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下落不明
        “你们口中的流连姐姐,可是一个整日发饰简单扎在脑后,一名叫许流连的美丽姑娘?”这时一阵低沉苍老的声音在两兄妹二人头顶想起。

         “对啊!咦?你怎么知道流连姐姐姓许叫许流连啊?”陈晴一脸单纯的抬眼看向面前一身暗黑色长袍的老头。

         “晴儿。”而陈阳则是一脸警惕的看着穿暗黑色长袍的老头。

         而老头则是在陈晴抬头看向他的那一刻,便目不转睛的看着陈晴,苍老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狂热。

         陈阳见状本能的将陈晴拦到自己怀中警惕的看着暗灰色长袍的老头。

         暗灰色长袍老头突然大笑两声“哈哈哈!简直就是至纯中的极品!老夫不用来练造真是可惜了啊!”说着暗灰色长袍老头抬起右手中所拿的法杖,只见法杖的顶端溢出暗灰色的白烟,直冲两兄妹而去,准确的说是冲陈阳怀中的陈晴而去。

         “妖怪啊!”

         “妖怪杀人了!”

         “有妖怪啊!快跑啊!”

         “呜呜呜!妈妈我怕!”

         街道之上来玩的路人跟摆摊的商贩瞬间炸开锅来,向四处逃散开来。

         暗灰色白烟瞬间包裹住陈阳怀中的陈晴。

         陈晴见状被吓的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啊!!呜呜呜!这是什么!呜呜呜!哥哥救救我!流连姐姐救救我!”

         “晴儿!你对她做了什么?!”陈阳焦急的挥着手,想要将包住陈晴的暗灰色白烟挥走。

         “哈哈哈,我要对她做的事情多着呢!”说着,暗灰色长袍老头,法杖一挥,陈阳被甩了出去重重的撞到墙上,嘴角溢出鲜血。

         陈阳看着面前渐渐模糊的事物低喃道“晴儿……许流连……快救救她……”陈阳话未说完便昏死了过去。

         ————————

         “我走了。”许流连起身,拍拍自己的肚子说道。

         玄玉放下手中的筷子,蹙眉看向“走?去哪?”

         “嗝!俺现在是宇宙无敌美少女许流连,可不是宇宙无敌小萌猫,咱对做个样子离开皇宫啊,不能凭空消失吧,俺顺便再去外面溜一圈玩玩。”许流连打个饱嗝说道。

         玄玉轻笑一声,之前她不都是忽然出现忽然消失吗?不过宫里的人应该也没发现,她想去玩就随她去吧。玄玉点下头说道“嗯去吧。”

         随机许流连便大摇大摆的出了宫,直直的往陈阳两兄妹摆摊的那条街道走去,这个时候他们俩应该吃完饭在摆摊卖泥人吧。

         结果许流连刚刚拐进就微微一愣,整条街道都一片狼藉,三三两两的商贩在收拾着自己的摊贩,不远处一群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些什么,许流连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只觉得一阵风略过,许流连瞬间来到人群外围,拨开人群许流连挤到人群里面,只见奄奄一息的陈阳背靠着墙躺在地上。

         许流连三步两步上前扶起地上的陈阳,让其靠在自己怀中,试了试陈阳的鼻吸,确认还有呼吸后,拍着陈阳的脸颊,焦急的呼喊道“陈阳!陈阳!你醒醒!陈晴呢?陈阳!”

         “咳咳!”陈阳咳出两口血,眼帘轻起见到许流连后一把抓住许流连的衣袖说道“救……救救晴儿……”之后便晕死了过去。

         许流连蹙眉,看向一旁围观的群众问道“你们看到跟他一起的小姑娘没有?”

         结果众人纷纷摇头表示没有。

         只见许流连黑瞳之中有红光闪过,许流连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在陈阳身上点了几下护住陈阳的血脉,便一把抱起地上的陈阳,向人烟稀少的小巷走去,刚刚走进小巷就见小巷之中只剩下一缕蓝烟,许流连跟陈阳消失在小巷之中。

         ——————

         “大夫,你快给他看看!”许流连抱着陈阳来到一家医官,焦急的对着一面白胡子老头说道。

         白胡子老头看着凭空出现的许流连跟陈阳一惊,手中刚刚抓出来的中药散落在地,人也愣在原地。

         “大夫,你快给他看看!”许流连提高声音重复一遍道。

         “哦……好。姑娘这边来。”白胡子老头缓过神来,示意一旁的人看柜台,自己则带领许流连来到一件间房内。

         “把这孩子放到那床上吧。”白胡子老头指了指房内一张木床说道。

         许流连连忙上前几步,轻轻的将陈阳放到床上,闪开身示意白胡子老头上前为陈阳诊断。

         只见白胡子老头自搭上陈阳的手腕开始便开始抿着胡子摇头叹气。

         许流连蹙眉问道“他怎么样了?”

         “这孩子骨骼筋脉全被震断了,即使保住了性命,这孩子也多半是个废人了,看这孩子的样子恐怕是性命难保啊!”白胡子老头摇着头说道。

         许流连看向床上眉头痛苦皱起的陈阳,之后一屁股坐到一旁的木椅之上,单手撑住额头,眉头紧紧皱起,不停的低喃道“治疗的咒语、治疗的咒语、治疗的咒语……”

         许流连突然灵光一闪,起身坐到陈阳床边,口中嘟囔着些什么,双手在空中画了个圆,就见双手之上泛起一层蓝光,许流连将蓝光向陈阳的身体推去,蓝光便瞬间包裹住陈阳。

         而白胡子老头则呆愣在一旁看着这一切。

         只见陈阳有些痛苦的在蓝光之中挣扎着,过了一会陈阳开始渐渐安静下来,直到陈阳完全安静下来许流连才收回蓝光。

         许流连收回蓝光之后平定一下气息,连忙对呆愣的白胡子老头说道“大夫你再给他看看。”

         白胡子老头回过神之后连忙点头说道“哦好!”之后上前为陈阳诊断。

         白胡子老头附上陈阳手腕,之后惊讶的看向许流连,说道“这孩子已经没有性命之忧,骨骼筋脉也已经完全愈合,不久便能醒过来了!醒来之后修养几日便能完全恢复了。你……”白胡子老头话未说完便被许流连打断“多久能醒来?”现在陈晴下落不明,只有等陈阳醒来才能知道陈晴的下落。

         “很快了。”白胡子老头说道,看着许流连点点头继续说道“敢问姑娘是哪路神仙?”

         原本看着陈阳的许流连转头看向白胡子老头道“我是妖。”

         白胡子老头听闻微微一愣。

         许流连移回目光继续看向陈阳,冷声说道“刚刚发生的事情我不想有第二个人知道。”

         白胡子老头点点头说说“老夫明白,老夫先忙了,若有什么需要……”姑娘叫我便可,这几个字还未说出口就见屋内只剩下一缕蓝烟跟一些银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