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成魔(下)
        “想跑?”玄衣男子用剑撑起身子,擦了擦嘴角。

         许流连默念一咒玄杉的身体便腾空而起,许流连在玄杉背上用力一拍,玄杉的身子便向皇宫的地方飞去,介时许流连觉的背后一寒,果不其然玄衣男子已经持剑而来,堪堪躲过剑锋,但手臂还是中了一剑。

         玄衣男子冷哼一声再次持剑而来,许流连手中用蓝气幻化成剑,抵住玄衣男子的剑。

         “想不到刚刚一剑竟然没刺死你。”男子冷冷的看着许流连。

         许流连冷笑一声“你该后悔你刚刚那一剑没有杀死我,因为现在到我要杀死你!”

         玄衣男子看向许流连身后的天边射来的青光轻笑一声“你没那机会。”

         “呃……”许流连觉得背后一寒,一阵剧痛便从身体之中传来。

         许流连觉得眼前一黑便重重的倒在地上,但是许流连的意识很清晰,她能感觉到身体上传来的剧痛,也能听到身边的动静,但就是睁不开,身体也动不了。

         “死了?”熟悉的男声响起,男子说着还踢了许流连的身子两脚。

         “看样子还没死透。”玄衣男子轻哼一声,垂下眼帘抚着手中的惊蛰剑“王太医。我想你委托我杀了这妖孽的目的不在于这妖孽身上吧。”

         王太医!听到这个名字许流连觉得自己心脏一缩。

         王琳坤点点头“柳城先生果然洞察力非凡。”说着王琳坤的手在空中一挥,原本被许流连施法飞回皇宫的玄杉突然出现在空中,之后重重的摔倒在王琳坤的脚旁。

         玄杉闷哼一声,眼皮动了动慢慢张开双眼。“唔,王太医?”玄杉撑起身子看着站在人疑惑的问道。

         王琳坤低头看着玄杉不语。

         玄杉看到一旁倒在血拼的许流连时大喊一声“小白莲!”便连忙爬到许流连身旁,抱起许流连的上半身“小白莲!你怎么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呜呜呜呜……小白莲你醒醒啊!”玄杉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转头看向王太医“王太医!你快救救小白莲!呜呜呜……小白莲流了好多雪!”

         王琳坤嘴角一勾,走到玄杉身旁,蹲下身子,蹙着眉说道“要救她的话……需要你的心脏。”

         玄杉不要!不要听他的!许流连在心里呐喊着,努力的想要张开双眼。

         “呜呜呜……只要你能治好小白莲我什么都给你!呜呜呜……”玄杉擦擦眼泪坚定的说道。

         王琳坤拿出一把匕首递给玄杉指指玄杉心脏的位置说道“现在挖出自己的心脏。”

         玄杉接过匕首想也没想直接刺入刚刚王琳坤指过的地方。

         听着玄杉闷哼一声,许流连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攥住一样,疼痛由心脏向四周蔓延开来,同时一股愤怒也由心脏向四肢传去。

         王琳坤看着玄杉的动作大笑出声“哈哈哈!你还真是个傻子!”说着拔出玄杉胸口的匕首,手成爪状刺入玄杉的胸口挖出了玄杉的心脏。

         “救……救救……小……小白莲……”说完玄杉的身子倒许流连身旁,献血在玄杉身下蔓延开来,跟许流连之前所流淌的献血交汇。

         ————青龙殿,原本正闭眼打坐的玄奘猛的张开双眼,身体也瞬间消失在原处。————

         王琳坤看着手中还在跳动的心脏大笑出声,发丝在空中飞舞,眼睛愈来愈红。

         看着眼前这一切的柳城蹙眉,他现在是不是帮助了一个人成魔?看向许流连的身体时暗叫一声不好。“不好!她要入魔了!”柳城说完这话瞬间觉得有些奇怪,他在跟一个成魔的人说一个要成魔的妖?!

         只见地上的许流连身体慢慢升空站里在空中,许流连垂着头双眼紧闭,身体四周被蓝光跟紫光环绕,发丝在空中飞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幻化成白色。

         当许流连头发全部幻化成白色的那一瞬间,许流连猛的抬头睁眼,只见她满眼的猩红定定的看着王琳坤跟柳城二人,在看到玄杉的身体时许流连落地,跪坐在玄杉身体身旁,将玄杉抱到自己怀中,轻轻抚着玄杉的脸庞,当许流连看到玄杉空洞的胸口时大喊一声“啊!”原本环绕在许流连身体四周的紫光蓝光以许流连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开来。

         王琳坤被重重的拍到一旁枯萎的桂花树上,闷哼一声落地,嘴角流出献血。

         而柳城用惊蛰剑插入地中单膝跪地,才没有被蓝光紫光拍飞。

         许流连将玄杉轻轻放到地上,摸摸玄杉的脸颊,站起身来,看向王琳坤跟柳城二人。

         “快跑!”柳城拍地而起,便想逃离此地,在此之前,他听说这妖孽有紫光保护,玄奘法师的法术也破不了,便想让这妖孽自破紫光之后他借助玄奘法师的法术灭了这妖孽,没想到这妖孽快死的时候竟然能成魔,再加上刚刚的蓝光紫光,他现在即使有惊蛰剑,跟王琳坤联手都不能保证能打败这妖孽!

         “想跑?”许流连朱唇轻起。伸手一挥,白色长绫便直直的飞向柳城,长绫缠住柳城的腰际,向许流连这边拉回。

         这时王琳坤持着之前给玄杉的匕首从许流连身后袭来,许流连将柳城甩到一旁枯萎的桂花树上,用长绫将其绑到树上。转身向王琳坤射出白色长绫,王琳坤躲闪不及白绫直接穿过王琳坤的胸口,许流连将其拽到自己身旁,伸手刺入王琳坤的胸膛。

         王琳坤顿时睁大双眼,眼睁睁的看着许流连把自己的心脏挖出。

         鲜血瞬间溅出,溅到许流连脸上,许流连将王琳坤甩到一旁,白绫接过玄杉的心脏,接着便一个蓝光过去,王琳坤瞬间化成粉末。

         许流连转身看向柳城,伸出舌头舔舔嘴角的鲜血,抓着王琳坤心脏的手泛起蓝光,王琳坤的心脏便也化为粉末。

         “小喵喵!”玄奘赶来时便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

         被绑在树上的柳城一眼便认出来人是玄奘,立刻向其投去求救的目光“玄奘法师!快杀了这妖孽!她要入魔了!”

         而许流连则像没有听到这一切的样子,再次向柳城射出白绫,而这次许流连白绫的目标却不是柳城而是柳城一旁的惊蛰剑,将惊蛰剑卷到手中,许流连对着柳城冷冷一笑。

         “你!你竟然!能拿惊蛰剑?!”柳城惊恐的看着许流连,难道她不是妖?!

         许流连不语,抛出白绫将柳城卷来,直直的往手中惊蛰剑的剑锋而来。

         惊蛰剑穿透柳城的心脏,柳城闷哼一声便没了气息。

         “我说过,你该后悔你刚刚那一剑没有杀死我,因为现在到我要杀死你!”说完蓝光一闪,柳城的身体瞬间化为粉末。

         许流连丢下惊蛰剑,向玄杉的身体奔去,小心翼翼的将玄杉的心脏放回玄杉的胸口,表情也跟刚刚的血腥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满脸温柔心痛。

         “玄杉,你快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