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两个灵魂
        “皇上您的茶。”小喜子恭敬地将托盘中的茶壶跟茶碗,一一摆到玄玉面前的石桌之上,并未玄玉斟上后站到一旁。

         玄玉拿起茶碗自饮,这时一名男子走上前来弯腰恭敬道“皇上朱雀皇求见。”

         玄玉自顾自的喝着手里的茶水,没有多余的表情跟动作。

         前来禀报的男子,最终有些沉不住气的说道“奴才这就去拒绝朱雀皇。”

         男子刚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玄玉有些冰冷的声音传来道“请朱雀皇进来。”

         “是。”男子领命转身准备前去复命,却再次听到身后更加冰冷的身影传来“朱雀皇走后去领三十大板。”

         男子听闻有些颤抖的转身对着玄玉道“是……是。”

         而凉亭里的玄玉喝完手中的茶,对一旁的小喜子道“去换壶茶。”

         “喳。”听闻小喜子立马收拾完玄玉面前的器具。

         “相公~”不一会就见一身橙黄色凤袍的朱雀带着一堆人风风火火的向凉亭赶来。

         而玄玉则是看着平静的湖面蛋蛋突出“朱雀女王请自重。”几字。

         而朱雀却直接无视了玄玉的话,一屁股坐到玄玉旁边,拿起小喜子刚刚换来的茶水给玄玉倒上,之后递给玄玉说道“相公喝茶。”

         玄玉收回放在湖面上的目光,将视线放到朱雀的脸色。

         而朱雀则对着玄玉眨眨眼。

         “别自欺欺人了。”玄玉淡淡的声音传到朱雀耳中却仿若一枚炸弹,在朱雀耳中“轰”的一声爆炸。

         朱雀有些情绪激动的站起来说“我没有自欺欺人!你是我的!你就是我的!”

         “朕想朕那日说的话很清楚。”玄玉纤长的手指越过朱雀帮自己倒的茶,自己斟了一杯茶,拿起来喝着。

         “别忘了你那些兄弟姐妹的下场!”朱雀冷哼一声,胸有成竹的说道。

         玄玉眼中寒光乍现,原本淡淡的声音变得冰凉起来“别挑战朕的耐性。”

         “挑战你的耐性?!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你那日说!你一言九鼎!那你可曾记得你说过要娶我的!?”朱雀抓住玄玉的衣袖对着玄玉吼道。

         “朕那时还不是皇帝。”玄玉抚下朱雀的手说道。

         朱雀脸上突然变得温努起来,自言自语的喃喃道“一定是因为许流连那个小-贱-人,一才会这样对我的,对……一定是这样……我要杀了她……杀了她我就能跟相公在一起了……没错就是这样……”

         玄玉看着有些癫狂的朱雀,抚了抚额,起身按住朱雀的肩膀说道“朱雀看着我。”

         朱雀有些迷离的眼神,放到玄玉脸上。

         “小时候朕说要娶你那些话的原因是,朕把你当妹妹,想要照顾你,当时朕父皇说如果想要永远跟一个姑娘在一起,那边是娶了她,朕当时想,朕若是娶了你便可以照顾你一辈子了,朕只是把你当妹妹,想要照顾你,你懂吗?你若是再这样下去,朕想以后我们不用在见面了。”玄玉耐心的给朱雀解释着,这些年玄玉如此对她,便是因为他发现她对他有了别的情愫,若是旁人他可纳进自己的后宫便罢了,但她却是自己从小一起长的朋友跟妹妹,还是一国之主。

         朱雀突然抱住玄玉呜呜的哭了起来,但也冷静清醒了下来,原来……一直都是她自己在自作多情……自己给玄玉找着不肯跟自己成婚的原因……不肯见自己的原因……

         “你若可以放下之前的感情,朕便会待你如亲妹妹般,可以常常见面;若是不可以,那我们以后若无国事便老死不相往来。”玄玉拍拍朱雀的背,原本“朕”的称呼渐渐变成“我”,终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朱雀梗咽着说道,她不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嗯,你现在是一国之主,以后万万不可像刚刚那样知道了吗?”玄玉摸摸朱雀的头说道。

         “知道了……”朱雀紧紧抱着玄玉,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你真的……喜欢……那许流连……”

         玄玉垂下眼帘朱唇淡淡吐出几字,却直击朱雀心脏。

         “从今往后,只她一人。”

         “咳咳!”这时一阵违和的咳嗽声响起。

         玄玉想推开怀中的朱雀,却发现朱雀抱的更紧了。

         “皇兄跟朱雀皇真是好兴致。”玄奘调侃的声音响起。

         玄玉看了眼玄奘跟玄奘身后的二人,眉头不可察觉的皱了一下。

         而那二人则上前一步叩拜道“参见皇上。”而此二人正是许毅跟陈阳。

         玄玉挥挥手示意他们起来,随后对怀中的朱雀说道“雀儿你先回去吧,朕还有事要处理。”

         朱雀因为玄玉的一声雀儿,有些呆愣的松开玄玉,再呆愣的点点头,便呆愣的向外走去。

         “皇兄还真是桃花朵朵开。”玄奘走到玄玉面前调侃的说道。

         玄玉则是一言不发的坐回原处,为自己倒了杯茶,慢慢喝着。

         玄奘见自个自讨无趣,边一屁股坐在玄玉对面,摸摸鼻子开始说正事“皇兄说,许流连突然晕倒了,并且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玄玉听闻,放下手中的茶点点头道“在朕眼皮子地下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另一个人。”

         玄奘蹙眉,手指则是快速的掐算着。

         一旁的陈阳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玄奘的手突然猛的停下,一脸正经的看着玄玉说道“她体内有两个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