯熙和徐艾米如果没什么还好,但如果有什么……李纯熙岂不是被这女人骗了吗。

         当晚陈羽回去李纯熙还没回来,第二天晚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陈羽对李纯熙说起这事,李纯熙的眼神闪了闪,忽而笑了起来:“你这是在关心我?”

         “你难道不知道我这个人心地善良,就是路边的一只狗我也会怕他被人骗。”

         陈羽嘴上如是说,但李纯熙却显然心情很好。李纯熙说:“我知道徐艾米不单纯,我和她别说没什么,其实根本就不熟。那些八卦消息都是假的。”

         说完他轻轻咬了一下下唇,身子朝陈羽那边倾了过去。

         “谢谢陈少关心。”他在他耳朵里呼出一缕潮热。

         陈羽转头,看着眼皮下李纯熙刷子似的睫毛,也笑了:“别客气,我不是该讨好你吗。”

         陈羽刚说完,李纯熙的一只爪子按上了他的肩。青年带了点力一推,便把人推到在了沙发上。

         他跪坐在他身上,由上往下地看着陈羽蹙起来的眉头,黝黑的发丝垂落在额头,轻声说道:“我和她们都没什么。”

         陈羽躺在下边,李纯熙把手放在他的头侧,那话说得就像解释似的。

         但陈羽需要李纯熙什么解释?他不过是他的债主,他们现在是见不得人的同居关系,说得再难听一点,或许他现在就是李纯熙的泄|欲工具。

         哪怕有一天李纯熙真的和别人有一腿陈羽也管不着。他伸手拂了一把头发,嘴唇一歪,说道:“谁知道你和徐艾米是不是一样的人。”

         “我只跟你上过床。”青年有些不开心,低头啃上了陈羽的唇。

         陈羽在亲吻间隙喘着气问道:“那你以前干嘛去了,那么多女人投怀送抱,就算你不喜欢女的,投怀送抱的男人也不少吧?”

         “……”李纯熙的唇退开一些,随后又再次贴上陈羽的唇。

         “你知道的,”他在他唇缝里呼吸,一下又一下轻轻碾压陈羽被亲得湿润水亮的唇瓣:“我的身份特殊,我不能被人抓到把柄。”

         这些话,都是假的。假得说谎的人心里烧似的痛,他只能再次堵了陈羽的嘴,用力地啃噬他,牙关相撞,唇舌相依。他扒掉他的衣裤,扯掉他们所有的遮羞物,和他亲密相交,如藤蔓纠缠。

         这一夜的爱粗暴而沉默。他从来没有因为怕被人抓到把柄而小心翼翼过,更不会因此而连交往对象都没有。

         他只是在心中有一个人,爱过恨过,终究不能忘却割舍。

         五月底,李纯熙攒了整整一周的假期。

         在一个阳光温煦的清晨,李纯熙开着车,载着陈羽和罗智心踏上了宁静的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