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榴莲进村(上)
        ——————丛工庄——————

         许流连陈阳二人凭空出现在一颗大树之下。

         许流连看了看四周伸了个懒腰,之后指了指进山的路说道“进山!”

         许流连哼着歌,懒洋洋的走着,直到后来慢悠悠的走着,在看一眼一直很淡定的走着的陈阳,有些不满的说道“你确定你是大病初愈吗?!”

         “确定。”陈阳点下头说道。

         许流连抬手遮住头顶上的大太阳,扫了眼四周连绵起伏的群山,不由感到心累,这丛工村在哪啊!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崩溃啊啊啊啊!

         就在陈阳也不能淡定的跟着许流连走,许流连决定停下休息时,二人终于找到了丛工村……村口的村碑。

         许流连看着一白色石头上鲜红的“丛工村庄”四个字,感到无比的亲切,不由伸手摸了摸“丛工村庄”四个字。

         许流连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苦逼,因为她摸到了一种黏黏的东西,收回手一看,只见刚刚触摸过“丛工村庄”四个字的四根手指染上了一种鲜红的粘稠液体,凑到鼻子前闻了闻,是一股很浓的铁锈味。

         许流连立刻念咒清理掉手上粘稠的液体,不出意外的话,这是血。

         再看向那块白色的村碑,跟普通村碑一样,只是上面的字更红艳了些,而且上面的字也没有像刚刚写上去没干的样子……

         许流连突然计上心来,想要抽出腰间的惊蛰剑去砍两下那村碑,看它会不会像西游记里那颗树一样会流血,结果惊蛰剑却死活拔不出来。

         许流连有些恼怒的狠狠拍了一下惊蛰剑,结果却拍疼了自己的手,陈阳嘴角微抽的看着跟一把剑置气的许流连。

         许流连挥了挥手撇了撇嘴,默念一咒,一到蓝光闪现,准确的射在了白色的村碑之上。

         结果村碑并没有流血,而且也完好无损。

         许流连蹙眉,看了眼通往丛工村庄的道路,若是放到以前,许流连肯定会转身就走,因为好奇害死猫,而且她不会对有生命危险的事情好奇,但现在为了陈晴,她需要好奇一次,而且她现在会法术,还是能拿得出手的那种报名应该是没问题。随后摸摸才打到自己肩膀处的陈阳的脑袋,认真的说道“不要怕,宇宙无敌的许流连姐姐会保护你……”的。许流连的“的”字还未说出,就见陈阳打掉许流连在自己头上作怪的手,径直往丛工村庄走去。

         许流连撇撇嘴,真是个不可爱的小男孩。之后就胎教快步走到陈阳面前向丛工村走去。

         ——————青龙国皇宫——————

         玄玉蹙眉往御书房走去,小喜子紧跟其后。

         玄玉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脚边,小喜子见状连忙挺住脚步静静候在一旁。

         玄玉扫了眼偌大的皇宫,下意识的摸了摸无名指之上的戒指,表情柔和了些许,再次看到身旁的事物时,眉头再次紧皱,玄玉抬手按了按太阳穴,便抬步继续往御书房走去,这简直就像是个牢笼,政治,权利,金钱……编制起来的牢笼。

         乒乒乓乓的声音从御书房中传来,紧接着就是玄玉有些温怒的声音“朕说了!等她回来朕就去!”

         “皇上,此事可是十万火急啊,万一晚了一时,翔天大陆维持了几千年的平衡就可能会被打破啊!”一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跟一名一身戎装的精装男子站在被玄玉一把扫落的奏折旁,一身官服的中年男子毕恭毕敬的说道。

         “是啊!是啊!”那大臣身后另一群穿官服的人连忙应和道,身穿戎装的男子也点头应和道。

         “嗯,很好。朕说的话也不听了吗?那朕留你们何用?”玄玉语气变得平淡眯了眯眼扫了眼在场的所有人。

         为首的大臣忍不住打个冷战,连忙摇头道“臣不敢!”

         “微臣不敢!”另一群臣子连忙应和道。

         玄玉甩甩衣袖冷声说道“滚。”

         一众人听闻,连忙向外走去,管它什么翔天大陆维持了几千年的平衡,现在保官保命要紧啊!

         ——————许流连这边——————

         许流连跟陈阳站在丛工村庄村口,看着空荡荡的街道,许流连撇撇嘴抬步往里走去。

         只见街道两旁的房屋全是大门窗子禁闭,村庄之内安静的有些吓人,仿若这村庄之中早已无人居住一样。

         许流连来到一家人家房前,上前敲了敲房门喊道“有人吗?”

         回应许流连的却是一片死寂。

         许流连换了一户人家门前来敲门,回应许流连的人同意是一片死寂。

         许流连转身来到另一家房屋前,再次敲了敲门喊道“有人吗?我们是好人!不是来杀人放火的!就想问一下路!”

         “没有人。”这时房屋之内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

         “噗!”许流连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声来,一旁的陈阳的嘴角有些抽搐。

         “小朋友,问你一件事情哦,你知道巫贤所在的山洞在哪吗?”许流连柔声对着屋门说道。

         只见房门微微晃动一下,房屋内再次穿出奶声奶气的声音。“俺娘说不让俺告诉陌生人巫贤爷爷的所在山洞的位置。”

         许流连抿抿嘴说道“小朋友你好,我叫许流连,你可以叫我流连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做朋友吧!”

         这时屋门打开一条小缝,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露出半边脸来看向许流连“榴莲姐姐?”

         许流连立刻矫正道“是流连姐姐不是榴莲姐姐。”

         “榴莲姐姐你真的要跟我做朋友吗?”小姑娘葡萄般水灵的眼睛看着许流连。

         许流连点点头道“对啊。”选择无视小姑娘的发音。

         “我叫乌乌!”小姑娘打开门开心的说道。

         “乌乌那我们现在是朋友了,是不是就不是陌生人了?”许流连笑着点点头俯下身子开始套路天真的小姑娘乌乌。

         “嗯嗯当然不是啦!”乌乌点头说道。

         许流连继续套路道“那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流连姐姐巫贤所在的山洞在哪吗?”

         乌乌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说道“俺娘说巫贤爷爷就在那座山上哦。”

         许流连从包裹住掏出一个不倒翁递给乌乌,之后说道“这个送给乌乌,那乌乌可不可以告诉流连姐姐,为什么这里家家家门紧闭?”

         乌乌新奇的看着手里的泥人,开心的对许流连说道“是村长爷爷告诉我们的,如果有外人来了,就赶快回家,谁敲门也不要开门。”

         许流连不由好奇起来,他们怎么知道她们进村了?看了眼天真的乌乌许流连继续问道“你爹你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