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醉猫(下)
        “这是果酒。”这时头顶上传来玄玉的声音。

         “喵?”果酒?许流连抬头看了看玄玉的下巴。

         玄玉点下头说道“恩,想喝就喝吧。”之后将酒杯的酒满上,再次递到许流连嘴边。

         许流连见状便抱住酒杯往嘴里灌,结果许流连刚刚灌了一口,就一爪子拍开了酒杯,努力咳嗽着。

         “噗。”许流连只听头顶上的玄玉轻笑一声,便恶狠狠的看着玄玉的下巴!妈的!以后绝对不能信玄玉!把果酒换成辣酒给她喝!她感觉现在自己的嗓子像烧起来一样!

         “这是果酒。”这时玄玉再次递到许流连嘴边一个杯子,之后说道。

         许流连这次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试了试,尝过后确认是果酒之后才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辣酒太烧嗓子!

         连续喝了几杯,许流连就觉得晕乎乎的了,便一头栽倒玄玉怀里想呼呼大睡。

         偏偏玄玉不让许流连如意,是不是的挠挠许流连逗逗许流连,反正就是不让许流连睡觉。

         而许流连除了晕乎乎的想睡觉以为就是有点想吐,但是意识却比较清晰,抗议着玄玉的虐猫行为,最终抗议无效的情况下,许流连便一动不动的躺在许流连怀里,眯着眼任凭玄玉挠挠逗逗。

         晚宴结束后玄玉便抱着早已睡着的许流连回紫阳宫,将许流连放到软榻之上便去批阅奏折了。

         不知睡了多久,许流连被尿憋醒,有些晕乎乎的去放水。

         放完尿之后许流连晃晃悠悠的往回走着,这时一人影消失在拐角处,许流连觉得自己心尖一颤,再看看已经黑了下来的天空,许流连的酒全醒了。

         许流连想了想最终还是抬脚跟了上去。

         七拐八拐许流连跟着那黑影来带御花园,只见一个人影发在莲池旁的亭子边缘仿佛在观赏着莲池里游动的金鱼。

         许流连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有些颤抖的“喵~”了一声。

         “唉?”只见那人撑起身子,站好后转过头来看向许流连。

         好听的男声由那人的位置向许流连传来“有只小猫唉!”而那人看到许流连后,蹲下身子看着地上僵硬的许流连。

         那人摸摸许流连的脑袋,撇撇嘴问道“小猫猫也跟我一样迷路了吗?”

         同样的身高,同样的身材,同样的面貌,同样的声音,许流连有些僵硬的喊出一个人的名字“玄杉……”

         “玄杉?小猫猫我不叫玄杉,我叫巫贤哦!唉?不对!我怎么听得懂你说话!”说着自称巫贤的男子站起来后退两步。

         “……”许流连沉默不语,静静的站了会便默默离开。

         见到准备离开的许流连,巫贤连忙跟上前去好奇的问道“小喵喵,我怎么能听得懂你说话啊?!还有这是哪?!”

         许流连突然停住脚步抬头看着巫贤问道。“你是人还是鬼?亦或者是妖?”

         “我当然是人了!还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巫贤蹲下身子看着许流连说道。

         看着蹲下身来的巫贤,许流连看了眼巫贤的胸口,之后便将巫贤扑倒在地,之后扒开巫贤的衣襟就着月光看向巫贤的胸口。

         “啊啊啊!你干什么!我可是个正经男子。”巫贤想要挣扎,奈何身子就像被订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

         看着巫贤胸口上丑陋的伤疤,许流连有些激动的说道“你就是玄杉!玄杉!呜呜呜!”

         “哎呀!你先起来好不好!还有我说了我不是玄杉!我叫巫贤了!”巫贤纠正着许流连说道。

         “胡说!你就是玄杉!不然着伤口怎么解释!”许流连踩在巫贤胸口的伤疤上说道。

         “他不是玄杉。”